番外:三口小时光(4)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此时训练结束,大家正在整理东西,小安安小短腿小短手的走在那群人之间怎么也找不到聂然,在各路人的指导下就渐渐地就走偏了方向。

    虽说这片区域是安全范围,但是小安安到底是孩子罢了,找不到妈妈,又看看周围没有什么人,当即就哭了起来。

    “你哭什么?”

    突然间一道声音从小安安身后传了过来。

    小安安抬头,就看到一陌生男人,穿着黑色衬衫和长裤,脚上一双军靴,手里夹着一根烟,看上去恣意而又桀骜。

    她从小到大遇到的都是像爸爸一样举手投足间都带着温和大气的男人,或者是韩尧叔叔以及李望叔叔那种能说会道,特别能逗自己开心的。

    而眼前这个,是她从未见过的一种。

    她下意识地觉得害怕。

    而随后,她嘴巴一瘪,就哇的一下大哭了起来。

    那男人吓了一跳,当即皱眉,冷冷地呵了一声“喂!不许哭!”

    结果……易安然小朋友哭得更加大声了起来。

    也不知道这小小的身体是怎么爆发出如此强烈的哭喊声的,只吵得人头痛不已。

    那男人被她这爆发式的哭声给惊到了,这下似乎才发觉到事情的重要性。

    他下意识地想要朝着小安安走去,可又想起自己手上夹着烟,连忙掐掉后,才往她身边走去。

    只是从未哄过小孩子的男人除了站在她身边,以及那双无处安放的手前后轻拍着她的后背之外,压根不知道怎么安慰。

    小安安从未见过这样蠢笨的人,手下的力道一点都没有爸爸的温柔不说,连半句哄话都没有,就这样干瘪地拍着她,而且还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完全不像爸爸总是笑着亲她,嘴里还会叫她小宝贝儿。

    “喂,别得寸进尺啊,再哭我就把你丢到那里的山沟里去。”

    他的声音有些凶,小安安没见过这样架势的人,明明是安慰自己,为什么嘴巴里却要把自己丢到山沟里去?

    他凭什么把自己丢到山沟里去?!

    他一定是坏人!

    当下,就又哭了起来。

    “哇——!”

    听着小安安哭喊着叫妈妈,那男人这下真是没了办法,他很担心这小丫头的哭喊声会把可能路过的人引过来,那到时候他真是完了。

    这次他是听说9区会在这里做一个很简单的日常训练,所以他才会过来的。

    结果被眼前的小丫头给绊住了。

    这片区域是安全区域,有两个山路出口,一个出口被9区暂时驻扎了下来,一边是通往一个小镇的地方,这丫头要是再哭下去,他就只能走了。

    “好了好了,你别哭了,再哭下去就丑了,你爸爸妈妈肯定不会要你的。”那男人半吓唬半威胁地对她说道。

    易安然小朋友听到这话立刻就反驳,只是哭得太伤心,说话的时候一抽一抽的,“你……你胡说……我爸爸妈妈很……很爱我的……才不会……不要我呢……”

    那男人挑了挑眉,半蹲在她面前,问道:“如果你爸爸妈妈爱你,那为什么会把你一个人扔在这里呢?这里可是山里,大灰狼会吃人的。”

    “我爸爸妈妈才没有把我扔在这里……是我找妈妈……找不到路……”易安然抽泣着,吸着鼻子,带着哭腔说道。

    “所以说啊,你找你妈,这就说明你妈不要你了。”

    那男人似乎是故意在绕她,但易安然小朋友遗传了他爸妈聪明的遗传基因,非常清楚明白地反驳,“才不是!你……你不要胡说,我妈妈很爱我的,她才不会丢下我呢,我要找妈妈……”

    明明逻辑分明,可情绪上却不知道怎么了就觉得一阵的委屈,嘤嘤地就又哭了起来。

    小姑娘哭得那叫一个伤心,那感觉好像真的全世界的人都抛弃她了一样。

    那男人看她白嫩的小脸蛋哭得一条条都是泪痕,最终好像是无奈投降了。

    “好好好,你妈没丢下你,你妈很爱你,你别哭了。”他看了看前方,又看了看时间,大概是错过了,脸上闪过一阵落寞和烦躁,随后就直接站了起来打算走了。

    可看小家伙还站在那里一抽一抽地哭着,那小可怜样儿竟让他难得地停下了脚步。

    他真是没见过这样爱哭的小丫头片子。

    无奈之下,他又重新走了回去,“你到底要哭多久?”

