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565 被罢免?虚假消息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回到房间里,她先休息了片刻,然后拿着干净的衣服先去浴室洗了个热腾腾的热水澡。

    这七天风餐露宿,没得吃没得喝,就连衣服都被丢在那里做标记,冻得她苦不堪言,这会儿能洗个热水澡,实在是一个享受。

    感觉四肢百骸都舒展了开来。

    在浴室里冲了一会儿以后,聂然才穿好了衣服,擦着湿漉漉的头发回到了宿舍里。

    喝了两杯热水,把衣服给洗干净晾好以后,随意的擦了几把头发,也没等头发全干,她就倒在床上睡了起来。

    整整一个晚上,九猫他们都没有回来,她就一个人睡在房间里,很是舒服地一觉睡到大天亮,然后起床打算收拾完就去食堂报道吃早餐。

    她昨晚上喝了两杯热水充饥,这会儿上了两个厕所,早就饿得饥肠辘辘了。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出门,宿舍的门就被打开了。

    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一夜未归的九猫。

    只见她脸上有黑烟被熏得迹象,头发散乱,看上去远比自己回来时还要狼狈。

    九猫进来时一看到聂然刚起床的样子,不禁皱眉,“你怎么回来了?谁送你回来的?”

    当时他们上山就是为了搜救聂然,怎么这会儿她却平安无事地出现在这里?

    聂然将被子折叠好,说道:“当然是坐教官的车子回来的。”

    她说的模棱两可,九猫就自动认为是教官找到了她,把她救了下来。

    因为昨晚下半夜的时候,季教官他们就发了消息,让搜救人员全部集中去重灾区扑火。

    想来,大概就是那个时候被教官给救出来的。

    九猫随即也不再问些什么了,就去拿了换洗衣服去洗个澡。

    聂然也下了楼,前往食堂去吃饭。

    在进食堂的时候,碰巧也遇到了六班那群人。

    何佳玉眼尖,一眼就看到了聂然,很是惊讶地一声低呼,“然姐,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失联了吗?”

    “你怎么样,有没有问题?”身后的杨树听到何佳玉的呼声,急忙上前,神情很是紧张地看着她。

    而同样想要上前的严怀宇在想要上前时,结果发现手边腾不出手,只能站在了原地,望着聂然。

    聂然看他才跨出的半步又给缩了回去,不禁将目光落在了他的手边,结果就看到何佳玉被两边的人搀扶着,脚上打着绷带,随口说了一句我没事后,就指了指何佳玉的脚问道:“反倒是你,你这是怎么回事?”

    施倩及时地出声回答道:“她去山上的时候被烧焦的树干砸到,严怀宇救了她。”

    聂然似是了然地在他们两个人之间打量了一会儿,摩挲着下巴道:“哟,算上这次的话,严怀宇救了何佳玉两次了吧,有句话不是说救命之恩该怎么来着?”

    “不言谢?”何佳玉愣愣地回答。

    反倒是身边的施倩笑骂了一句,“笨!”

    笨?

    何佳玉有些傻乎乎地看着施倩,她哪儿笨了。

    大恩不言谢这句话没毛病啊。

    看着这傻姑娘呆呆的样子,施倩很是无语地戳了戳她的脑袋,“当然是以身相许啊!”

    腾的一下,何佳玉的脸瞬间通红。

    “然姐,你……你别胡说……”

    她说的支支吾吾,聂然看了禁不住轻笑了起来,但随后她就发觉另外一个当事人似乎没有了当初调侃时那么大的反应了。

    这让聂然不禁挑了挑眉。

    其实,何佳玉那些心思她一直都知道的,至于严怀宇……她也知道,只不过她已经有霍珩了。

    当然了,就算没有霍珩,她也不会喜欢严怀宇这种类型的人。

    她好歹两世为人,基本上什么都经历过了,她所需要的是一个能和她一起喝一杯茶共看花落的人,而严怀宇所需要的更应该是和他性子相差不多的、能够和他一起共同成长、并且一起拥有洋溢活力青春的人生。

    所以,他们之间并不合适。

    反倒是何佳玉挺适合他,性子简单、活泼、也很直爽。

    两个人在一起更为轻松一些。

    只可惜当时神女有心,但襄王无梦。

    现如今,这“襄王”似乎是有些萌动的意头了。

    这倒是好事啊。

    正当聂然在心里感慨时,古琳却在这个时候走了过来,满脸都是关切的神情,“聂然,你好端端的怎么会在山里呢?那一场火灾,我们大家都吓死了。”

    聂然笑着回答:“我被季教官扔去那边野外生存了而已。”

    “野外生存?我们怎么不知道?”

    何佳玉这么一说,众人也立刻皱了眉头,神情严肃了起来。

    “是啊,我们都没去,怎么就你一个人去了?”施倩也很是惊愕地问。

    “你们在海岛上不是集训过了么,我没集训,所以季正虎要我补回来。”聂然简单地说了一句,就招呼他们进食堂吃早餐。

    那群人简单的拿了一碗粥和几个馒头,找个位置坐了下来,接着又继续责怪道:“这季教官也真是的……还好咱们然姐福大命大,从那山里逃出来,不然的话季教官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你们是在说季教官吗?”突然,不知从哪里钻出来的孙皓坐在了他们身边,很是八卦地低声道:“我告诉你们啊,季教官这回我估计是被营长训了,说不定罢了都有可能。”

    众人瞬间竖起了耳朵,问:“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我回来的时候亲眼看到安教官也回来了。”孙皓一副很认真的模样回答道:“我估计啊,是来顶替季教官的。”

    在旁边吃着馒头的聂然一边听,一边按捺住嘴角的笑。

    她终于明白,什么叫做传说中的虚假消息!

    ------题外话------

    四更结束,晚安~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