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311 一物降一物?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聂然回去的时候宿舍里的人大部分都醉酒直接躺平睡着了,屋子里漆黑一片,压根没有人发现她唇上的异样,这让她放下心来。

    于是,摸着黑出去洗了个澡回来,也立刻睡下了。

    等到第二天一大早,她准时醒过来时,发现李骁和九猫也几乎在同一时间起床,而赵浅陌睡得很死,很明显是昨晚喝大了。

    不过聂然也能理解,易崇昭回来和他们这批新进来的新兵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关联,自然不会像和那群激动的老兵似得猛灌酒了。

    三个人一言不发地各自起床洗漱了一番,就下了楼去训练场做了基础的训练。

    此时,天才刚蒙蒙亮,整个训练场里没有一个人。

    她们三个人进了训练场就分散开来,做着自己的训练,没有任何的交流。

    已是深冬的早晨,寒风吹得人直打哆嗦。

    聂然先是去跑了两圈热了热身,然后就独自一个人跑去腹部绕杠。

    她的晕船症虽然在预备部队已经基本好了,但是这东西必须得长时间的训练,否则一旦停下来,很有可能下次坐船还会晕。

    在9区里出任务坐船还晕船,那是要笑死人的。

    她可不想成为整个9区的笑话。

    伴随着时间的流逝,天色逐渐亮起,其余的兵也陆陆续续进训练场开始自我训练了起来。

    只是仔细看就会发现,来的大部分都是新兵,那些昨天拉着易崇昭喝酒的老兵们并没有出现。

    训练场里人一多,就变得热闹了起来。

    聂然腹部绕杠得差不多了,就坐在训练场的门口休息了片刻。

    谁知,才刚坐下来没几分钟,身边就出现了一双军靴。

    瞬间,场内莫名地安静了下来。

    聂然发现那群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自己这个方向,便下意识地皱眉抬头看去,就发现易崇昭正站在训练场的门口。

    他低头,看了她一眼,眉头拧了拧。

    正当聂然会以为他会直接往里面走去时,却见他微微弯腰,伸手一把将聂然从地上抓了起来。

    “你……”

    聂然一吓,还没来得及低声阻止,就听到训斥声从头顶响起,“训练场不是让你休息的地方。”

    她扬眉,望着眼前的人。

    呵!这就是他昨晚说的一见钟情?

    真是见鬼了的一见钟情!

    聂然莫名其妙被他一大早上训了一句,心里不爽快,但又不能发作,只能回了一句,“是。”

    然后就打算离开训练场。

    可还没走出训练场,就听到身后的人再次道:“你去干什么?”

    聂然眉心蹙了蹙,才回答:“去吃早饭。”

    站在门口的易崇昭看了看时间,“距离早餐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再跑几圈去。”

    他的话里是命令的口吻,这让聂然很不解,这人一大早的就给她找不痛快,是喝酒落下了后遗症了?

    虽然心里有气,但面上却不能直接和他翻脸,无奈地应了一声是之后,就重新进入训练场绕圈跑了起来。

    紧接着易崇昭也一起跟着和她绕圈跑了起来。

    而站在训练场的众人看着聂然这样乖的跟在了易队身后跑步,一个个都傻了眼,并且小声地讨论了起来。

    “我没看错吧?聂然居然不生气?”

    “是啊,要是让李望看见聂然这样,只怕要气疯了。”

    “不得不说,还是易队有气场,竟然把聂然训得服服帖帖的。”

    “可不是,怪不得于队对他那么的尊敬。”

    “不过易队这么回来,咱们的日子也该到头了,瞧瞧他刚才训聂然的样子,和昨晚上截然不同,真凶啊。”

    那些士兵原本还以为聂然会当场翻脸,毕竟现在不是训练时间,而且以她的性子,连李望这些老兵都不放在眼里,更不要谈这个身份很是尴尬的易队了。

    但结果让他们跌破眼镜。

    聂然不不仅不生气,还很听话的重新去跑步了。

    这还真是……一物降一物啊。

    在那群人的注视下,聂然跑了一段距离以后,语气不耐地问着和自己并肩跑步的人,“你酒是不是还没醒?”

    “训你就是没醒酒?”易崇昭的神情依旧严肃,只是话语里没有了刚才的命令式,反而多了几分温和。

    聂然冷冷地一眼扫过去,还未开口,就听到他继续道:“天那么冷,太阳都没有出来,那地上又湿又冷,你才刚病愈,坐那里很容易又着凉的,跑几圈发发汗,驱驱寒。”

    她神情一顿,才明白过来原来易崇昭是怕自己坐地上着凉,才拖着自己跑两圈。

    这下,脸上的神情才缓和了几分,乖乖跟着他又跑了几圈。

    ------题外话------

    三更奉上,今天的更新内容都很甜吧,大家吃完糖记得刷牙哦,晚安~么么哒!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