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682 不能放人?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行了行了,怎么还哭个没完了,不是说不怪你了么。&.{lw}”聂诚胜看她眼眶里含着泪的样子,只能耐着性子哄着,给她擦了擦眼泪。

    其实聂诚胜做这种动作的时机并不多。

    完全是因为那次聂然去a市,而自己不相信,甚至还怒骂了叶珍一顿,他这才心里觉得有愧。

    而倒在聂诚胜怀里的叶珍这时候自然知道他是为了什么,否则她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对他坦白了。

    她靠在聂诚胜的怀里,嘴角轻轻地划过了一道浅浅地笑。

    许久过后,叶珍像还是有些不放心,“可是万一那边的人查到我,说我乱插手部队的事情……”

    对此,聂诚胜拍了拍她的肩膀,“这件事我到时候会去解释的,不会有问题的,再说了这件事都已经过去那么久了,她也没死,能把你怎么样。”

    现在在聂诚胜的心里,对于聂然的事情他已经完全选择了漠视和无视的态度。

    这个女儿敢如此的忤逆他,甚至还给聂家抹黑,还不如当初在任务里死了算了。

    他恨恨地想了一番,然后对叶珍叮嘱道:“行了,你好好休息吧,这些事你就不要胡思乱想了。”

    然而他的话音刚落,病房的门就被敲响了。

    “叩叩叩——”

    病房里的聂诚胜以为是医生进来了,便让叶珍躺好,接着才朝着门口喊了一声,“请进。”

    门,被打开。

    但是进来的并不是他们认为的医生,而是几个穿着军装的军人。

    “聂师长。”来人对着聂诚胜说了一句。

    聂诚胜看到他们这些人,不禁皱了皱眉,“你们是?”

    “聂师长你好,我们是奉了上面的命令,特意来请聂夫人跟我们走一趟。”那人站在门口,直接将目光对准了躺在病床上的叶珍,面无表情地冷声道。

    刚才叶珍都对聂诚胜“交代”了,现在这些人过来,聂诚胜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便很是平静地道:道:“我夫人身体不适,暂时没办法过去,有什么事情我等会儿会亲自给你们的上级打电话的,辛苦你们跑一趟了。”

    这话里摆明了就是下了逐客令。

    但门口的那几个人并不为所动,而是依旧道:“抱歉,上面命令我们,必须要让聂夫人跟我们走。”

    聂诚胜似乎对于他们这种拿着鸡毛当令箭的态度给惹恼了,皱着眉头,带着一缕不耐的口吻道:“可现在她身体不舒服,昨天刚用急救车送进来的,如果现在再坐车,出现问题,是不是你们担?”

    站在最前面的军人将目光落在了叶珍的身上,思索了片刻,最后对着身后的两个人叮嘱了一番,才转身退了出去,走到了走廊,直接一个电话打给了李宗勇。

    李宗勇一听,似有些惊讶,“生病?”

    “是的,聂师长说聂夫人昨天是被急救车送进来的。”

    李宗勇冷冷一笑,“那还真是够巧的!”

    “营长,那我们现在要怎么做?”那名正军人站在走廊上对着对话里的李宗勇问道。

    李宗勇想了想,沉吟了许久,最终才开口:“既然聂夫人身体不适,你们就给我在那里等着,一旦等到医生说可以出院了,就直接带过来。”

    “是!”

    “记住了,不要让她任何的外界接触。”

    “是!”

    李宗勇怕叶珍故意装病,拖延时间找救兵,就直接让那些人在病房门外盯着。

    那边的人得到了他的命令,便立刻应了下来,然后就此挂断电话。

    而这边的李宗勇将手机放回了口袋里,抬头,对着坐在对面的夏书记i继续道:“夏书记,这次的事情既然都已经查清楚了,聂然和冯英英的事情也并没有什么关系,那么是不是该把她给放了?”

    夏书记的辈分差了李宗勇一辈,但职位上并不比他低,尽管他非常敬重这位李营长,但是工作就是工作。

    绝对不能含糊。

    “聂然的确和冯英英的事情没有关系,但是这次我们抓她,是因为有人举报她和非法人员在一起。这件事,好像还没有清楚吧,李营长。”

    李宗勇皱了皱眉,他以为事情都牵扯到这种地步了,原本的初衷夏书记早就忘记了,却没想到他却记得那么清楚。

    “那听夏书记的意思,是不放人了?”

    他神情微沉,语气严肃,让夏书记心里实在是觉得奇怪。

    为什么他对聂然这个女兵这么的关注?

    虽说预备部队出这么个事情他作为营长是应该关注,但是显然现在他如此迫切的关注已经完全超过了一个上级对下级的关心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