    然而易安然小朋友兵不打算搭理他,继续低头哭。

    那男人不知道该怎么哄她,眼角无意间瞥见自己怀里那一小束花,索性就拿来当哄孩子的玩具递了过去。

    “这个花给你,你不要哭了。”

    大概小姑娘都有这样的通病吧,不管年龄大小,看到有人送自己花,心情就瞬间好了。

    此时正值初夏时节,那花零星地开着,一朵朵白色的花骨朵看上去很是惹人怜爱,还带着淡淡的清香。

    她抓着那一小束花,终于停止了哭泣。

    那男人看她总算消停了,便站了起来,指着前面,对她说:“你往前面走,那边应该有很多人,你去那边找妈妈去吧。”

    “叔叔,你不带我去吗?”小安安站在那里,抓着那一束花,眨巴着圆圆的眼睛,一副小可怜的样子问道。

    那男人望着她那张小脸蛋儿,只觉得眉眼间似有中熟悉感,竟鬼使神差地耐着性子回答:“那些人是好人,叔叔是……坏人,好人和坏人不能见面的,你自己去。”

    可说完之后,他却又暗自嗤笑自己真是疯了,居然和一个孩子在这里浪费那么多时间。

    随即他又点了根烟,转身离开了。

    小安安看他就这样离开后,这才抓着那一束花按照他的话朝着前面走去。

    走了短短五六分钟的路,她就看到聂然正在不远处,脸上带着几分的焦躁和不安。

    她连忙挥手,冲着聂然大喊,“妈妈,妈妈……”

    就在前方的聂然听到她的声音,猛地抬头一看,继而就跑了过去,面色冷然地训道:“你跑哪儿去了,知不知道乱跑很容易出事!”

    小安安不是没见过聂然冷着脸生气的样子,但大部分都是无奈居多,还从来没见过聂然这样严肃地训斥她。

    更何况爸爸也不在身边,连个帮她的人都没有。

    所以,她立刻缩着脑袋站在那里,弱弱地道:“对不起妈妈……”并且顺势还讨好的将手里的花递给了聂然,“给,妈妈,这个花送给你。”

    她奶声奶气的说着话,再加上又受到惊吓哭得眼皮有些红红的可怜样儿,如果此时此刻站在她面前的是易崇昭,只怕早就已经抱着亲了。

    但聂然可不会那么容易就这样放过这小丫头。

    她看这小丫头举着那一束花,以为她是为了摘花才走丢的,神情更加是冷了几分,“你知不知道这里很偏,就为了摘这几朵花,走丢了,会有多少人为你着急。”

    小安安看妈妈难得用如此责备的口吻对她说话,甚至连自己手里的花都没有接,心里只觉得一阵委屈,“这个不是我摘的,是一个说自己是坏人的叔叔送给我的,我也不是为了摘花才找不到路的,我是为了给妈妈道歉……然后找不到你……才找不到路的……”

    说着说着,她就眼眶里的眼泪水就打转了起来。

    那小嘴瘪着,小苹果似的脸蛋上写满了委屈和凄凉,要多小可怜样儿就有多可怜样儿。

    “坏人?”聂然一听到这两个字,眼里的警惕之色更重了几分。

    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人?

    居然自称坏人,还送小孩子花?

    她不禁将目光转移到了小安安手上那一束花上,这一看,倏地她瞳孔紧缩了起来。

    这花……怎么会出现这里?!

    她记得,这花只有靠近f国区域的地方有。

    而那片地方同样也是当年莫丞所霸占的地方。

    怎么会,这花怎么会在这里?!

