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422 是不是有其他想法?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总要试试才行。”

    汪司铭觉得试试总比不试强。

    说不定可以呢?

    但聂似乎是看穿了他的想法,立刻道:“听着,别把你父亲拖进来,免得到时候拖累你们整个汪家。”

    “不至于吧?”汪司铭看到她格外严肃的神情,不禁有些迟疑了起来。

    “当然至于,这是人命关天的事情,而且我也认下这个罪名了,你父亲再介入,就显得别有用心了,李骁父亲对此肯定会介意的。”

    汪司铭为了自己,让整个汪家和李家从此有了芥蒂,这份情她不想承担,也承担不起。

    “所以你千万不要把你父亲插手这件事。”

    聂然对很是认真的叮嘱,可汪司铭的关注点却在她的另外一句话上,“认罪?你真的要认下这个罪名?为什么?”

    “为什么不认下?我做的事情,我自然要认下。”

    她的理所当然,让汪司铭有些气结,“你!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你真的会胡乱杀人!”

    聂然皱了皱眉,这几天来的人大部分都不相信她会杀人这种话,所以她不想再继续和他纠缠下去,只说道:“不用你相信,你现在只需要赶紧离开这里,然后好好在9区训练就可以了,不要把汪家拖进来,你为我做的够多了,不需要再做下去了。”

    看到她这样严肃认真的再三吩咐,让汪司铭不由得眉头皱了起来,紧紧盯着她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其他想法?”

    聂然神情一愣,然后才回答道:“没有。”

    “不可能!如果你没有,那你这一去就是送死,你舍得下易队?”汪司铭眼神犀利地望着她,似乎想要从她的眼里看出点什么。

    “我做错了事情,理所应当就要担下这份责任,没有什么舍得不舍得的。”

    尽管聂然神色淡淡,表情上没有任何的问题,可汪司铭还是绝对不对劲,“不,不对,你从来都不是那么深明大义的人,怎么可能会这么自觉乖顺。”

    聂然叹了一声,“现在不是我自觉乖顺的问题,而是就算我矢口否认,还有古琳这一个人证在,我根本抵赖不掉。”

    “可是……”

    她的回答也算是无懈可击,但汪司铭总觉得哪里有问题,而然还不等他说完,就听到聂然打断了他的话,说道:“我这次是赖不掉了,与其否认,还不如认下来,说不定还能争取一个宽大处理。你懂吗?”

    “那我……”

    “叩叩叩——”几声清脆的敲门声突然响起,就此终止了汪司铭的话。

    随后门就被推开了。

    于承征站在门口,低声提醒了一句,“时间差不多了,马上就要有人来做移交了,快走。”

    汪司铭眉头皱起,看上去很是惊讶,“这么快?”

    于承征点头,再次催促了起来,“快点!”

    站在他身边的聂然也一同催促着,“你赶紧走吧。”

    汪司铭就在这样迷迷糊糊的状态下被这两个人给推了出去。

    等到门再次被关起来之际,于承征沉沉地看了她一眼,“你……好自为之。”

    聂然点了点头,“我会的。”

    接着,门就被关了起来。

    门外的脚步声也随之越来越远,直到彻底听不到。

    走廊再次安静了下来。

    聂然重新坐回了床边,靠在了床边,静静等待着。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走廊上再次响起一阵脚步声,门也随之被打开。

    为首的一个陌生人站在门口叫了一声,“聂然?”

    坐在里面的聂然知道他们是来办移交的,就此应了一声,然后就听到那个穿着军装的男人很是严肃地对她说:“出来。”

    聂然站起,从小黑屋内走了出来。

    才到门口,一个男兵上前用手铐把她的双手铐住。

    “走吧。”

    那两个男兵对她说了一句后,就带着她走下了楼。

    车子早已在门口等着。

    此时此刻,天刚刚有点光亮,一阵寒风刮过,冻得人直哆嗦。

    远处就看见于承征快步走了过来,他走到聂然的面前,并没有说话,只是一双黑沉的眸子牢牢地盯着聂然,眉宇见罩着一丝凝重。

    聂然对他微微地点了点头,像是致谢的样子,接着就被那两个男兵送进了车内。

    “于副队,人我们就带走了。”其中一名男兵在上车之前对着于承征说道。

    于承征点了点头,语气微沉地道:“好,你们路上小心。”

    在冬季的清晨,天还未彻底亮起,两道车灯打开,突突地引擎声伴随着车子的尾气响起。

    很快车子就被启动了,一路朝着部队外行驶而去。

    聂然坐在车后座内,侧头望着车窗外的不断倒退的景物,一言不发。

    终于,车子行驶出了部队的大门,往山路而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