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088 点儿太背了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突然,一个男人受惊的声音就此响了起来。

    站起身来的聂然也没想到这个男兵和自己撞了个正着,他不仅没走,竟然正准备解皮带,看上去是要上厕所的样子。

    她不得不庆幸,自己幸好站起来,不然估计就要被浇一泡不知道是不是童子的尿。

    对方看她一直盯着自己的裤头,当即就慌乱地重新将皮带扣了起来,然后怒声道:“你变态啊,蹲草丛看人家男生上厕所!”

    在黑夜中,聂然的眼底划过的一道冷光。

    他知道这个男兵,叫苏柏,听说上次跳伞的时候还说一些关于自己不怎么好听的言论。

    只是她对于别人的话向来懒得搭理。

    没想到今个儿会在这种情况下遇见。

    聂然神情冷漠地从里面走了出来,和他擦肩之际,平淡地陈述了一句,“也不知道谁变态,躲草丛里和人家女兵亲热。”

    “我……”

    苏柏话被一噎,还未来得及继续说完,就听到聂然继续在此说道:“还有,是我先来这个地方的,而且这里也不是给你用来上厕所的。”

    被这样几次三番地怼回去,苏柏本来就有些不乐意,结果一听到她早就在这里,那也就意味着刚才他和别人热吻的时候……

    那种被偷窥的感觉袭来,让他有些怒了,“你先在这个地方?既然你早就在这里了,那为什么不出声?躲在里面偷听别人说话,很好玩吗?还是你有什么不能明说的癖?”

    对一个女孩子说这种话,显然是一件及其不绅士的事情。

    更何况还是聂然这种不怎么好惹的,顿时就看到她讥讽地一笑,“因为给你脸啊,但没想到你这么不要脸。”

    当即,苏柏的脸色骤然一变,气得怒不可遏,指着她的鼻子,就想怒骂。

    然而才张嘴,站在对面的聂然就转身离开了训练场。

    只留下苏柏一个人站在原地气得抓狂不已,却又无可奈何。

    有了这次的前车之鉴,他决定再也不再靠近训练场以及部队任何一个草丛,转而把目标设定在了楼梯口,这样上下都看的清楚,不可能再有什么被人偷窥的可能性。

    可最终的结局,也不知道到底是他点儿背,还是聂然点儿背。

    两个人又一次的鬼使神差的撞在了一起。

    聂然也是因为怕蹲草丛时被人浇一泡尿,于是转移了阵地,找了个外楼口的楼梯休息。

    于是,顺理成章的聂然又听到了苏柏的声音,以及一个女孩子温柔地几乎能滴出水的声音。

    聂然碍于上一次被人好心当成驴肝肺,所以这一次一听到他们两个人**的对话,便深吸了口气,起身,探出头对着下一层楼梯里的两个人出声道:“抱歉,能不能让我先走,你们再亲?”

    原本两张脸就要重叠的两个人听到头顶传来幽幽的声响,当即闪电式的分开。

    苏柏这时候还挺男人的,护着身后那个女兵,对着上面喊了一声,“谁在上面!”

    等一探出头,看到聂然那张熟悉的脸,顿时怒了起来,以至于连粗口都爆了出来,“靠!你他妈怎么又在这里!”

    足以可见苏柏有多么的不愿意她出现。

    “聂然?”而躲在苏柏身后的那个女兵看到苏柏这么生气,悄悄露出脑袋看了一眼,不禁错愕地低呼了一声。

    对此,楼梯上的聂然缓缓走了下来,凉凉地道:“这话应该我问你吧,怎么哪儿都有你,拜托你泡妞能不能出去泡,部队就那么点地方,上一次……”

    在暮色下,她眼角的余光无意间瞄到苏柏身后的女兵,顿时微微愣了下。

    哟呵,换人了?这可不是上一次那个女兵啊。

    聂然不免扬了扬眉梢,用一种意味深长地眼神看了他一眼。

    苏柏心里头“咯噔”了一下,神情变得有些紧张了起来,像是很不耐烦地道:“行了行了,你赶紧走吧!别在这儿废话了!”

    可脸上是不耐,心里却格外的虚。

    他很怕聂然会在这个时候把上一次的事情爆出来,那样的话他脚踏两只船的事情就彻底暴露出来了。

    不过聂然可没那么无聊,遇人不淑识人不清是这女的自己的事情,和她可没有半毛线关系。

    她可不是居委会大妈,也不是她闺蜜,完全没必要这么多管闲事的去和她探讨什么叫渣男。

    聂然最后斜睨了一眼苏柏那强装镇定的样子,然后就离开了楼梯。

    等到她一离开,苏柏那颗提到嗓子眼的心马上落回了肚子里。

    刚才聂然那一眼似笑非笑的神情,吓得他以为她真的要把事情说出来呢。

    还好还好,这女的算她识相。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