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3章 一人独大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

    聂然在一干众人又惊又怒的目光中,就这样上了楼。

    杨树担心她的安危想要跟上去,但被聂然给阻止了。

    “你留下来。”

    她的话让杨树顿时拧起眉头,“可是……”

    “留下。”

    聂然也不等他说完,就丢下了这两个字,提步朝楼上走去。

    只是在离开前她的眼神有意无意地朝着那些孩子顿了顿。

    杨树马上就明白了过来。

    他就站在那里,没有动,直到聂然的衣角消失在了走廊拐角处,身边的那群人看见这一地的玻璃碴子,还有一滩血迹,谁都没有心思再玩下去了,随后人就此散去了。

    杨树趁着这个机会,连忙将那个被放在磨石上的孩子给抱了下来。

    尽管他没有资格放了这些可怜人,但是他还是去弄了点水给他们喝。

    “我们会死吗?”那个被杨树抱下的孩子抬着头,眼神里满是受惊后的楚楚可怜。

    杨树心间一痛,摸了摸那孩子的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说不会。

    可是他凭什么去保证?

    说……会?

    又如何让他说出口。

    那孩子似乎看出了杨树心中的纠结,对他浅浅一笑,“谢谢你,你是好人。”

    好人?

    在无能为力地看到了那么多人被肆意玩弄后死去。

    他……还算是一个好人吗?

    杨树不敢再看他的眼睛,那湿漉漉地,如同麋鹿般无辜的眼神,只让他心里的愧疚越发的加重。

    那种感觉就好像是两道枷锁,压得他心里喘不过气。

    而另外一边的聂然在走进了莫丞的办公室后,莫丞笑着大喇喇地半仰躺在了沙发上,指着自己旁边说道:“坐啊。”

    但聂然看了一眼,然后在他对面的单人沙发上坐了下来,直截了当地问:“你有什么事要和我说。”

    “不就是忽视了你几天么,还真不开心了?”莫丞看着她冰冷冷的神情,笑着很是肆意。

    那语气感觉像是在和一个负气的女孩子说话。

    聂然不避讳地对上他的眼睛,神色冷然,“有意思么?”刻意地停顿后,就听到她说:“你不是傻子,同样我也不是。”

    莫丞挑了挑眉,再次笑了起来,“那聪明人,你知道我现在叫你上来干什么吗?”

    “不是来挽留我的吗?”聂然坐在那里,很是笃定地道。

    “你人看上去娇小可怜的很,口气倒是很大。竟然敢说我挽留你?”莫丞呵地一声轻笑,靠在沙发里,说道:“好吧,算是我挽留你。那么你总要有点本事,才值得我挽留吧?”

    聂然也坐姿随意,反问:“你需要我做什么?”

    莫丞盯着她,那笑容渐渐地深了几分,“我要你解决9区。”

    聂然愣了愣,随后一笑,点头,“可以。”

    莫丞的笑顿了顿,“你确定?我说的是,解决9、区。”

    聂然再次点头,“我确定。”

    “那可是国家部队,你确定你解决得掉?”莫丞嗤了一声,显然觉得聂然这是在说大话。

    他们这种人怎么可能和整个国家作对。

    聂然看他那讥讽的笑,也笑了,“你让我彻底把9区一锅端了,那当然不可能。但是,我可让他们头痛。你觉得部队最头痛的是什么?”

    “是什么?”莫丞饶有兴趣地问。

    “是边境的不太平。”聂然靠在沙发垫上,脸上是淡淡地笑,“你们三个一直都是他们的心头大患,现在余川死了,就剩下你和池铮北了。”

    “你要我和池铮北合作?”莫丞原本随意轻叩着沙发扶手的手停顿了下来。

    聂然摇头,“不,我要你动池铮北,彻底做大整个边境,成为他们眼里无法撼动的一座大山。”

    她的话可以说是非常狂妄了,以至于连一向都嚣张惯了的莫丞都不禁收敛起了嘴角玩味儿地笑,眯眼看着聂然。

    事实上,莫丞并不是不想做大。

    他也不止一次想着要如何将余川和池铮北解决,否则三个人之间的地盘抢夺不可能如此的激烈。

    但因为这里是个混乱的地区,没有军方的插手,所以争夺激烈却又无止尽。

    莫丞也知道自己的处境,所以一直都不急。

    他需要的只是时间问题。

    为此,他所考虑的也只是先解决他们,至于后面他并没有如何的计划。

    但没想到,今天、在这个时候,眼前这个女人和他说,让他吞并了池铮北,彻底坐稳了边境的第一把交椅,成为9区头痛却无法撼动的人。

    这话如此的直白,直白得竟如同一道响雷炸懵了他所有的思绪。

    无法撼动……

    这四个字,如同一滴水滴入了热油之中,那种压抑却怎么也无法压抑的情绪,让他不自觉地握紧了拳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