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635 是她害了他!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正当聂然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时,就听到坐在对面的那个男人敲了敲桌子,开口说道:“现在有人匿名举报你,和一身份背景有问题的男子有亲密的交往,你还有什么可说的。”

    被打断了的聂然立刻回过神来,她坐在那里,淡淡地道:“不过就是一张我和他坐在一辆车上的照片,有什么好坦白的,又不是和他在车里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那你们说我,我也就认了。怎么,现在同坐一辆车也犯法?”

    “同坐一辆车不犯法,但是你和这霍氏二少同坐一辆车就很有问题!”那人看聂然在看到这些照片后,反而态度开始逐渐变化了起来,心里有些惊讶。

    刚才明明都好好的,怎么这会儿看到这些照片后,良好的态度却突然转变了呢?

    这到底是为什么?

    “那么你们现在到底想说什么呢?”

    聂然坐在那里,神情完全没有了刚才的诚恳,反而看上去一副悠然自得模样。

    但那也只是看上去而已,实际上,她心里早就已经紧绷起来了,甚至手心都湿濡一片了。

    她在看到这张照片之前一直以为是关于古琳那件事,所以她是做好了坦白的打算,坐在这里等待着宣判的。

    但最后没想到是自己去见霍珩这件事给暴露出来了。

    对面的人看她靠在椅背上,一派闲适的样子,用力地又拍了下桌子,“霍氏二少霍珩的背景身份有很大的问题,你难道不知道吗?!”

    她如果说知道,那摆明了就是明知故犯,罪加一等,到时候他们就有理由怀疑自己和非法人员往来,从而被认定是奸细。

    可如果说不知道的话……

    那就有点纠结了,因为她也不知道那群人到底是只有这一张照片呢,还是掌握着其他的证据。

    如果这样说了,万一他们有其他的证据,她这样说,就会被他们认为自己说谎,到时候也同样完蛋。

    为此,在不能直面回答的情况下,她反问了一句,“所以你现在说了那么多,到底想要怀疑我什么呢?”

    那人站在那里,双手撑着桌沿,俯下身目光笔直地看着她,一字一句道:“我们现在认定你和非法人员有亲密往来,从而有危害部队的嫌疑。”

    聂然没有听到自己想要听的有力信息,就只能挑刺道:“认定?你凭什么说认定两个字?你有什么证据能直接证明吗?”

    “就凭这些照片作为证据!难道这些照片还不能说明问题吗?!”站在那里的那个男人也丝毫没有退让,看到聂然在面对那些证据时的短暂沉默后,顿时得意了起来,“怎么样,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你都跳过怀疑,直接认定我了,我还有什么话可以说。”

    聂然靠坐在椅子上,尽量让自己的身体保持最开始的状态,避免出现紧张不安的那些小动作。

    因为通过待在这里两个小时的时间,她发现屋内一共有两个隐形摄像机一直拍着自己。

    所以她坐在那里,谨慎的注意着自己的小动作。

    而站在那的男人看到聂然那副无谓的态度顿时怒了起来,“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看来还真是个难搞的主啊!

    刚才进来的时候看她那么乖巧的样子还以为很好搞定,结果才刚审,她的本性就开始暴露出来了。

    从刚才的谈话中,他发现这女兵不仅是难搞,而且还特别的聪明。

    说了那么多,可以说从头到尾都在带着他们兜圈子,一句正面的回答都没有。

    自己问她一句,她就反问自己一句,说的话都是模棱两可的。

    “好,既然你不愿意说,那你就在这里好好待着吧!等到你愿意说的时候,咱们再继续!”说完,那人拿着自己的东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那间房间。

    “砰——”门,再次被关上。

    聂然又一次的一个人留在了这间房子里。

    不过聂然要的就是他们离开。

    这件事的突然出现让她实在是有些措手不及,她一直以为的是古琳那件事,现在突然变成霍珩的事情,让她一时间大脑有些混乱了起来。

    要知道霍珩这件事牵扯太大了,她稍不留神到时候把不该泄露的泄露出去,那么对他都是一种危险。

    她突然后悔,为什么自己要抱着被暴露的危险还要去见霍珩,以至于害得他被自己拖累。

    聂然感觉十分的对不起霍珩。

    难不成真的要让他十年心血付之东流?

    聂然低垂着头,将脸上所有的情绪都挡住了,防止被那两个摄像头所拍摄到。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