    坏叔叔、花……

    这两个关键词让她的脑海中闪过了一个不可置信的念头。

    难道……难道是……

    当即,她半蹲了下来,语气有些急迫地问:“是那个坏人叔叔把你送回来的?”

    小安安摇了摇头,“不是,他只给我指了路,他说坏人和好人是不能见面的,所以就走了。”

    坏人和好人是不能见面的……

    这句话让聂然一窒。

    她看着小安安手里的白色小花在风中一吹,轻轻摇曳着。

    沉默了几秒,最终聂然摸了摸小安安的头,只道了一声,“下次不要乱跑了知不知道。”

    “知道了。”小安安乖巧地点头。

    “走吧,你爸爸一定很担心,我们回去吧。”

    聂然说完后站起身,牵着她的小手,往来时的路上回去。

    等到回去后,小安安才知道自己闯了多大的祸,由于她的突然不见,整个9区的人全部都在找她。

    她爸爸更是急得不行,一看到自己后,就直接抱了起来。

    没有劈头盖脸的训斥和责备,只有一味的安慰和劝哄。

    聂然看到易崇昭那没原则的样子,以及周围的人也加入安慰这位小公主的行列中,只能暗自摇头地从人群里退了出来。

    她看着手里的被小安安遗忘的那一束花,思绪顿时有些飘远。

    那时候他也是一身的伤,在那个深山里兜兜转转,她还以为他早就已经……

    没想到……

    “怎么,还在生气?”忽然间,身后传来的易崇昭的声音,随后一双手就此穿过腰间将她环住,“小安安都献花给你赔礼道歉啦,你就原谅她吧。她也知道错了,而且还保证以后再也不敢随便乱跑了。”

    “……”

    这个爹做的可真是够没原则的!

    回过神来的聂然侧头,冲他瞪了一眼,“你就宠着吧,等真宠坏了,看你怎么养她一辈子!”

    易崇昭低低地轻笑,“既然这么担心她,为什么还要她面前总是表现的很冷淡,小丫头刚才可委屈了。”

    “给你的慈父形象做衬托不好吗?”聂然一想到女儿刚才站在自己面前吓得像个小怂包的样子,也不禁嘴角翘了起来,不知不觉中靠在了身后那个温暖的胸膛中。

    易崇昭看到她面色渐缓,心里也松了口气,轻啄了下她的耳垂,“不好,你疼她,就应该表现出来,不然以后她都不和你亲了。”

    “和你亲不就好了。”聂然淡淡地道。

    易崇昭的手微微收紧,在她耳边一字一句地说:“可是我也想让她和你亲,让她知道这个世界上妈妈是最爱她的人,所以不可以气她,不可以让她伤心,应该要把全世界的好东西都给她。”

    此时,阳光正好,透过树叶的间隙投射出几分的斑驳,他们两个人交叠地倚在树下,远处是小安安已经破涕为笑的咯咯咯笑声。

    她手中的花骨朵随着风慢慢摇晃着……

    其实,这才是她寻找已久的自由日子吧。

    ------题外话------

    写到这里正文和番外就已经全部结束了,再次撒花!

    很感谢大家能够陪伴二少、然哥以及蠢夏至今。

    《病少》这本书蠢夏一共写了四百多万的字,花费了两年多的时间,真的非常感谢每一个正、版、读、者的支持,因为没有你们,这本书不会如此完好无缺地呈现在你们的面前,再次感谢!【鞠躬!】

    其实,两年多的时间说长不长,可说短也不短,是你们陪伴着蠢夏每个日日夜夜,为蠢夏加油打气,才让蠢夏在枯燥的文字中找到了一份归属!所以病少能够如此完结,你们也同样功不可没!【鼓掌!啪啪啪!】

    还是那一句话,每一次的结束就意味一段新的旅途开始。

    下一本书蠢夏会在【2月23日】开新坑!开新坑!开新坑!

    到时候希望大家能准时和我一起再赴这一场热血之战!爱你们,么么哒!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