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章659 误会?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当车子稳稳当当地停下来后,李宗勇就带着李骁下了车,直接朝着会客室而去。

    在那里,聂然会坐在那里等待着他们的到来。

    两个人一路走上了二楼最尽头的那一间房。

    铁门被打开,聂然穿的还是当初被带走的那一身训练服,不过好在放在桌面的双手并没有被铐上手铐,她就坐在那里。

    阴仄逼人的屋内四面空空,什么都没有,只有她身后那一扇铁窗透出几缕光线照在她身上,为她镀上了一层薄薄的光晕。

    李宗勇这时候开口道:“我把李骁带来了。”

    背对着聂然慢慢抬起头,看了一眼许久不见的李骁,然后对李宗勇说道:“营长,我有话单独要和李骁说,你回避一下吧。”

    李宗勇一愣,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离开了会客室。

    铁门被关上了。

    聂然扬了扬下巴,示意道:“坐啊。”

    李骁看到她几天不见脸色苍白的没有一点血色,脸更是瘦了很多。

    而且最重要的是,当她走到位置上坐了下来时,在耀眼的光线下发现聂然的两只袖子上全是暗红色的血迹。

    她顿时大惊,“你这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一点小小的擦伤而已。”聂然毫不在意地看了一眼袖子,漫不经心地道。

    擦伤?

    什么样的擦伤会让两只袖子上全是血?

    “你找我是不是担心……”

    李晓不敢浪费时间,她认为聂然之所以特意申请见自己一定是因为九猫的事情。

    她刚想和聂然保证九猫那边由她来盯着的时候,却忽然听到对面的聂然冷笑了一声,接着就道:“你很得意吧?”

    李骁一时没有反应过来,愣愣地问了一句,“什么?”

    聂然这时候自顾自地肯定一笑,“我觉得你应该很得意,得意终于打败了我,把我困在这个地方。”

    “你到底在说什么?”李骁渐渐地拧起了眉心,神情也变得有些严肃了起来。

    聂然随意地往椅子上一靠,脸上带着不屑和讥讽地笑,一字一句道:“你难道不得意吗?匿名举报……呵呵,你玩儿什么匿名举报啊,能知道我在新兵连里做任务,除了你还有谁啊?”

    李骁这个时候才明白过来,原来聂然是在怀疑自己,她当即道:“我没有……”

    “你什么没有,你没有什么?你想说你没举报?”聂然重新坐直了身体,甚至微微前倾,凑到她的面前,满是讽刺地指了指自己的眼睛,“你当我是瞎子吗?李骁。你那些把戏可以蒙蔽我一时,但蒙蔽不了我一世!不过,能蒙蔽我一时,你也很了不起了。”

    “你到底在说什么……”

    李骁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间态度转变成这样。

    这里并没有九猫,根本没有假装的必要,不是吗?

    可如果不是假装,那只能说……她的确是在怀疑自己!

    李骁看着眼前笑容中透着讽刺的聂然,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看不出来啊,堂堂尖子生跟我玩儿这招。不过想想也是,你当初为了查我,也不是没干过什么违纪的事情!说吧,我现在都成这样了,你就直说好了,我承受得起。”

    在面对聂然如此肯定的质疑和误会,李骁只能再次重复道:“我说了,我没有。”

    “李骁,你要是现在坦白,我还算敬佩你,但是玩儿耍赖,没意思。你知不知道那份资料上曝的是我在新兵连执行任务的事,你说除了你之外还有谁能知道我在新兵连就执行任务这件事?”

    聂然的这番话让李骁神情一凛,“你说,你这次是……”

    然而她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聂然突然提高了声音,怒喝了起来,“我知道了!是当初冯英英那件事让你不爽了,所以你现在连带着9区的事情一起连本带利整我是吧?”

    冯英英?

    怎么忽然之间又提冯英英干什么?

    李骁实在是没有跟上聂然的思路,只是皱着眉苍白无力地回答:“我没有,我怎么可能会整你呢?”

    这太可笑了,冯英英的事情早就已经结束了。

    她人都死了那么久了,而且后来她们之间又经过了那么多事情,她怎么可能还会和聂然计较这个。

    但此时的聂然似乎是认定了她一般,霍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越过桌子,情绪激动地直接一把抓着了李骁的衣领,质问道:“你没有?你还敢说没有?我告诉你,你别再给我装无辜了,这件事根本就是你一手策划的!其实你现在在心里早就开心死了吧,终于把我弄进来了,这是你多少年的梦想了,是不是,是不是!”

    随着她越发激动的情绪下,李骁只能被迫挣扎着。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