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427 真的有人!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

    杨树看到她神色如此平淡,完全没有得到这个消息后的背叛感,就知道她应该是不相信自己刚才所说的。

    其实,别说聂然不相信,就是自己在偷听的时候也不敢相信这番话是从李营长的嘴里说出来的。

    可是后来当他被营长发现,然后锁在办公室里的时候,他才将彻底明白过来,这一切都是真的!

    他觉得,聂然总会相信的。

    她只是和当时的自己一样,一时间无法接受罢了。

    可是,忽地一个念头袭来,并且就此说道:“要没撞到呢?”

    聂然转过头,冷淡地看了一眼杨树,“没有撞到,那说明这是假的,你的消息有误,你立刻回去写检讨。能有多诚恳就有多诚恳,务必请营长饶了你这一次。”

    杨树皱了皱眉,他知道聂然是不相信自己,才会这样说,也不和她纠缠,只是问道:“那你呢?”

    “当然继续跟着他们走了。”聂然低头看了一眼地上被杨树砍晕的两个男兵,眼里蕴藏着深深的思索。

    看上去应该是在考虑,如果这件事是假的,要怎么让这两个男兵闭嘴,不要乱说话。

    毕竟偷袭这种事,只要说出口,杨树整个人生就完了。

    所以只有让他们闭嘴,让杨树立刻回去,那他的罪名就会小很多。

    但这边的聂然一心在替他考虑,那边的杨树却在想她说的话。

    还要走?!

    杨树神情紧绷,唇更是抿成一条直线,过了一会儿后,又问:“那要是撞到了呢?”

    聂然面色一怔。

    那样子杨树一看就明白,她应该是没有相信自己的话,所以根本没有想过要是遇上了那个叫池铮北的,证实了这一切都是李营长的计划后要怎么做。

    “那就等撞到了再说吧。”

    果然,就听到她含糊其辞的这么一句话。

    杨树也不计较,反而他有些害怕,一旦这件事证实了,聂然会怎么做。

    她本就是一个性子薄凉的人,相信的人并不多,营长应该就是其中一个,现如今营长这样在暗地里对她,到时候真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做?”他问道。

    聂然指了指地上那两个人,“把这两个人先找个地方藏起来,车子就丢在这里吧。”

    这车子被杨树动过手脚,以他的能力,肯定是直接就给弄报废,不会留后手的,因此只能丢在这里了。

    杨树按照她的话,先把那两个士兵拖进了一个非常隐秘的地方,用枯草往上铺了几层,将他们彻底遮盖好。

    等到这一系列的事情全部做完了,他不禁问道:“那然后呢?我们要怎么做?”

    “以我对李营长的了解,他如果真的要置我于死地,那么必定选的是一条池铮北经常走,并且是走动非常频繁的路,所以我们就沿着这条路随意地逛逛吧。”聂然说着就随便往前走去。

    看着如此闲散的样子,杨树顿时愣住了。

    逛逛?

    她当是在逛街吗?

    说得如此随意和散漫。

    可心里嘀咕归嘀咕,身体还是很诚实地跟了上去,乖乖地和她一起……逛了起来。

    隆冬腊月的天,太阳还未出来,风一吹,那寒意直往往衣服里钻,冻得人瑟瑟发抖。

    聂然当时尾随着李骁,事发突然,身上穿得还是原来那一套单薄的训练上,旁边的杨树看到她衣服那么的少,而且上面还沾染着血迹,实在是狼狈的很,便脱了外套披在了她身上,“小心着凉。”

    他的动作规矩,聂然低头看了一眼,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披着衣服继续朝着前面走去。

    两个人走得很慢,在这清晨里,看上去很是悠闲。

    可那也只有看上去罢了。

    两个人实际上各自怀着沉重的心思。

    聂然在想着这件事的真实性和可靠性,以及接下来所要做的一系列事情。

    而杨树则担心的是,聂然在确认下这件事后,受不了这个打击该怎么办。

    他很担心,聂然会崩溃。

    就这样,两个人陷入在自己的思绪里,一路静默无言,只有风声和树叶摇晃所发出的窸窸窣窣的声音。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间,聂然脚下一停,站在那里没有动。

    身边的杨树不明所以,问道:“怎么了?”

    只见聂然竖耳,细细聆听了一番,隐约间有一阵细微的声音响起,她立刻对身边的人沉声道:“有人!”

    杨树神情变了变,“是不是那个叫什么池铮北的?!”

    “闭嘴!快躲起来!”聂然听到那远处细微声越来越靠近,连忙一把抓着身边的杨树朝着一个灌木丛里躲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