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556 阴差阳错的可惜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李宗勇没想到这一封信会比自己那些资料还有效。

    所以他不确定地又问了一遍,“你确定到此为止?如果你真的想要一个公平,这次”

    李宗勇的话未完,就被古琳肯定地打断,“不了,真的到此为止。”

    说完,她哑着声音和李宗勇倒了一声别,就拿着手里那封信离开了营长的办公室。

    李宗勇一个人愣愣地坐在那里,显然有些不敢相信这件事就这么解决了。

    就只用了聂然的一封信,就解决了。

    李宗勇不禁低头失笑了一声,果然解铃还须系铃人啊。

    然而,正当李宗勇认为事情就这样暂时告一段落的时候,第二天一大早,古琳就又一次地重新出现了李宗勇的办公室内,并且交了一份报告。

    李宗勇一看到那份报告上的字,顿时怔住了,随后有些惊讶地问道:“你想好了?”

    古琳点了点头,神情已经没有了昨日的愤慨和激动,只是淡淡地笑道:“想好了。事实上,就算我不提出离开,你们也不会留下我这样的士兵在部队里的,对吧?”

    李宗勇眉头轻蹙了下。

    的确,古琳这样在关键时刻做出这样诬陷战友这样的事情,部队是绝不能再呆下去了。

    只不过因为念在她也是在不知真相的情况下,一时昏了头,而且她现在的情况,要是马上把人弄出部队,李宗勇怕逼得太紧,适得其反。

    “这件事到底是聂然做错了,如果”

    李宗勇还想说些什么,但古琳却已经摇头,“不用了,这件事是我想了一晚上才做的决定。而且我也觉得部队不适合。”

    面对她如此果断的决定,李宗勇也不好再说什么,只问道:“那你离开部队,想去做什么?”

    “应该会继续读书吧。”古琳说道。

    李宗勇若有所思地点头,“那部队这边会尽快替你把档案都准备好,也会尽力帮你选一所适合你的学校。”

    不管古琳曾经做错了什么,可追究根本到底还是聂然亏欠了她的。

    他作为聂然的上级,也作为古琳曾经的上级,自然要弥补她一些。

    “谢谢营长。”古琳点头道了一声谢。

    而就在这个时候,办公室的电话铃声响起。

    李宗勇伸手去接电话,古琳看到他要忙,也就向他示意了一下,就打算离开。

    可刚走到门口,就听到李宗勇很是惊喜地声音响起,“醒了?好!我知道了!”

    顿时,古琳的步子一停。

    等到李宗勇挂了电话,她转身,眼里带着些许的光亮,“是聂然醒了?”

    李宗勇摇了摇头,“聂然暂时还没醒,是易崇昭醒了。”随后当他看到古琳原本还带着期盼的眼眸微黯了下,便问道:“你要不要顺便跟我去见聂然一眼?”

    对此,古琳拒绝了,“不了,没什么可见的了,我和她之间既回不到从前,也没有以后,两清了。”

    李宗勇听到她话里的无可奈何。

    是啊,当伤害已经造成了,心里多少会带着隔阂,就算放下了,也不会再回到以前的感情。

    尽管他相信,聂然一如以前那样,甚至会更甚从前那样对古琳好,但是不代表古琳还能够坦然的接受。

    到底,人和人之间是不同的。

    别人可能觉得无所谓的事,但偏偏有些人心里就会成了一道过不去的坎。

    不是因为对方,往往是因为自己。

    “好吧,我尊重你的选择。”李宗勇对她说道。

    “谢谢营长。”

    古琳和他再次道了声谢后,就回到自己的宿舍里准备收拾东西了起来。

    李宗勇的速度很快,全部替她打点完善好,并且也和他的上级谈过后,就亲自将她送出了部队大门。

    “你父母那边我已经打电话通知了,这辆车会直接送你去机场。”李宗勇指了指在部队大门的那辆越野车,对她说道。

    古琳点头,“麻烦营长了。”

    “算不上什么麻烦,这是应该的。”李宗勇望着眼前的古琳,心里不是不惋惜的,但更多的还是庆幸。

    还好这一切最后还是比较圆满解决了。

    正当李宗勇在心里感叹地望着古琳朝着那辆车而去的时候,突然就看见她停下了脚步,转过身对他说:“其实,那时候我对自己说,只要她主动向我解释了,我就原谅她。”

    随后停顿了几秒,就看见她扬起的那抹淡笑里带着几分苦涩,“不过,现在说什么都好像晚了。再见,营长。”

    然后,她就真的头也不回地上了车。

    这时候李宗勇才明白。

    原来这姑娘装失忆只是为了想要看看聂然会不会主动解释当时的作为。

    唉真是阴差阳错了

    怪不得她的情绪会如此的激动,只怕当初一直都是对聂然抱着一丝希望的吧?

    都说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随着聂然的沉默不语,她才会最终钻了牛角钻,犯下了这种错事。

    李宗勇站在原地,就这样看着车子启动,直到在雨水中逐渐模糊消失,他才叹息了一声,往部队里走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