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章686 打脸了!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叶珍在看到了他那可怖吓人的眼神后,顿时打一个激灵,下意识地往角落里缩了缩,有些颤抖地道:“我……我没有啊……”

    她从来没有进过部队里,在那天坐车进入的时候,那种沉闷肃然的气氛就已经压抑得她有些喘不过气。

    更别提关押在这里了。

    她每关在这里一天,她的心就被往下沉一分。

    尽管有了那个士兵的话,但是她还是害怕。

    在这个地方看着太阳升起落下,让她的心惴惴不安,这几天她从来没有闭上眼睛过。

    本就虚弱,还一直被这样担心受怕,脸色别提多惨白了。

    现在一看到聂诚胜那张阴冷的脸色,她就觉得背脊骨森然不已。

    “我真的没有……”

    她不断的强调着。

    然,聂诚胜却一步步地走到了她的面前,微微俯身凑到她的面前,“那么为什么我们两个会被关在这里?”

    “我……我是真的不知道啊,我该说的都说了。”叶珍看到他靠近,下意识地整个身体都蜷缩在角落里,心慌得就连身体都在微微地哆嗦着。

    聂诚胜看到她害怕的样子,又再一次地问道:“你确定?”

    “真的,我百分百确定!”叶珍忙不迭地点头。

    聂诚胜慢慢站直了身体,说道:“你最好不要骗我,否则到时候出了什么意外,我是不会救你的。”

    这句话让叶珍一慌,立刻去抓聂诚胜的手,“老聂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做其他以外的事情。”

    而后的事实证明,叶珍的确没有再做其他的事情。

    因为在两个星期之后,被带出去询问的第一个人,并不是叶珍,而是聂诚胜!

    并且在后来的一个星期里,聂诚胜被频繁带出,每次回来的脸色都非常的难看,甚至是铁青着一张脸。

    叶珍以为他是因为自己的事情,所以才这样,怕得缩在那里连呼吸都尽量控制着,更别提是和他解释了。

    她怕自己没有让他顺心,他会打自己。

    不过这种情况并没有维持多久,就几天而已。

    因为接下来……那扇门再也没有开启过。

    而他再也没有回来。

    叶珍看到聂诚胜没有回来,心里既松了口气,但同时更是害怕到了极点。

    她以为聂诚胜不管她了,所以拼了命的要求要见聂诚胜。

    可惜,门外的人根本不给她任何的回应。

    只有她叫累了,晕倒了,就会有士兵去报告,让军医过来给她看病,除此之外根本没有其他人。

    于是,她就这样一个人在那个房间里,日复一日。

    终于,在熬了将近半个月后,那扇门终于开启了。

    她以为自己终于要离开这个牢笼了。

    但事实却让她失望了。

    她被押进了审讯室,没有聂诚胜,她一个人坐在那里。

    然后,审讯室的门再次被打开了,这次进来的人也不是聂诚胜,而是严季广。

    自从那通电话之后,他们就再也没有联系过。

    而如今他们却在这种情况下面。

    严季广双手被铐着,坐在了她不远处,整个人看上去灰头土脸的很,脸上更是憔悴不堪。

    他看到叶珍出现在这里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反应,像是一幅任人宰割的模样。

    这让叶珍的心顿时一沉。

    很快,门又一次被打开,进来的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三个人,但是从他们衣服的肩章上看得出,他们的等级比聂诚胜要高很多。

    叶珍的手不由得紧了紧。

    整个审讯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意外,无非就是叶珍想为自己争取一点机会,将命令严季广的事情变成了让严季广特别照顾。

    特别照顾……

    有时候一个词语的改变,其意味也会变得不同。

    但让叶珍奇怪的是,严季广居然没有反驳,一句都没有反驳。

    仿佛是将一切都承担了下来。

    这让叶珍不仅没有松口气,反而心里更加担心了起来。

    她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而很快,她就知道哪里不对劲了。

    因为李宗勇将一段录音全部放了出来。

    里面有一个男声和一个女声。

    男的是严季广。

    而女的不是别人,正是……叶珍!

    “你随便找个任务之类的把她弄出去做。记住了,越是危险的越好!”

    “可是这样有违部队的规矩啊。”

    “怕什么,我既然敢让你这样做,自然是有把握的。你做的隐晦点,不会有人发现的。”

    “可是……”

    “别可是了,按照我说的做,到时候我和老聂讲,让你的位置再升上一升。”

    ……

    后面的话已经不需要在听下去了。

    因为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在反驳着她刚才的苦情戏,就好像是在打叶珍耳光。

    让叶珍的脸色骤然失了血色。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