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章355 往事重提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

    “李骁怎么样了?有没有问题?”古琳也马上跟了过来,帮忙查看。》し

    聂然用手搭在了她脖颈的脉搏处,神情紧张而又凝重。

    就连旁边的古琳也满是担心地看着聂然,不敢随意地开口打断。

    片刻的沉默后,聂然在她的脉搏上感觉到了一丝丝微弱的跳动。

    顿时,轻缓得出了口气。

    还好她没事!

    “只是昏过去,但失血过多,还是要尽快救治才行。”聂然说完就上前准备把李骁抱起。

    但就在这个时候,古琳却像是不解地问道:“你和她不是有仇的吗?为什么还这么关心她?”

    聂然一心都放在李骁身上,对于古琳的阻止显然有些不悦,可因为她是古琳,所以她只能耐着性子回答:“她现在快死了,这件事暂时放一边。”

    她再次上前想要将李骁带走,可惜被古琳一个上前,阻断了前路。

    聂然皱眉,刚要开口对她说让开时,就听古琳说:“真奇怪,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热心肠了?”

    她的声音还是和平常那般轻浅温软,只是聂然却感觉到她语气里带着几分凉意。

    霍地抬头,就看见古琳含着淡淡地笑,歪着头望着她。

    只是那笑容里透着古怪。

    随后,便又听到她又说道:“李骁和你有仇,你能就此放在一边,说是救人要紧,当初我可和你没仇,你为什么却把我丢下,自己走了?”

    这话一出,古琳眼里的眸光倏地冷了下来。

    寂静的后山里,寒冽的冬风呼呼地吹过。

    她甚至为了想要看到聂然骤然变化的惊讶脸色,嘴角扬着冰冷地笑,再次开了口,“当初的事我想起来了,聂然。”

    但很可惜,聂然的脸上并没有任何惊讶、慌张、诧异、心虚的模样,那些古琳想要看的表情一个都没有。

    她是那么的无动于衷,是那么的冷静、淡定,就好像一个旁观者的姿态一样站在那里。

    这样的表现让古琳不由得怒了,她上前一把抓住了聂然的衣领,低吼着,“我说我想起来了,你听到没!听到没有!”

    为什么?

    为什么她可以这么从容?

    为什么她可以永远一副毫不愧疚的模样?

    为什么她可以这样堂堂正正地面对自己?

    明明是她做错了,不是吗!

    正当古琳沉浸在自己的盛怒之中时,就听到聂然很是平静地回答:“你不是想起来了,你是根本没有失忆。”

    简简单单的这一句话,让原本还在怒火之中的古琳神情僵住了。

    她不可置信地松开了手,怔愣地望着眼前的聂然,许久才缓过神来。

    “你……你知道?你居然都知道?”想到这里,古琳不禁低低地笑了起来,随后越笑越大声,“哈哈哈哈,原来你根本就是看我一个人在演戏,我居然还天真的以为你根本不知道!笑话,真是个天大的笑话!”

    聂然看她笑得有些疯癫的样子,眉心微蹙了起来,“我不是在看你演戏,只是以为你自己不想提。”

    古琳一开始的确掩饰的很好,以至于连她都无法确定到底是真失忆还是假失忆。

    可后来时间一长,渐渐地,古琳的那些马脚就露出来了。

    那种带着故作亲近却又压抑的笑容,根本不用多看,光凭借感觉就能感觉到她的异样。

    不过她以为古琳是不想再提这件事,再加上宋一城当时说古琳的确身体不怎么好,要是再多刺激了,会伤到。

    所以,她这才无奈按捺了下来。

    但古琳显然并不认同她的话。

    原本还癫狂的模样在聂然刚才的那一句话里慢慢恢复了过来,可眼里的怨毒怎么也掩盖不了,“我不想提,所以你就可以当这件事没有发生吗?!”

    她在重症室内苦苦挣扎,为了活命插管喝药如同家常便饭,手上的针眼更是多到数不清,难道这一切可以说不提,就能不提的吗?!

    她聂然凭什么可以这样理直气壮!

    聂然望着古琳那眼中恨毒了自己的模样,知道这件事一旦曝光出来,绝对不可能那么容易解决的,所以她只能说:“有什么事等我把李骁送去救治,你再来质问我。”

    现在最要紧的是李骁。

    只不过为什么都那么久过去了,其他人迟迟没有过来?

    按理说枪声那么响,那群人不可能听不见才对!

    聂然那皱眉奇怪的眼神落入古琳的眼里,让古琳顿时笑了一声,“你不用看了,他们被我打发去饶了远路,现在还不会来这里。”

    这下,聂然的脸色刷地一下就变了,“什么?!”

    ------题外话------

    小天使变小恶魔了,肿么破,在线等……

    ps:不准对蠢夏凶凶,如果你们凶凶的话,我就……就……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