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575 我们结婚吧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牛家嫂子看她怔怔出神的样子,以为还没想过这个问题,或者是男方还没有这个意思。

    她怕这句话触动到聂然,反而让她不高兴,为此连忙转移了话题。

    “来来来,你看我光顾着说话了,这团子特别好吃,是我亲自做的,你尝尝看。”

    “哦,好啊,谢谢嫂子。”聂然回过神来,冲她一笑地接过了团子,慢慢地吃了起来。

    那糯米团子的确是好吃,甜滋滋的,带着糯米的香味,聂然的习惯就算再改也不可能改得如此彻底。

    易崇昭做的东西她能放心吃,别人的……她多少还是心里下意识地会有抵触,所以只吃了半个,就推说自己中午吃的很饱,留着晚上吃。

    牛家嫂子也不勉强,又和她闲着聊了会儿。

    见聂然好像对那些小鞋子小衣服真的是喜爱,便和她一起了花色样式的。

    就这样,又在牛家嫂子那里待了一会儿,聂然就打算离开了。

    牛家嫂子热情,非要她带几个团子回去吃。

    于是,聂然拎着那一桶水,还额外地多带了几个团子回到了小院子里。

    等回到院子,她就发现杨奶奶正在屋子里午睡,索性把水给倒在水缸里,把团子放在锅里保温着,接着就趁着午后阳光大好,就打算出去走走。

    其实这村子不大,这些日子她早就转悠个遍了,但这会儿她就是想一个人静静地逛上一逛。

    春末的日光温暖而又热烈。

    晴朗的天空像是被水洗过一样,湛蓝而又沉静。

    聂然漫无目的地在村子里走了一圈又一圈,最后竟在不知不觉中走到了杨树的墓地前。

    杨树的墓地在一处山上,说是这样葬着对杨树的下辈子会有好运,再加上他是牺牲的,就单独给他葬在了一处地方。

    这些天聂然带着杨奶奶走了无数遍,这里的规矩比较多,遇到特殊的日子就要祭奠,所以久而久之她就对这段路有了深刻的记忆。

    聂然站在杨树的墓碑前,看着墓碑上杨树那张永远定格在二十年华的黑白照片上。

    她对着那个冰冷的墓碑开口说道:“我又来了,不过今天就我一个人,奶奶午睡了,我……闲着没事干,就来看看你。”

    “奶奶这段时间挺好的,能吃能睡,情绪基本已经平复过来了,所以你别太担心。”

    “还有啊,奶奶家里的那些年老失修的东西我也都换了,连窗户我都没放过,现在屋子里可亮堂了,奶奶再也不会因为屋子里黑,就绊倒了。”

    “你这个做孙子的,以前也不知道关心下奶奶,好在现在奶奶有了我,你……就放心吧。”

    “记得,在那里好好保佑她健康长寿,我呢就受累替你多照顾她几年。”

    聂然一个人站在那里自言自语地说了一会儿,突然就此停了下来。

    山上只有她一个人,她一停下来,瞬间周围安静得只听到树叶被风吹动时的窸窸窣窣的声音。

    大约过了好一会儿,就听到她又开了口。

    “今天我去牛家嫂子那里送水,看到她怀孕了……那些小衣服小鞋子……我还是头一次看见。”

    “你说小孩子的脚真的有那么小吗?”

    “感觉好神奇啊……”

    “我忽然间就在想,将来我和易崇昭的孩子。”

    聂然说到这里,不禁眉眼弯弯了起来,“好吧,其实我过来就是想告诉你,我穿婚纱的样子你肯定是看不到了,谁让你自己失约的。不过……有件事我可以第一个告诉你。”

    说着,她就拿出了口袋里的手机,拨通了那唯一一个电话号码。

    没呼叫几声,电话那头就被接了起来。

    “是想回来了吗?”

    这半个多月聂然不是没有和易崇昭通过电话,但是这一次聂然却变得有些紧张。

    她说:“易崇昭,我想你了。”

    电话那头的人立刻顿了几秒,然后才开口道:“我明天来接你。”

    他的话音刚落,随后聂然就开口说道:“我们结婚吧。”

    春日的暖阳透过重重的树叶照了下来,光影在地上投射出了一片斑驳。

    “哐当——”一声,聂然就听到电话那头发生了一声巨响。

    紧接着,电话就被莫名的挂断了。

    聂然喂喂喂了几声,以为是信号问题,暂时无奈挂了电话。

    她站在杨树的墓碑前,看着照片里带着青春灿烂笑容的杨树,说道:“喏,我要结婚的消息,你可是第一个时间知道的,谁都没有你早。这下,你高兴了吧。”

    然而,回应她的除了是那沉默的笑容外,只剩下树叶被风吹拂过的声音。

    但聂然觉得,或许,这就是杨树对她的回应和祝福吧。

    ------题外话------

    三更结束,大家安安!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