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232 靠,又被算计了!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这一路上虽有警车在后面鸣笛,但两个人之间好歹还算是相安无事。

    就在聂然以为他们会一路相安无事到甩开警察的时候,忽然间一声响动,身边的人就此倒了下去。

    她没想到莫丞会暗地里偷袭,她当即朝着莫丞看去,那眼底带着一抹冷锐而又森冷的意味。

    对面的莫丞看上去好像也有些错愕,特别是在看到聂然冰冷的眼神中带着几分愠怒的时候,他知道这丫头是真的怒了。

    不是刚才那种憋屈的恼怒,而是真的想要动手反击的怒火。

    莫丞见她的车内再无任何一个人能有反击,便知道自己打掉的是她最后一个手下。

    这是触及底线的事情。

    特别在这种情况下。

    “你干什么,谁让你动手的!”莫丞当下就对着自己身后的那个手下大吼了一声。

    那名手下被他这样吼斥了一声,神色有些怔愣。

    刚才自家老大明明也对着那个女孩子动手了啊?

    这也说明对方不是自己人,那为什么他就不能动手呢?

    那名手下真是越来越捉摸不透自家老大的心思了。

    刚才被一个警察追赶的时候,好不容易交通事故,从而逃脱出来,结果老大也不知道是抽什么风,冷不丁地就让他们马上找个隐秘而又视线良好的地方蹲守着看那个女孩子和别的男人撒娇的戏码。

    对此,作为手下,他也就忍了。

    谁让老大是男的呢。

    喜欢女人也纯属很正常。

    包括后面追上来他也不说什么了,但是……现在的情况是后面有警察啊,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只要把那女的给伤了,他们顺利逃脱的可能性非常大。

    可是,为什么老大不愿意呢?

    “我……”那名手下被莫丞用如此危险的目光瞪着,只觉得脚底心丝丝地冒着凉气,迟迟说不出话来。

    而这个时候,对面聂然所在的车辆趁着莫丞不注意,一个拐弯就和他分道扬镳了。

    莫丞停顿了一秒,才醒过神来,但这时候已经晚了,他的车子已经过了那个岔路口。

    该死的!

    这臭丫头又又又摆了自己一道。

    什么怒了生气了,全是假的!她故意用生气来混淆视听,然后趁着自己在训斥手下的空隙,找准了时间就马上甩掉了他。

    想到这里,他就忍不住猛地捶了一下方向盘,眼神里满是气恼和愤怒。

    刚才他到底在慌什么!

    为什么会在看到她的眼神后,就轻而易举地产生了些许的慌乱呢!

    “老大,后面的警车要追来了。”

    身后的那名手下在黑夜中看到有红色的灯光在远处隐约闪现,不得已硬着头皮冒死提醒了一句。

    坐在驾驶座上的莫丞望着旁边早已错过的那条漆黑的道路,沉沉眉眼里满是危险。

    “老大……”那名手下听着耳边那越来越清楚的鸣笛声,再一次地提醒。

    莫丞当即一个充满戾气的眼刀飞射了过去,激得那名手下整个人都僵住了,再也没有胆子开口。

    随后,他看了一眼车内的后视镜,嘴角浮现出了一抹不屑地笑。

    车子再次启动,朝着前方急速呼啸前行。

    而另外一边,已经成功甩开莫丞的聂然依旧车速丝毫不减地朝着前方一路开去。

    车内除了一个人尚有气息之外,其他四个人已经彻底没气了。

    这对她来说是个比较烦人的问题。

    这些尸体她该怎么处理?

    随便丢在荒郊野外显然不行。

    如果就这样带回去,虽说现在是初冬,死了几天的尸体也不至于发臭到那种程度,但是一路带着尸体回去,这目标也太大了,万一路上遇到交警怎么办?

    而且这车子被子弹打得连轮胎都没有气了,一旦等到天亮,这车就不能开出去了。

    所有的善后问题让她只觉得头脑发胀。

    不过好在夜才刚刚开始,这里的路线她也全部细细研究过,所以还不至于到迷路偏离方向的情况。

    她很快调整了路线,一路上朝着最偏僻的地方前行。

    “你还撑得住么?”聂然朝着身后已经进气没有出气多的手下问了一声。

    那人艰难的哼了一声,算是回答。

    聂然听到他的声音无奈之下,只能在荒郊野外的地方找了个很小很陈旧的药店,买了一点绷带以及消炎药还有止血药,让他先暂时应付了事。

    余川那边还需要这个人帮忙顶住,所以不到万不得已还是要保住才行。

    “能不能动,能动就自己起来擦药。”聂然手上拎着塑料袋,将后面的车门打开,站在车门口对着倒在那里的手下很是冷淡地道。

    窸窸窣窣的一阵衣服摩擦的声音,然后就听到黑暗中那个手下有气无力地说:“能。”

    聂然毫不犹豫地将袋子丢进了他的怀里,然后将车门关上。

    ------题外话------

    晚安!三更结束!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