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1章 这女的会魔法?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两个人又简单得聊了几句后,就结束了通。

    阿力从外面走了回去,一进门,就看到聂然找了个角落,把那几个凳子都给拆了,包括他刚做的那把凳子也一起成了柴火,被她堆在一起烧成火堆,把自己的外套给脱了,放在旁边烤。

    “……”他不知为何,突然间稍稍能够体会到那句保重是什么意思了。

    这女的,不会是传说中那个……刺头兵吧?

    正当他望着聂然的时候,就看到坐在她旁边的阿显没事找事的和她聊了起来。

    “哇!你皮肤好好啊,和我们那儿的女孩子完全不同。”

    “还有你身上好像没什么肌肉啊。”

    “不过你手臂上倒是有几处伤的样子,是刀伤吧?”

    因为聂然把外套脱了,只有一件迷彩t恤穿在身上,所以两截莲藕似的手臂就露了出来,被这家伙给看到了。

    于是就听到他不断的吱哇乱叫。

    “唉……太可惜了,这伤疤太破坏美感了。”

    “你当时一定很疼吧,都那么久了,这疤还在。”

    “你们这里的人不都有句话么,叫什么怜惜玉?所以那个伤害的人实在太可恶了!”

    事实上,聂然手臂上的那些疤随着时间的过去都很淡了。

    但这人却硬是大惊小怪似的各种叫唤,就好像伤在他的身上一样,那叫一个痛心疾首,感同身受。

    以至于旁边那些和他一队的战友们都不想搭理他了。

    真没见过这么丢人的战友。

    特别是,人家从头到尾都没搭理过他,他也能说得那么欢。

    阿力是在懒得搭理,又搬了个厚重的木箱子当做椅子,坐在那里,研究着晚上的路线。

    屋子里所有人各自都做着各自的事情,互不干扰。

    然而就在他碎碎念了许久之后,突然间一直没有开口摆弄着自己衣服的聂然却就在这个时候转过头来,笑着问道:“你把我研究分析完了吗?”

    那个叫做阿显的男人话一顿。

    就连原本那些各自忙着自己手里活儿的人都齐刷刷地看向了他们两个人。

    “其实你没必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你去问问你的队长,你想要的关于我一切的答案,他都能回答你。”

    聂然说完就起身将已经烤干的衣服一件件的重新穿在了身上。

    这个男人的样貌的确是不错,深邃的蓝眸,笔挺的鼻子,身材又高大,再加上这嘴够油嘴滑舌,笑容也够阳光,要想勾搭小姑娘可以说分分钟。

    可是这不代表这其中有聂然的名额。

    这人明着是打着心疼的旗号,暗地里是在看自己身上那些伤。

    她身上的每一道伤都代表着她的经验和能力。

    伤越多,说明她的经验越足。

    对于他们来说,这个伙伴是可以接纳的。

    至少不是来拖后腿的。

    这个男人可比那个叫阿耿的聪明很多。

    就是这演技……有点夸张,有点假。

    面对聂然的一眼看穿,那人显然眼底闪过一抹小小的诧异,但很快他就恢复了过来,带着灿烂笑容说道:“你多心了,我只是单纯的心疼你。像你这么漂亮的小妹妹,就应该被人疼着才好。”

    聂然也不和他继续辩驳,只是道:“放心,就算想要人疼,那人也不会是你。我对你,没兴趣。”

    这男人听了,当下就捂住了自己的心口,做出了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道:“你这样讲,作为哥哥的好伤心啊,心都痛了。”

    聂然看着一个比自己还要强壮的男人做着西子捧心的动作,真是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用四个字表示的话,那就是:不忍直视。

    她抽了抽嘴角,绕开他,朝着他们的队长阿力那边走去。

    “我是今天凌晨才从那边回来的,详细的计划我并不清楚,所以能麻烦你和我说一下吗?”聂然坐在了阿力身边,问道。

    阿力正在擦着军刀,听到这话,手上的动作一顿,“你今天早上才回来的?”

    聂然点头,“是。”

    这下,还不等阿力说话,站在那里原本还嚷着心痛的阿显这下也顾不得继续心痛了,直接跑到了她面前,上下打量她,“你就这么一点没受伤的从人家的老窝跑出来?”

    言语中透露出的是满是错愕和惊讶。

    “有问题?”聂然不懂他为什么那么惊讶。

    但那人还处于震惊中,感叹着,“我的上帝,我还是头一回看到一个卧底能够这样四肢健全,没有一点受伤的跑出来。”

    这女的应该是有魔法的精灵吧?直接把自己变没了,然后等到了安全地方再把自己变出来。

    否则,他实在想象不出,她到底是怎么这么平安的走出那个地方的。

    ------题外话------

    今天的更新结束啦,不过十二点以后会有惊喜,愿意等待的可以十二点以后看哦!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