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章295 心疼了!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霍珩看自己没抓到她的手,眉心微皱出了一道褶,但也并未说什么,只以为她是急着要离开,便将手收回去,快步跟了上去。

    雨逐渐收了不少,两个人一身湿透地终于下了山,到了临近山旁的小镇。

    好在霍珩身上带着一些钱,虽然湿透了,但好歹也是钱,买了两件衣服,他们两个人也顾不得找个招待所或者是宾馆之类的地方,直接找了个公共厕所,把衣服换了一下。

    趁着霍珩不再身边,聂然摸了摸自己额头,因为体温的越发升高,她自己也感觉不出现在自己的体温是多少,只能换好了衣服,用冷水洗了把脸,然后就出去买了一瓶水灌了下去。

    现在体温升高,她必须要喝水,否则到时候撑不到出边境就烧糊涂过去了。

    当她半瓶水灌下去之后,霍珩也从厕所里走了出来,看她在喝水,以为她只是单纯的渴了,又想到等会儿长途跋涉地路程,又多买了两瓶水备着,防止她又渴。

    一路上聂然都不怎么说话,神情淡淡的,霍珩以为她是在想回去的事,也就不打扰她,带着她一路穿过小镇,往一处偏僻的地下车库走去。

    跟着他弯弯曲曲地饶了几圈,终于到了一个角落处,看到了一辆很是普通的越野车。

    “这是师父给我们留的车子,回了边境内,自有人来接应我们。”霍珩从车的地盘下摸到了车钥匙,当即打开了车门,上了车将车子启动。

    聂然也不废话,上了副驾驶,看着他把车子给开了出去。

    在安全离开了那个地下车库,朝着小镇外开去。

    “是不是回到那里,我们就安全了。”聂然看着窗外的小镇上热闹景象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树木和荒芜的平原。

    她心里很清楚,他们现在正在回去的路上。

    霍珩嗯了一声,“你累了这么多天,睡会儿吧,到达目的地最起码要到今天晚上。”

    “那你到时候记得叫我。”聂然也不推脱,放下椅子就躺下睡去了。

    现在的她能明显感觉自己的体温在升高,多说话霍珩肯定会怀疑,到时候以他的性子肯定会把车子开回去,回镇子给找医院看,这样一来只怕会耽误回程,而且莫丞对自己始终虎视眈眈,这里是他的地盘,她总觉得心里有股不安感。

    还是尽早离开才是最重要的。

    聂然双手抱胸地躺在椅子上,歪过头闭眼睡了过去。

    旁边的霍珩开着车,往旁边看了一眼,随后空出一只手将自己的外套脱下轻轻盖在了她的身上,随后又调高了车内的温度,将这一切全部做完以后,他便继续开车朝着境外而去。

    一路上,聂然随着颠簸有些昏昏而睡了过去。

    其实她原本只是想打个盹,顺便减少和霍珩说话的可能,防止被他发现,可结果随着时间的过去,她真的就睡了过去。

    旁边的霍珩一开始还以为这几天她太累了,再加上昨晚一夜没睡和早上的赶路才这样如此嗜睡,可直到下午时分,他中途买的午餐都冷透了,还不见聂然有清醒的迹象,这下让他有些觉得奇怪起来了。

    这妮子向来警惕的很,即使再累,也都会保持一份警惕,根本不会长时间的睡觉,怎么今天那么的反常?

    难道受伤了?

    这个想法一处,继而他就否决了,聂然身上没有血腥味,不可能受伤。

    霍珩越想越觉得奇怪,当即停下了车子,要去叫醒她。

    他推了推聂然的肩膀,见她没反应,又加重了几分力道,结果就看到聂然的脑袋软软地歪了过来,小脸蛋儿压在了霍珩的手上,当即他瞠目,不由得“嘶”地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这是淋雨发烧了?!

    霍珩急忙摸了摸她的脑袋,天!都烧成这样了,还好他多拿了几瓶水,否则这半路上根本没有店铺买水。

    他转身正准备去拿后座上的水瓶,却忽然之间想到了什么,眉头狠狠一拧。

    这妮子刚才一换好衣服就去买水喝,难不成……是知道自己发烧,只是隐忍不发?

    不细想还好,一细想他甚至于想到了刚才准备牵她手的时候,她的举动……

    该死的!

    原来她早就知道自己发烧了,可为了回去,居然一路上隐忍不发,打算喝点冷水就这样硬抗过去。

    简直胡闹!

    霍珩看她烧得昏迷过去,真不知道是该心疼还是该气恼!

    虽然他清楚聂然这样忍着不说为了什么,可……再天大的事情,也没有她的身体重要啊!

    他如此费尽心思地加快脚步解决,为的是什么,还不是为了她!

    如果她出什么事,这一切的费心又有什么意义!

    ------题外话------

    居然昨天的晚安被吞了,我今天再来晚安一次,看看吞不吞!

    ps:你们猜,霍珩会回小镇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