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章568 迎丧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都不用易崇昭明说,她都能知道这盒子里装的是什么。

    “时间差不多了,你东西都收拾完了吗?”易崇昭看到聂然在那一瞬间的沉然后,连忙岔开了话题问道。

    “收拾完了。”聂然回过神后点了下头,接着就走上前去,伸出了手,“这个……给我吧。”

    易崇昭皱眉,劝说道:“这个重,你身体不好,还是我来吧。”

    可这回聂然却格外坚持地摇了摇头,“你又要拿行李,等会儿还要办登记手续,还是我抱着吧。”

    易崇昭看得出她的态度很坚定,所以最后也只能随了她的意,将那个盒子递交给了她。

    初春的天还带着几分冷意,她一接过那个盒子,透过布料冰冷的触感一路让她冷到心间。

    原本一个活生生的人,现如今只剩下这双手之间的一个小小盒子。

    “杨树,我送你回家。”她抱着那个盒子,轻声地呢喃地了一句。

    已经收拾好所有行李准备出发的易崇昭这时候走过来,看到她低垂着眼睑,仔细小心捧着那个盒子,也没有伸手,说道:“走吧。”

    聂然点了下头,就抱着那个盒子从宿舍里走了出去。

    她就这样紧紧地抱着那个盒子,一路仔细呵护着,直到飞机到降落,他们换乘了车子,她也始终没有放下。

    “杨树的奶奶住在一个比较偏远的小村落,开车过去可能要七八小时,估计要明天早上才能到。”

    易崇昭开着车,朝着郊区的路上不断的行驶着。

    聂然看这样车窗外早已暗下来的天色,提议道:“要不然我们互相轮换着开?”

    “不用,我没事的。”易崇昭开着车,目视着前方回答道。

    “可是营长和我说过,你的手……”聂然把目光转移到了他握着方向盘的手上,略有些皱起了眉。

    不过,易崇昭却说道:“放心吧,我真没事。别忘了,你还在车上呢。”

    我怎么可能会拿你的生命安全来开玩笑呢。

    聂然似乎是听出了他的言下之意。

    再次抬头,望着他嘴角所浮现的浅浅的温柔笑纹,并且伴随着夜色中橘黄色的路灯的光一道道的从他们的头顶掠过,心莫名地就此安定了下来。

    随着夜色越来越深,他们所在的道路上车辆也变得越来越冷清。

    “很晚了,你眯一会儿吧,免得明天精神不好。”易崇昭看她一直坐在副驾驶上,也不说话,就这么抱着盒子坐在那里,于是劝了一声。

    聂然摇了摇头,又抱紧了几分盒子,“我不困,这段时间睡得够多了,今晚陪陪你也挺好的。”

    易崇昭侧过头,看了她一眼,又看了看她手里紧紧抱着的那个盒子,最后还是没再说什么。

    车子继续朝着前方行驶。

    聂然就坐在副驾驶上看着窗外的天色从漆黑一片,然后一点点地、一点点地变亮,直至彻底大亮。

    坐了一夜的车子,易崇昭在路上给她买了点简单的当地早点给她吃。

    两个人吃完后,多少恢复了些许的精神,车子再重新上路。

    又行驶了将近一个多小时后,终于隐隐约约地看到了那片小村落。

    车子越来越靠近村口,聂然就看到村口乌央乌央地好像围着一堆人。

    “这是什么情况?”

    由于距离比较远,聂然也没见过这样的阵仗,所以不免有些觉得奇怪。

    “他们这是来接杨树的,也是……迎丧的。”易崇昭叹了一声,回答道。

    随着这一句话说完,眼前的场景越来越近,聂然看得也越来越清楚。

    果然,人群里每个人都腰间扎着白色的布条,为首的一个年迈老人更是抱着一张黑白相框站在那里。

    料峭的春风吹过,只看那老人佝偻着背,在这瑟瑟寒风下,让人只一眼就觉得心酸不已。

    车子停下,聂然在那老人家殷切的目光之中,推开了车门。

    她慢慢下了车,抱着那个木盒子朝着那名老人家一步步走了过去。

    每走一步,心里就发沉。

    “老人家,我们把杨树送回来了。”易崇昭看身边的聂然抿紧了唇,不说话,无奈只能主动上前开了口。

    这一句话,让那位老人家顿时失声大哭了起来。

    周围的人连忙搀扶着,生怕这位老人家出个什么好歹来。

    “孙子……我的孙子啊……”她紧紧地望着聂然手里那个木盒子,哭得泣不成声。

    聂然看着她悲怆的模样,最后提步朝她走了过去,将盒子递给了她,“人死不能复生,请节哀。”

    那位老人家当下紧紧抱着那个盒子,如同抱着什么最为珍贵的宝贝一样,哭得不能自已。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