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099 做错事总要付出点什么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什么事?”聂然像是一无所知的样子,问道。

    苏柏眼底带着几分纠结,但最后还是道:“就是,想和你说一声对不起。”

    聂然扬了扬眉,笑意渐深了起来,带着几分兴味问道:“哦?你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说抱歉的?我们两个人之间应该没有交集吧?”

    苏柏想了想,依旧支支吾吾的很,“是是关于上次那个事情”

    他说了大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聂然实在是等得有些不耐烦了,皱着眉提醒道:“你再吞吞吐吐浪费我时间,我就走了。”

    “不不不,我说,我说!”苏柏听到她要离开,当下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知得如此相告,“其实事情是这样的,上次我不是带着一个女的在楼梯口和你又撞见了么,然后我们两个人的对话引起她的怀疑,她以为我和你有什么关系”

    “然后呢?”聂然问道。

    苏柏看她神情不变,于是继续道:“然后我事实上也是随口那么一说,并不是有意针对你的,我当时真的不是故意的,只是为了消除她的疑心”

    他啰嗦了一大堆,却始终讲不到点子上,聂然不得不打断,直截了当地问:“所以你到底说了什么呢?”

    “我就说,上次我在草丛里上厕所的时候,无意间无意间撞见你躲在里面”他越说越心虚,就连声音也低了很多,他眼神犹疑地往两边飘去,“那个,所以后来就不知道怎么传出来说你是偷窥狂了。哦对了,为此杨树还打了我一顿,他有没有和你说过这件事?”

    苏柏故意试探性地询问,想要看看她到底知不知道这件事。

    结果

    “没有啊,这件事我还是从嘴里听到的。”聂然神情不变地微微一笑。

    苏柏心里既扼腕,又庆幸。

    扼腕的是,这事儿她从头到尾都不知道,自己完全就是自投罗网,自寻死路。

    但又庆幸的是,还好他抢在杨树前面说,还能争取一个宽大处理,否则杨树一旦告诉了,他就被动了。

    苏柏脑海中是翻天覆地的各种想法,但脸上却还是表现出了一副很是愧疚的模样,“那个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估计是那些人八卦,以讹传讹才传出来的,而且我被杨树也打了一顿”他说到这里又偷摸看了眼前的聂然两眼,结果发现她脸上挂着意味不明地淡笑后,他又马上改了口,说道:“当然了,这件事的确主要责任还是我,要不是我那么随口一说,也不会引发那种事情,真的很抱歉。”

    “嗯,我知道了。”聂然点了点头,像是知晓了一样。

    苏柏听到她这个回答,眼神一亮,“那你原谅我了?”

    对此聂然眉眼弯弯地摇了摇头,这让苏柏心里头“咯噔”了一下。

    这是没同意?

    苏柏还未来得及在心里暗自叫糟,就听到眼前的聂然说:“这样吧,如果你把那个传话的人给我抓出来,我就原谅你。”

    苏柏眉头顿时皱起,神情古怪而又变得为难,“这这范围那么大,而且也没有证据,怎么抓啊?”

    聂然笑了笑,说道:“这是你的问题,不是我的问题。”

    “可是”

    苏柏还想要再说点什么,想争取一下,就被聂然给抢了白,“记住,是你对不起我的。既然对不起了,总不能只是一句抱歉就没是了吧?不付出点怎么行?”

    她意味深长地对他一笑,然后就此离开了天台。

    只留下了苏柏一个人站在那里,吹着初秋的夜风。

    苏柏觉得这下是把自己陷入了一种纠结的境地里去了。

    说这话的人就是他自己,他怎么抓?

    总不能把自己给抓过去吧?

    而且他刚才对聂然说的时候,那话里的意思根笨是把自己的责任推卸了个一干二净,这会儿他总不能再改口吧?

    更何况看聂然的意思,抓着那个传话的,估计是要做点什么的样子。

    他好不容易脱身,怎么可能还会求送死。

    一想到要抓那个莫须有的人,他就觉得早知道就不要来自投罗网了。

    但千金难买早知道。

    这下,他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可他不知道的是,聂然要的就是他的不知道。

    早已全部掌握消息的她一眼就看穿苏柏在骗人。

    原本聂然还想着要不然就把事情交给李望,让他来处理算了,本来她也懒得管这种闲事。

    结果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自己主动找上门来,还想方设法的推卸自己的责任。

    这种没担当,没品德的人,聂然觉得交给李望,或许有点太过便宜他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