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589 到手的媳妇儿飞了?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聂然替他把满是尘土的外套给脱了下来,然后又端了温水,替他细细的擦拭了一遍后,这才在他身边睡了下来。

    不过这一顿折腾,差不多也快天亮了,所以聂然睡得很浅。

    等到天彻底大亮之际,身边的人有些转醒的样子,便睁开了眼,侧着身单手支着脑袋,望着易崇昭。

    “醒了?”

    躺在旁边的易崇昭这会儿刚醒过来,还没弄明白此时身在何处,却在下一秒听到聂然熟悉的声音,不由得抬头,目光正好和聂然交汇,他的脑袋才一点点开始运转了起来,想起了昨晚的事情。

    “怎么样,头还痛不痛?”聂然难得看到他这样茫然无辜的神色,笑着俯身,将手伸到了他脖颈处又轻柔了一番。

    易崇昭下意识地回答:“奶奶那一记打,可真够狠的。”

    这略带傻气的话让聂然忍不住轻笑了一声,“是你自己傻,连躲都不躲,直接往那搓衣板上撞。”

    “我哪里敢还手,奶奶那么大年纪,万一被我轻轻一推撞到了,那怎么办。”易崇昭盯着她的眼眸,一五一十地回答着。

    聂然轻揉着他的脖子,视线转移到了他的脸上,“所以就这么生扛啊?”

    “本来想开口的,但是光记着要给你惊喜,就忍住了。”

    “惊喜?惊是有了,喜……还真没有。”

    昨晚上那一通乱的,哪来的喜?!

    这个村庄虽然风光晴好,是个休养的地方,但是同样也地处偏僻,距离小镇有一段距离,医疗也跟不上。

    昨晚要是杨奶奶真胡乱一顿乱挥之下砸到他的头,受了伤,救都来不及。

    躺在那里的易崇昭听到聂然这话,似有委屈之色,“我可是连衣服都没有换,就买了机票飞过来的。”

    “是啊,衣服都没有换,还能被人当成贼,你也真厉害呢。”聂然抿着唇,暗暗憋笑地说道。

    易崇昭感觉自己被嘲笑,有些不服气,“那不是这里没灯么,要有灯,奶奶才不会打我呢。”

    聂然感觉得到,他现在肯定还没缓过神来,说的话都是下意识地反应,否则以他平常的样子,绝对不可能会说这种话。

    她一边按着脖子,一边对他说道:“其实你没必要这么急来接我,今天来也可以啊。”

    这一句话终于让易崇昭的脑子彻底清醒了。

    他霍地从床上坐下来,反手就抓住了聂然的手,“你昨天说的是不是真的?”

    “什么……真的?”聂然被这他这么一下给弄得愕然,问道。

    “你在电话里不是和我说想结婚吗?”易崇昭看她那木楞的样子,有些急了,手上的力道当即重了几分,并且强调:“这可是你主动向我求婚的!”

    聂然听了这话才明白了过来,不过当她看到易崇昭那傻又急切紧张的样子,故意为难地道:“但是,奶奶说,不能女孩子主动求婚。”

    易崇昭:“……”

    奶奶,不带您这么玩儿的!

    多不容易到手的媳妇儿啊,这就要飞了?!

    “得男孩子求,才行。”聂然看到他那一张生无可恋的脸,憋着笑地对他提醒了一句。

    易崇昭一听,心里顿时重燃起了希望,连忙点头,“那我求,我求!”

    说着就要准备下床。

    聂然担心他被昨天打晕还没有恢复过来就这样跑下床去会脚下虚浮摔倒,连忙也跟着坐了起来,拽住他,“喂!你干什么!”

    却见易崇昭站在床沿边,格外的认真道:“求婚得下跪。”

    “……”

    聂然愣了愣,手被他给轻轻扯开,可又紧紧攥在手中。

    紧接着,就看到易崇昭很是慎重地单膝下跪地在床边,坚定而又温柔的眼神望向她,一字一句地询问:“聂然小姐,请问你愿意嫁给我吗?”

    明明此时他脱了军装,只穿着家常的t恤,头发也乱糟糟的,和当初初见时那个翩然如玉的二少完全不同,甚至现在他的身份还不如当初的矜贵少爷,可聂然却觉得他此刻比任何时候都让她心动不已。

    她坐在床上,看着床边的人,抿着唇一笑,“你光记得求婚要下跪,难道不记得求婚还得有鲜花和戒指?”

    果然,后之后觉的男人神情一顿,随后就有些不知所措了起来,“这……”

    聂然没想到自己只是一句玩笑话会引起他这么大反应。

    看来他真的很在乎这个求婚仪式啊。

    “我开玩笑的。”她连忙说道。

    易崇昭看她神情不似作假,稍稍松了口气,但继而又小心翼翼地问:“那你愿意嫁给我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