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555 这件事到此为止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古琳这下真是被刺激到了。

    她不理解,也不明白,聂然明明是那个做错事情的人,为什么所有人都要护着她,都要替她隐瞒,都要站在她那一边!

    “那时候是你自己装失忆。而医生告诉我们,为了保险起见,尽量不要刺激你,我们才选择隐瞒的!并不是故意不将事情告诉你!聂然好几次都想说,是我们逼她把这件事咽回去的。”李宗勇微微皱着眉头,沉沉地说道。

    古琳听了,又是轻蔑而又不屑地哼笑了一声,“你们或许是不想刺激我,但是聂然应该不是吧?她当初可是早就看出来我是装失忆了,那还怕什么刺激?”

    李宗勇坐在那里,抬眼望向她,神情不变地问:“她知道你在假装,还配合你,难道你还不理解她的苦心?!”

    这一句话让古琳心里头一愣,张了张口,却不如如何开口。

    李宗勇趁着她没有说话,对她一句句地质问着。

    “你觉得是告诉你会让她痛快,还是这样一直配合着你演戏,像个定时炸弹一样不知何时爆炸让她痛快?”

    “还是说,在你的认知里,聂然就是那种胆小、怕死、怕负责的人?”

    “如果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她的无辜,为什么大家都选择隐瞒下这件事?把一个会伤害战友的人放在部队里,难道他们不害怕吗?!”

    他的质问一句比一句犀利,态度也一句比一句威严。

    面对他的步步紧逼,古琳突然间一时不知如何回答,甚至当她随后听到的最后一句话时,更是跌坐在了椅子内,面色变得有些苍白了起来。

    因为她听到营长说:“事实上,当初开枪想要杀你的是芊夜,不是聂然。聂然只推了你,其目的是想让马翔开枪救下你,从而逼他克服开枪的恐惧。至于为什么选择你,我想你应该是明白的。”

    坐在那里的古琳听到营长这句话的时候,真的有些承受不住了。

    芊夜?

    怎么会是芊夜呢?

    由于当时只有芊夜和聂然以及古琳三个人在屋内,其他人都已经撤离出了屋外,所以口供里并没有写详细。

    而李宗勇曾经详细问过聂然,虽然他没有办法去证明她说话的真实性,但是他知道聂然说的一定是实话。

    因为她没有理由去编造瞎话。

    所以,这个时候才得知真相的古琳也有些懵了。

    当时她被推出去之后,在巨大的冲击下压根没有注意到芊夜,她只记得当时自己被聂然推出去,然后在不可思议之下看到她对准自己开了枪,然后就受伤倒下了。

    结果现在营长告诉自己,聂然开枪的原因不是为了杀她,而是为了救她?

    “可是,如果不是聂然,而是芊夜的话那她她为什么要杀我?”

    她不懂了,也不明白了。

    自己和芊夜之间从来没有联系,所以她有什么理由要来杀害自己呢?

    “你当时成为了人质,那么势必这群人就会救你,芊夜担心会耽误撤离,所以才决定把你彻底解决。聂然发现后,只能被迫取消马翔救你的计划,然后马上出手阻止,但最后还是没有完全救下你。”李宗勇解释道。

    马翔

    那时候他们的确去马翔家里是为了看望马翔,顺便想要治好马翔的恐惧症。

    在前去的时候,聂然也的确主动邀请自己去见马翔。

    古琳这时候越想越多

    好多蛛丝马迹在这个时候开始浮现。

    她忽然觉得,好像有些东西在去掉自己的主观角度后,事情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那种她一直认为自己没有错了,结果现在发现自己错的完全离谱。

    坐在对面的李宗勇看到了她震惊得不知如何是好的神情,最后在心里深深地叹息了一声。

    真是造化弄人啊。

    “那封信,你就在这里好好看一下,我先出去。”他起身,将那封信重新放在她的面前,然后离开办公室,只留下古琳一个人。

    寂静无声的办公室里,只听到窗外滂沱的大雨哗哗地下着。

    古琳坐在那里,犹如雕塑一般,一动不动。

    直到许久过后,她才慢慢伸手,将那封信打开,看了起来。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站在门外正看着窗外大雨的李宗勇就听到屋内传来了一声低低的哭泣声,并且越来越响亮。

    李宗勇眉头拧起,却没有任何的动作,依旧站在门外的走廊。

    直到一个多小时后,里面再无哭泣声音。

    他才又等了十分钟,接着开门走了进去。

    此时古琳低垂着头,并不言语。

    李宗勇坐先替她倒了杯热水,放在了她的面前,然后坐在了位置上,对她说道:“这份材料我会上报上去,毕竟你的确因为聂然的不成熟举动而受到了伤害,而我当时也的确没有做到一个特别公正公平的处理,让你受了委屈,我会写份检讨上报上去,并且离开9区。”

    对面的古琳却摇了摇头,声音嘶哑地道:“不,不用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