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章076 守株待兔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聂然从原路折返回了车站时,已经是凌晨的四点多了。

    夏季的天亮得很快,四点多的地平线上就看到太阳微微露出头,金色的光芒瞬间突破了夏夜最后一缕黑暗,将整个天空都照亮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是在边境线的缘故,她忽然觉得就这样静静地看着日初也是难得的一种享受。

    就这样,聂然独自一个人坐在空荡的车站里看了将近半个小时的日初,终于等到了前往境内的首班车到达了车站内。

    此时五点还未到,她一个人坐在车里面,大约等了四五分钟,终于有陆陆续续的乘客也上了车。

    时间一到,车子就启动,朝着境内开去。

    坐在最后面的聂然压低了帽檐,双手环胸地靠在椅子内稍作休息。

    从训练开始,她三个夜晚都没有睡过了,第一夜被丢过来,第二夜帮着村子躲过暴乱,第三夜更是经历了一场枪战,期间消耗了她大量体能,而且在这段时间里她除了喝了点水,在村子里吃了一个馒头之外,几乎什么都没有吃。

    她感觉有些累。

    当然,最累的还是心。

    因为等回去之后,她就要用仅剩的那一天半时间完成训练。

    只怕到时候就只能吃草和虫子来填饱肚子了。

    不过,谁让她自己私自跑出来呢,自己选得路,跪着也要走完啊。

    带着无比头痛和心累的状态,她就这样颠簸了几个小时如愿的平安回到车站。

    然而,等到她回到村子口的时候,发现更加心累和头痛的事情出现了。

    村子因为发生过暴乱而导致有些房子都坍塌了,需要重建和修复,而重建和修复的重任自然是落在了这些9区的人身上了。

    她作为同一区的老熟人,哪里敢就这么直接进去。

    以他们的能力,自己这个“外人”一进村,肯定所有人都会发现她的存在。

    就算运气好,进去没有发现,可是她进去是为了拿背包和迷彩服,这两样东西拿在手里,除非是眼瞎的,不然是个人都能发现她。

    站在村口的聂然看着里面那些士兵们在搭建修复着村子,后悔不已,早知道她当时就应该重新把东西拿出来,这样也不至于站在这里束手无策。

    也不知道他们待在这里的这段时间里,自己藏在地窖里的东西有没有被发现?

    会不会这些人就是专门在这里等着她的?

    带着这样的想法,聂然感觉自己已经成了那只兔了。

    无可奈何之下,她只能找了个阴凉地方等天黑,只有天黑才能行动,不然在这种天大亮的情况下,进去就是个死。

    因此,原本设定的一天半训练时间被活生生的浪费掉了半天。

    可那有怎么办呢,没有迷彩和背包,她穿着这么一身衣服过去,一切就不言而喻了,到时候也是个死。

    两者的死法,她觉得还是选择前者比较好,后者太过被动,前者或许还有一线的机会。

    于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她决定偷偷地从霍珩那些钱里抽了一一张面额最小的纸币,先是找了个地方喝了点水进了点食,然后找了个地方好好研究了一下地形,等到差不多天色渐深,然后再次前往村内。

    夜色下,村内早已安静了下来。

    聂然深怕会惊动里面忙碌了一天而休息的那群熟人们,便悄无声息的闪进了村子内。

    因为前一天晚上还在这里救过人,所以对于这里的路线她非常的清楚。

    她毫不犹豫地直接朝着那户人家走去。

    但在进入之前,聂然怕里面有人守株待兔,于是小心翼翼地在周围静静观察了一下,在确定里面的确没有人之后,她才往后退了几步,起跳、双手一撑,动作简单利落地从墙头翻了进去。

    小院里寂静无声,屋子里的光亮也早已熄灭了。

    聂然放缓了脚步,朝着地窖的方向走去,结果发现小院里好多地方都修补了,就连地窖的门锁因为被倒下的树砸坏,也换了一个新的。

    这样的发现让聂然不禁心头“咯噔”了一下。

    如果地窖的门锁被换了,那么里面肯定被人反找过了吧?

    那她的东西是不是也早就被发现了呢?

    聂然原本想要打开门锁的手就此缩了回来,她很怀疑这把锁上面会不会愤安置了什么机关,一旦开启,小屋内就会冲出一大批的人将她牢牢困住?

    于是,在谨慎小心的观察过后,确定没有任何的手脚,她才伸手准备将门锁打开。

    反正伸头一刀缩头一刀,迟疑也只是浪费时间而已。

    当她慢慢将门锁打开后,悄悄地探头往里面一看。

    结果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