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281 这情,你给我欠着!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那群人听了池铮北的吩咐,马上兵分两路,一队直逼余川的老巢,打算趁乱将他的地盘给攻下,而另外一队人马自然是朝着山路深处而去,打算截断余川的后路。

    池铮北依旧不动如山地坐在沙发上,心里更是一派胸有成竹。

    在他的心里,余川已是大势已去,绝不可能再翻身了,而余川的老巢除了他之外,也绝无可能落入别人的手里。

    因为他完全掌握了9区这次的行动,谁都不能比他更清楚。

    想到这里,他嘴角划过了一道短促地得意笑。

    然而,他却不知道莫丞虽不知9区的这次行动,但这次运货他却是全程都在聂然的身边,可谓是半个当事人。

    这会儿他虽被聂然丢在了边境的半路上,但其实只需要一个电话,那些早已在边境内等待着的手下们就能立刻聚集而来。

    只是因为他想要看聂然求饶的样子,所以一直迟迟没有联系。

    后来被一脚踹出了车子,便马上发了消息,让那群人来接自己,从而追了上去。

    为此,他和聂然并没有差太远。

    原本莫丞的计划是想要追上去截货,报了几次被戏弄的仇。

    结果,聂然这边刚进山口,他就听到山里响起了一阵枪响,他连忙让那群手下停车,并且命令身边的人前去山里查看一番。

    “老大,余川被埋伏了,里面有好多穿着迷彩的士兵,阵仗看上去不小,我们要不要快撤?”

    那男人为了防止被发现,特意绕道跑到了临近的那座山上去看,没想到自己会看到如此意想不到的一幕,以至于让他忙不迭地一路连滚带爬地跑了回来。

    “迷彩的士兵?”莫丞听闻,眼眸微凉。

    男人立刻点了点头,“是啊,那些人看上去早就埋伏好了的,余川被打得朝山里面逃去。”

    莫丞眉头紧皱,能把余川打得毫无招架之力,朝深山里逃窜,那些士兵的人数必然不小。

    只是这丫头会不会太倒霉了,才进山口就被那群士兵给埋伏了……

    等等!

    就这么一瞬而过的想法,让他神情微变了起来。

    “你确定是早就埋伏好的?”他沉这脸色问道。

    男人再次肯定地点头,“是,山壁两边都是人头,而且山路口我也看到有埋伏,分明是做好了准备的。”

    “有多少人?”莫丞问道。

    男人迟疑了几秒,想了下,然后才对他说道:“少说也要三四十个人吧。”

    “三四十人……”

    莫丞坐在车后座上,低垂着眼睑,呢喃自语了许久,最终眉头狠狠一纠,黑冷的眸子里好似酝酿着什么风暴一般。

    许久过后,一抹讥冷的笑就此从嘴角浮出。

    呵!

    救他一命。

    原来奥妙在这里!

    怪不得她要逼自己下车,还说救自己一命。

    一开始他只是觉得这丫头是被自己逼急了,杀不了自己,就找这样的话来强词夺理把自己从车上踹下来。

    而现在,他终于明白了。

    为什么那时候在车上,她会那么肯定自己还会被警察追。

    为什么越是临近边境线,她越是焦躁。

    为什么她一定要和自己做一个了断。

    原来她并不是怕自己的手下过来杀她,而是知道山里面会有一场恶战,如果带着自己,以他现在的伤势,肯定逃不过去,但又碍于欠着自己这一条命的情分,这才模棱两可的将自己从车上逼下去。

    “已做出了断,再无相欠……”莫丞呢喃出声,眼底的冷冽之色越发的浓重了起来。

    有些东西已经全都得到了解释了。

    哈!这丫头骗他骗的好苦!

    什么余川的人,什么叶小姐,什么忠心耿耿,都他妈是假的,假的!

    她根本不是说杀手,她是个卧底,是军方的卧底!

    怪不得在边境线以他的能力,竟然怎么也找不到这个女孩子,就仿佛是凭空出现,又凭空消失了一样。

    原来她根本不在这里,而是在部队里!

    叶澜……叶澜……叶澜……

    莫丞此时阴沉的脸色简直能滴出水来。

    旁边的人在昏暗的车灯下看到自家老大那张脸色,连原本那催促撤离的话都不敢说,只能生生吞了回去,生怕自己遭了秧。

    许久过后,几个手下就看见自家老大不知是怒极反笑,还是想到了什么值得让他高兴的事,嘴角的弧度竟深了几分。

    只是那森森的冷意,让周围看到的人感觉背脊骨有些发凉,心里觉得不妙。

    叶澜,你想让要和我做个了断,再无相欠,呵呵,我偏偏不如你的意!

    我要你欠着这份情!

    ------题外话------

    二少:为什么中秋节,别人在家赏月吃月饼,我和媳妇儿还要干活?

    蠢夏:咳咳,这好歹也让你们团聚了呀,总比分隔两地强吧,对吧?

    然哥:你确定是让我们来团聚,不是让我们找死?这特么大部队都不见了,就我们两个,是打算上天吗?!

    蠢夏:咳咳咳,这不是你们两个厉害么,一个人能抵十个,哦不,二十个!嗯,二十个!

    然哥:累死算你的?

    蠢夏:不不不,你有主角光环,死不掉的!

    然哥:就你这种不按套路出牌的人,我这光环随时分分钟被撤掉!

    二少:她不敢,她要是敢,读者们会塞她无数个五仁月饼,喂胖她!

    蠢夏:嘤嘤嘤……又欺负人……

    ps:今天是中秋节,祝大家月圆人团圆,爱你们,么么哒!晚安咯!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