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章424 欺瞒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

    这是一场骗局?

    被营长骗了?

    聂然眼里划过一抹诧异,“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尽管杨树一直想要将她从车内拉出来,但是聂然却巍然不动地坐在车内,眼神里满是疑惑。

    杨树看聂然不肯下车,不由得有些急了,“意思就是,营长根本就是……”

    然,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听到一道讶异和警戒的声音响起,“你是谁?!”

    杨树和聂然的脸色齐齐一变。

    他们两个人霍地抬头看去,就见那个男兵站在那里,手已经下意识地摸向了自己的腰间,对杨树质问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你想干什么?”

    气氛徒然变得有些紧张了起来。

    眼看着可能要拔枪对峙,却见杨树冲着对方微微一笑,说道:“你们不是车子坏了么,我来帮你们修车子的。”

    他到底是被9区训练过的士兵,在危急关头他还是多少有些急智的。

    虽然偶尔还是会脑子发热,冲动做事,但那是在面对聂然的时候,其他时候他还是冷静地的多一些。

    他在看到另外一个男兵跑到很远处背对着他们正找信号通话,没有注意到他们,想必是在找人来维修,于是他就立刻扯了个谎。

    果然那个士兵愣了愣,“修车子的?”

    杨树点了点头,笑着指了指自己的衣服,“是啊,你看我穿的,是咱们部队的训练服,所以放心吧。”

    说着就走了过去。

    那男兵本来还没有转过弯来,然后又看到他身上的衣服,的确是自己人,脑子顿时变得更加迷糊了起来,“不是啊啊,你这修车的也太速度了……”

    话说到这里,那男兵就感觉不对!

    这车子坏了才二十分钟,从部队过来最起码还半个小时,这人怎么可能那么快赶得过来?!

    而且一个修车的开后车座的车门干什么?

    他刚想抬头质问,可刚张嘴,脖颈处就一疼,接着眼前一黑,直接软软倒了下去。

    杨树扶住了那个人,避免他重摔之下引起远处那个正在通电话的人。

    而坐在后座的聂然看到他如此果决的处理方式,眉头一皱,低呵道:“杨树,你知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但站在那里的杨树将人拖到了车旁边后,径直望着远处的那个士兵,低声呢喃地说:“还有一个。”

    显然并没有在意聂然说的话。

    接着就低头,对着聂然说了一句,“你等等。”

    然后也不听聂然说什么,就快步朝着那个男兵而去。

    他的出手很快,悄声疾步到那人的身后,抬手一刀劈了下去。

    那干脆利落的动作,就连聂然都不由得为之赞叹。

    看得出来,现如今的杨树早已今非昔比。

    他做事果决,有自己的想法,已经完全不需要旁人的指点,甚至可以说出去做个简单的任务完全能胜任。

    可是……他现在的自作主张,是在毁了他自己!

    聂然看着他把那个打晕地人拖了回来,语气里渐渐有了几分怒意,“杨树,你最好知道自己现在在做什么。否则就算现在天王老子来了,都没有办法来救你!”

    “我是来救你的。”杨树的话很是冷静。

    只是这话却只会让聂然更加的火大,“谁要你来救了!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会害得我再背上一条罪名!而且你自己也完了!完了知不知道!”

    聂然觉得他实在是太过冲动了!

    竟然这样不分青红皂白的就跑了过来,还把两个士兵给打晕。

    而且这样把车子弄坏,还把人打晕又能解决什么呢?

    那两个人总会有清醒过来的时候,车子也总有修好的时候,反而他和自己却被烙上了袭击、偷跑这一系列的罪名。

    也就是说,这样做不仅不能够解决问题,还会反而让事情得到更加的恶化下去。

    聂然真不知道杨树到底是怎么想的,居然会做出这种事情!

    可在她如此愤怒之下,杨树却依旧神情严肃,没有往日那般的畏惧,反而半蹲了下来,与她视线齐平地对她认真地道:“聂然,你听着!接下来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即使你觉得可能不可思议,但是我发誓,这些都是真的!”

    聂然从来没见过杨树会有这样的神情来和自己说话,不免停了下来,只是眼中还带着幽冷,“你要和我说什么?”

    杨树似乎是在组织语句,几秒后才深吸了口气,面色凝重地对她说道:“营长骗了你,也骗了所有人,他根本没有要带你去做移交!这些人根本不是要带你去司法移交的地方!”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