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561 这个姐夫,有点贱!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才一关上病房门,坐在那边的聂熠就从沙发上窜到了聂然的身边,暗搓搓地问道:“姐,你说他们两个不会在门外打起来吧?”

    聂然冷冷地斜睨了他一眼,“呵呵,你问我我问谁。”

    要不是他没骨气的说了一句姐夫,他们两个能成这样吗?!

    这家伙现在居然还有脸来和她说,他们两个会不会打起来?!

    欠揍不欠揍啊!

    “不过打起来也挺好的,最好那家伙能被揍一顿,我求之不得呢!”

    聂熠唯恐天下不乱地嘀咕了一句,正巧被聂然听到,当即被聂然在脑门上赏了爆栗,“刚不是姐夫姐夫地叫么?怎么,这会儿就巴不得他被揍了?”

    “哎哟”了一声,捂着脑袋的聂熠不服气地道:“刚才那是他逼我这么说的,我才不愿意叫他姐夫呢。”

    “他逼你什么了?”聂然对此倒是很好奇。

    “他说我要是不当着这个宋医生的叫他姐夫,以后就把你带走,不让你和我见面。”聂熠越说越气愤,到最后实在忍不住怒骂道:“太贱了,真是太贱了!怎么会有这样贱的人!”

    聂然看到聂熠那气愤的小脸,不由得联想到当时易崇昭对他威逼利诱的那画面,顿时忍不住唇角轻扬了起来。

    贱……算不上,不过腹黑倒是真的!

    居然背着她,拿她当筹码威胁聂熠。

    “姐,你就不能换个人喜欢么!”聂熠忍不住地提议道。

    聂然回过神,想也不想地回答:“不能。”

    “真不知道他好在哪儿。”聂熠破坏没成功,顿时有些愤愤然了起来。

    坐在床边的聂然望着他皱着眉头,一副对易崇昭不乐意的样子,不禁低声感慨了一句,“这次没有他来救我,我就死了。”

    “……”正在揉着脑袋的聂熠手一顿,半晌才很是不屑地道:“你活在远古时代吧?竟然还玩儿以身相许这一套?”

    接着便坐回到了沙发上。

    没多久易崇昭一回来,他就闷声不响地往门外走去。

    在临出门前,他对聂然说了一句,“我先回去休息了,姐……”顿了一秒,又闷闷地说:“姐夫。”

    然后快步离开了房间。

    这一句姐夫可是心甘情愿了很多。

    为此,易崇昭不禁朝着聂然望去,眼里多了几分的意味。

    “怎么样,比起你的威胁,我的感情牌打得更好吧。”聂然也不遮掩,反而还很大方地求夸奖了起来。

    “是,你厉害,你最棒。”易崇昭见她竟然主动替自己正了身份,心情立刻好了不少,上前轻捏了着她的下巴,在她的唇上轻啄了一下。

    聂然看他打算松手,挑眉问道:“就这样?”

    易崇昭站在她面前点头,嗯了一声,但随后他又禁不住,低头轻啄了一口,“赶紧好起来吧,不然就只能这样。”

    这其中意味深长的哟……

    聂然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她说那话完全是想哄着他,好不好!

    怎么到他嘴里,变成自己不满似的了?

    这人……可真会倒打一耙!

    接下来的两天里,聂然还是照常地做着检查,聂熠眼看着自己的病假快用完了,见天儿地往聂然的病房里钻,各种事情上都要横插一脚。

    易崇昭这回倒是没阻止,反而还放任他。

    聂然知道,他这是……打感情牌呢。

    本来聂熠就只是孩子心性而已,易崇昭有意放纵,又加上偶尔还会趁着聂然休息的间隙教他一两招,不过就是短短一天的时间,这一口一个姐夫叫得很是顺溜。

    特别是在宋一城面前,那叫得真叫一个亲热。

    连聂然都受不了。

    “不是前两天还很不乐意吗?怎么这几天姐夫姐夫叫个没完了?”她趁着易崇昭替自己拿报告的时间,不由得问道。

    聂熠坐在她旁边咬着苹果,满不在乎地道:“那不叫姐夫叫什么,反正早晚都是要叫的。”

    “因为听到我说他救我一命?”聂然问道。

    聂熠轻哼了一声,转过头对她说:“不,是看到你那怂样。”

    “找死是不是!”

    聂然我了握拳头,带着几分的警告。

    “本来就是。”聂熠嘴硬归嘴硬,但身体还是很诚实地挪到了旁边。

    他又不是瞎子!

    每次那个宋医生一来,自家姐姐在姐夫面前那自降一截的气势和讨好的样子,白痴都看得出来!

    这分明是被吃得死死的。

    他再蹦跶,再闹腾又有什么用。

    要是真蹦跶猛了,这未来姐夫说不定真把她给拐跑了,彻底再也不让他见面了,那他到时候怎么办!

    还不如同意了,这样姐高兴了,自己还能学到两招,以后那家伙敢欺负自家姐姐,他也能还手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