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569 乖,别闹我!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整个上午聂然就在老教授的安排下做着各种检查。

    她时不时地瞄向身后紧跟着她的易崇昭,想看看他现在是什么心情。

    那频频张望的样子落在易崇昭的眼里,原本还有些发沉的心情顿时好了不少,于是上前主动抚她的脸转向医生的方向,“好好检查,不要分心。”

    那话里柔和的语气聂然一听就知道,这是没事了。

    当下心头一松,回了一句:“哦,知道了。”

    那乖巧的模样让宋一城难得一见,不免抬头多看了一眼站在聂然身后的那个男人。

    他从昨天和聂然相见的时候,不是没有见到这个男人,只是因为太过匆忙也就没有太过注意,以为只是来陪聂然看病,做小兵的。

    结果现在仔细一看,这明显就不是啊!

    聂然是什么脾气本性他还是多多少少了解的,能让她这么乖巧的应答本就不容易,更何况还能随意抚她的脸?

    这关系……只怕是不简单吧?!

    在随后的检查里,宋一城发现聂然对这个男人真的很信任,虽说她弟弟一直在捣乱,但看得出来他们之间是默契的。

    这让他不禁脑海中滑过一个念头。

    但碍于现在聂然正忙于检查,他也只能等着她检查完才能问。

    一个上午就这样在各种检查中飞快的掠过。

    由于检查完之后报告还要三个小时以后才能拿,为了不耽误老教授给其他人看病,所以聂然就被易崇昭和聂熠先带回病房去。

    等会儿由老教授看过之后,再让宋一城把报告拿过去。

    三个人才回病房,午饭已经由韩尧的助理送过来了。

    原来易崇昭为了给她养病,觉得外面买的食物没有营养,所以特意让韩尧家里的保姆给做一顿送过来。

    聂熠自从聂家倒了之后,就没再好好吃过一顿家里的饭餐,他的学校是半封闭式的,几乎天天都在学校吃着食堂,这会儿看着这飘香四溢的可口饭菜,硬搬了把椅子坐在了旁边,埋头吃了起来。

    聂然看在眼里,难得没有说什么。

    聂家被封了之后,他们两姐弟可以算的上是无家可归。

    不过她无论是在前世还是今生,有没有聂家,她都是个无家可归的人,所以并没有什么感觉。

    但是聂熠则不同了,从小在聂家那就是捧在手心里长大的,聂诚胜和叶珍要多疼他就有多疼他,这下聂家一倒,父母都进了牢里,别说家了,连吃顿热乎饭都没有。

    当初聂家的错到底不是他造成的,但最终却要他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承受这一切。

    饭桌上,一顿饭三个人吃得倒也安静满足。

    只不过,一顿酒足饭饱之后,聂熠就又开始活泛了起来。

    只是才说了一句,“姐……”

    结果旁边的易崇昭就直接拎着他的领子往外面拖去。

    聂熠张牙舞爪地挥动着手,大喊:“姐,救我!他要揍我!”

    真是……出息!

    聂然懒得搭理,因为她知道易崇昭是不会揍他的,所以纯当没听见地坐在病床上休息。

    易崇昭看她不动,丢下了一句,“好好休息。”

    随后就直接一把将人给拎出了病房门外。

    不知道过了多久,病房的门重新被打开了。

    正百无聊赖地单手支着下巴,望着窗口发呆的聂然看到易崇昭一个人从外面走进来,便疑惑地问了一声,“他人呢?”

    “回去休息了。”易崇昭简单地回了一句,随后就走到床边替她掖了掖被角,对她说:“你也好好休息,等会儿下午还有检查。”

    聂然嗯了一声,也就躺了下来。

    易崇昭替她盖好了被子,正打算去沙发上眯一会儿,但才转身就感觉自己的袖子被轻轻拽住了。

    他一低头,就看见躺在床上的聂然眼巴巴地问:“要不然一起睡?”

    这话一出莫名的气氛就变得暧昧了起来。

    其实易崇昭知道聂然不是那个意思,可是……当他看着这个总控用生命爱着的小姑娘对他做出这样的邀请,心里那团火就腾升起来了。

    他的声音低哑了下来,“你要和我一起睡?”

    “不行吗?”聂然没看出他的异样,反问了一句。

    易崇昭深吸了一口气,用理智压下自己那股子的火气,将她的手放进了被子,说道:“好好睡觉,别闹。”

    “你生气了?”

    实际上聂然哪里是想闹他,分明是想让他别因为宋一城而和自己生气。

    这个男人什么都好,就有一个缺点:爱吃醋!

    特备现在还是要去杨树家的关键时刻,她除了小心翼翼之外,还真没什么办法。

    “你别生气。”

    听着聂然那语调里带着几分委屈的样子,他不禁真是无奈了,“我没生气,好好睡觉。”

    他到底在这妮子的心里有多么的爱生气,爱吃醋啊?

    “你再闹我,我可就真的不管你身上的伤了。”

    如此这样的一句带着暗示意味的话让聂然微愣了下,随后才恍然大悟了过来,

    这家伙,还以为他一个早上闷声不响的站在那里是自己生闷气呢,结果……

    聂然想到这里,就瞪了他一眼后就立刻转过身打算背对着他睡觉。

    不过心里还是松了下来,还好,这家伙没醋坛子打翻。

    随后,就慢慢进入了梦乡中……

    然而,等到下午的时候,她才发现,呵呵,这一切是自己想的太天真。

    这男人,腹黑着呢!

    ------题外话------

    今天就三更了,大家冬至快乐!ps:你们那边吃汤圆还是吃饺子呢?或者是其他什么?大家都来聊一聊啊,让蠢夏长长见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