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章187 结婚?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那我接下来要去哪里和他见面?”

    在片刻的高兴之余,聂然很快的就开始询问起了主要的事物。》

    毕竟这事关霍珩能不能回来的问题。

    这可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时间地点都已经确定了吗?”

    她的再三询问也让李宗勇收敛了几分笑意,“时间的话应该是在明天,我和他商量好了,你就带着他最新要从内陆运到边境的货,然后去和他见面,以手下的身份去,这样也能顺理成章点。”

    聂然点了点头,赞同了他们的这一设想,随后再次继续问道:“那货呢?”

    “货他已经准备好了,就在那个前几天你去过的村庄里。”

    李宗勇这么一说,聂然不禁扬了扬眉。

    果然他是运货时被人发现后不得已混入村里,只是最后很是倒霉的被他们还有对方给发现了。

    这才最后如此狼狈的出逃。

    想必他的货都藏在那个村子里,当时没来得及运出来,这次借着她新身份的加入,这批货也能顺利被带回去,不受任何的损失。

    其实也算是物尽其用了。

    不过就是有一个问题……

    “那里有那么多村民,他不会被人发现吗?”

    她很担心,自己被关了几天,货物在那个村子里就待了几天,万一被村民或者是那群人给找出来,那可就损失了一笔。

    “放心,不会发现的,那村庄被你烧成了个危房,谁还敢住,他们暂时被安排在临时的招待所里,你到时候直接去就可以了。”李宗勇应该是看出了她心里的担心,所以及时地解释了一番,然后又马上说道:“对了,因为是带枪支这种军火危险品,所以你不能走那种正常的安检通道,可能要换个地方走。”

    说着,就把怀里的一份地图递给了她。

    聂然接过了那份地址,详细地看了起来。

    她发现上面每个路线都标识了出来,还有关口也写明,看得出来是花了很大心思的。

    “这个我自然明白,但是我带的货多么?是我一个人的行动,还是一群人的行动?”她把地图收了起来,问了一句。

    “不多,就一个行李袋大小而已,主要是为你进入那边做铺垫罢了,并不是真的让你运那些东西。”

    李宗勇这话让聂然不禁眉头皱了皱眉,“不是真正运那些货?那他怎么会被那群人给追杀?”

    “这事儿啊他放了个烟雾弹,所以才这样,具体情况你得问他去。”李宗勇简单地就说了这么一句话,然后就将话题给转了回来,“这次你自己无比要小心点,虽然东西不多,但是一旦被查出来,我不去捞你,你估计这辈子都出不来。”

    他是想把事儿说得严重点,好让她上上心,结果聂然顿时轻笑出了声,“要真引起冲突那不是更好,显得更加真实。再说了,我是那么容易被抓住的吗?”

    聂然说完这话就朝着他斜睨了一眼。

    那言语中的自信让李宗勇哼了一声,“话别说的太满,边境线以外我们是管不着,但是边境线以内可是我们的地方,你别太掉以轻心。”

    “我明白的,你放心,我会小心谨慎的。”聂然看他如此严肃,也不就不再继续和他玩笑下去了,而是认真地回答。

    “你能明白就最好,这件事牵扯到他最后到底是完成任务顺利回家,还是这十年的辛苦功亏一篑,所以你一定要千万小心,顺利安全地去他身边,不要出任何的差错。”

    李宗勇的神情越说越严肃,聂然自然是明白这其中的厉害关系,点头明白地道:“嗯,我知道。”

    “那好,地图、钱我都给你准备好了,还有一辆车,车里有你的假面,鉴于那东西对皮肤不好,所以还是老规矩,给你找了半张假面。”李宗勇将放在口袋里的车钥匙又一次地交给了她。

    聂然听到他话里的关心,不禁又笑了笑,“营长对我可真不错啊,还知道对皮肤不好。”

    李宗勇又一次地哼哼了两声,“少自恋了,是那臭小子心疼你,特意和我说的。”

    “哦?那这地图上一个个路线标识,还有各个关卡和时间点也是他让你做的?”聂然歪着头,挑眉一笑地看向了身边的李宗勇。

    李宗勇眼看着被戳穿了,脸上有些红,尴尬地轻咳了一声,嗔骂道:“臭丫头,赶紧走,走走走!”

    聂然笑眯眯地再次问道:“那我就走了?”

    “走吧!不过,千万要记得,把他带回来,还有你,你们两个一定要给我平平安安的回来。”

    李宗勇说到最后,还是忍不住地对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提醒嘱咐道。

    聂然知道他心里很担心,毕竟现在他们已经打入敌人的内部,所以她很是郑重其事地向他保证道:“好,我们两个一定会平平安安顺顺利利地回来。”

    李宗勇听了她这话,顿时呵呵地笑了起来,“行!等你们平安顺利回来之后,就给你们两个办个轰轰烈烈的婚礼。”

    那小子心心念念就是这丫头。

    这次回来就让他完成这个心愿,也算是弥补他这十年的漂泊和隐姓埋名的日子。

    可聂然在听到结婚的时候,眼底极快地闪过了一次的怔愣和错愕,但随后就马上恢复了神情,笑着挥了挥手里的钥匙,“我先走了。”

    李宗勇没有得到预料之中的答应,略有些意外,但继而就点了下头,对她再次叮嘱了一声,“路上小心。”

    接着就看到聂然下了车,然后扬长而去。

    ------题外话------

    今天在医院泡了一天,头昏脑胀,就一更,大家见谅了~晚安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