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426 消息有待考证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

    “你别担心,他们两个我会想办法的,你快点回去吧。”

    聂然只是以为他担心躺在地上那两个人会把这件事交代出来,为此安抚了他一句,而与此同时,落在那两个士兵身上的视线顿了顿。

    只不过,随后就看见杨树摇了摇头,“不是因为他们两个人。”

    原本正在暗自思忖接下来所做计划的聂然听到他这低低的一声后,禁不住皱了皱眉,“那是因为什么?”

    杨树支支吾吾了很久,终于在聂然的逼视下,才犹豫着坦白,“我……我……我从部队逃出来了。”

    聂然眉头当即旋紧,“逃出来?什么意思?”

    “我当时偷听的时候被营长发现了,他知道我知道了他的事情,但为了让你能顺利离开,就把我锁在了办公室里。我想了很多办法,后来总算逃了出来,现在回去,营长肯定会治我的罪。”

    杨树越说头埋得越低,哪里还有刚才对那两个男兵时的果决和干练。

    聂然坐在那里,听完他的话,很是震惊地望着他,“那你……你岂不是成了逃兵?!”

    她以为杨树偷听不会被发现,即使来偷偷报信,也能够安全脱身。

    可让她这么也没有想到,杨树居然被李宗勇发现,并且还未了她,成了一个在逃的士兵!

    这对于士兵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耻辱!

    面对聂然的问话,杨树挠了挠头,故作无所谓的一笑,“其实也没关系啊,反正我对部队本来就没什么兴趣,逃……就逃吧,只要你没事就可以了。”

    在说这番话的时候,聂然分明看到他眼里闪过的那一丝而过的落寞。

    想必,他是不愿意做逃兵的吧。

    可为了她……还是选择了这一条路,而且义无反顾!

    曾经她对于杨树的那一番无畏,甚至于可以称得上是莽撞的赤诚而感到头痛。

    他的眼里可以说除了自己,没有其他人。

    在部队里,他虽然没有九猫那么的冷淡独立,但是身边的确没有像在2区时吴畅和刘鸿文这样的兄弟,他永远都是一个人。

    为自己做着笨拙一切。

    “你知不知道逃兵是什么代价?”她咬着牙,握紧的拳头指尖开始微微泛起了白,看上去在压抑着什么情绪。

    杨树眸光定定,“我知道。”

    “那你还这样做?”

    聂然的神情算不好,但也绝对算不上好,一时间杨树有些无法确定下来,只能很坦诚地回答:“可是我不能明知道你有事,还不跑来救你啊,我做不到。”

    尽管偷听是不对的。

    尽管在被抓之后逃跑,还打伤这两个男兵是不对的。

    尽管以后可能会过得很艰难。

    但是……

    他不后悔!

    因为他总算有一次,帮到了聂然。

    这样,就足够了!

    聂然看到他眼里渐渐坚定的神情,复杂的情绪最终转化为了深深地一声叹息,“所以就打算跑来救我,然后两个人一起逃亡吗?”

    “我没想那么多,我只想救你。”杨树摇头,说得一脸的诚恳。

    原本坐在车里的聂然沉默了许久,随后终于从车里走了出来,她站在车门前,望着眼前的人,眼里已经没有了刚才那抹复杂神色,“那么你觉得我会相信你说的话吗?”

    杨树不理解她这样的反复,刚才明明不是已经相信了,不是吗?

    怎么现在又问这样的问题呢?

    杨树内心焦急不已,忙不迭地保证,“我真的没有骗你!我发誓!”

    “你的发誓对我来说没有什么用。”聂然从他身边走过,随后蹲在那两个被打晕的人身上,摸索了一番,直到在腰间找到了钥匙,将手上的手铐打开。

    杨树看到她淡定从容的模样,急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那你要怎么样才能相信我说的是真话?需要我怎么样来证明?”

    聂然侧头冲他勾唇一笑,“什么都不需要做,只需要等着就好。”

    “等着?”

    聂然点了点头,望着即将要大亮的天际,语气淡漠地道:“你不是说,营长为了想要护住9区,就欺骗所有人,更是在我面前假装很关心我,很担忧我,其实是想把我设计成被边境的人杀害的假象,然后从此终结这件事吗?那我就要看看,今天到底会不会撞上池铮北。”

    她不是说不相信杨树。

    只是杨树做事太冲动,有时候容易好心办成坏事。

    所以这件事到底是真还是假,还需要她亲自来验证才能确定。

    而最简单的验证方法就是,在这里等着,看看到底池铮北会不会出现,看看李宗勇的计划到底是不是真的!

    ------题外话------

    三更结束!大家晚安!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