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084 痛苦的惩罚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难道她是真的惹营长不高兴了?

    原本只是猜测的李望变得更加好奇了起来,“所以你到底什么事惹营长不高兴了?”

    “……”

    聂然真的有些佩服他的八卦之心。

    索性闭着眼睛就没有再开口搭理他。

    李望不死心,还想继续开口的时候,就听到身边驾驶座上的冯志冷而简练地说了一句,“到了。”

    然后就被打断了。

    聂然和李望朝着车外一看,才发现原来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到达9区了。

    但被就这么打断的李望显得有些无奈了,他抗议地嘟囔道:“冯志,你真是一点眼力价都没有。”

    只是冯志却一点反应都不给他,而是直接下了车。

    李望和聂然随后也下了车。

    一路上李望还不死心的想要问,可惜聂然就是不回答他。

    三个人一路朝着关禁闭的小黑屋走去。

    在进入了那栋楼层时,很明显的感觉到房子里徒然降低了好度,走在走廊上只听到他们三个人的脚步声。

    聂然被他们带到走廊最尽头的一间房间门口。

    冯志打开了房门,对她说了一声,“进去吧。”

    聂然望着里面漆黑一片的环境,并没有犹豫,神色如常地走了进去。

    人才刚进去,门随后就被冯志很快给关上了。

    紧接着铁门上的那扇小铁窗给打开了,冯志的脸再次出现了她的面前,“这三天你就待在这里,自己好自为之,三天后我们会过来接你。”

    “嗯,我知道了。”

    聂然刚应答完,就看到李望的脸凑了过来,对他说道:“虽然不知道你到底干什么事情,但我有预感,一定是又是什么让人跌破眼镜的事情,这才惹营长不高兴,所以你就好好在这里面好好的反思,以后别再惹营长不高兴了。”

    在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李望的语气里没有刚才的玩笑,而是带着一丝劝诫。

    “嗯。”聂然淡淡地从鼻音里发出了一个音节。

    既然话已至此,他们也不再多停留了,重新关上了铁窗,两个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远,直到走廊上彻底没了声响。

    在漆黑的屋子里,聂然摸黑前行。

    她将桌上那一小截的蜡烛点了起来,这才算是看清了这整个房间里的环境。

    一张木板床,一个木凳子和桌子,以及一个简单的蹲厕,再无其他。

    在这种闷热的天气下,要在这种地方待三天,真是折磨中的折磨。

    聂然无奈地轻叹了一声,最后吹灭了烛火,躺在那张木板床上睡了起来。

    三天的时间,说长不长,但说短也绝不短。

    她躺在床上睡了一天之后,就再也睡不着了。

    不流通的闷热,让她躺在那里就如同在桑拿一般,根本无法就这样入睡。

    每天她除了等门外的人给她送食来辨别时间,关于外界的其他她一无所知。

    在小黑屋里她每天做的事情就是发呆,睡觉,和进食。

    偶尔实在闲的无聊,就在里面做一会儿基础锻炼,只是在这种密闭的环境下,往往一动就是一身汗。

    就这样,她在那张木板床上静静地待了三天。

    直到第三天的晚上,走廊上响起了一阵脚步声,随后门锁碰撞的声响,最后门被打开了。

    李望原本以为在这种恶劣的情况下,聂然肯定即使不崩溃,也是一脸疲惫才对。

    可门被打开,外面的微弱的光线照了进来,就看到聂然一如三天前进入时的淡定模样躺在床上。

    那模样完全没有是在关小黑屋的自觉性,更像是在度假……

    李望这时候也真是不得不服气她。

    而此时此刻,躺在床上的聂然在看到门被打开时,侧头望了一眼门口的李望,很是冷静地问道:“时间到了?”

    她的模样完全不像是被折磨的样子,相反除了被闷热的环境折磨的浑身是汗之外,精神看上去还算不错。

    李望对她的表现不禁扬了扬眉,“是的,三天的时间已经到了,你可以从里面出来了。”

    这话一出,聂然才从床上爬了起来,她穿好了鞋子,从里面走了出来。

    走廊上的温度和小黑屋里闷热不透风的温度截然不同。

    那阴冷的凉风嗖嗖地就此向来袭来,让她一瞬间有些不怎么适应。

    “明天开始你在正常训练过后需要加餐,现在你回去好好休息睡一觉吧。”李望难得大发善心的放她回去。

    因为实在是接下来的惩罚训练太辛苦。

    五公里再加上鸭子步,就只是这两个训练就够头痛了,更别提是在正常训练结束后的加餐。

    他光是想象就已经能想象到聂然接下来该是怎么样的黑暗日子。

    也不知道这丫头能不能熬下去。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