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510 跳车?真不要命!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夜,寒凉如冰。

    公交车已经成功逃离出了包围圈,朝着前方急速而去。

    坐在那里后面的男人看着窗外不停掠过的风景,不禁勾唇笑了起来,“你不会还想去警察局吧?”

    然而他的话才刚说完,就看到车门突然被打开了,原本还坐在驾驶室里的聂然紧接着一个扑身,顺势还揪着那名可怜的司机大叔,一同就这样从车里跳了出去。

    那男人原本还带着笑意的脸顿时一变,马上撑起了身子朝外面看去。

    只是,她的速度很快,显然是早有准备的样子。

    一个黑影匆匆从视线里掠过,就这样消失在了黑夜里。

    那些人站在原地愣神了将近两三秒的时间之后,才猛地回过神,那女孩子……那女孩子居然就这样逃了?

    天,是疯了吗?

    车子那么快,她这么跳下去,不死也该残了吧?

    那人马上对自家老大问道:“老大,那臭丫头跳下去了!我们要不要停车去抓她?”

    此时,那个男人错愕惊讶的复杂神情已经收敛了起来,捂着自己的伤处,尽管受伤虚弱却依旧语气沉沉地道:“你现在应该想的难道不应该是,她逃了,没人开车了,我们该怎么办。”

    经过他的一句话提醒,那男人的注意力当下转向了那个已经空了的驾驶座。

    随即心头大骇不已地快步跑到了驾驶座上,控制住了方向盘,然后就问道:“老大,要不要停车,或者调转车头去抓她。”

    那个男人深吸了口气,眉心小小地蹙了蹙,才开口说:“不用,直接走。”

    坐在驾驶座上的那名手下听了,怔了一下。

    但随即觉得自己问的的确多余了。

    自家老大的伤势哪里还有时间去追一个小丫头片子。

    “是!”他应了一声之后,很快就启动了车子,朝着前面行驶而去。

    坐在车里的那个男人望着车窗外,那张沉默严肃的脸庞在单薄清冷的路灯下缓缓地勾起了一个别样趣味的笑容,随后就听到他垂敛着眸,低声的呢喃:“原来是抱着个心思,真是小看你了。”

    他就觉得奇怪,都已经成功击中目标了,她又何必亲自去开车。

    刚开始他以为这丫头是想回警局。

    毕竟没有了警察局,他可是能随时违约,把她扣下来的。

    但谁料到,她居然趁着开车的时候直接扑身跳下车,甚至还带着那名无辜的司机。

    看来还是个有善心的丫头。

    一想到刚才他们所走的方向,路边是一片野草丛生的地方,如果直接掉下去,以她的能力应该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希望下次还能见面,小丫头……”

    在轰鸣的车子引擎声中,那个男人带着笑意的低喃的声音很快就被淹没了。

    “老大,我们的人说直升机已经到了。”坐在驾驶室里的男人这时候透过后视镜,望着自家的老大。

    那个男人顿时敛起了神色,淡淡地嗯了一声。

    车子就这样一路朝着前方加速疾驰。

    而此时,从车内成功逃出的聂然在看到那辆公交车并没有停下,而是扬长而去之后,才从草丛里冒出了头。

    那个男人估算的没错,这一片草丛她是看准跳下去的,再加上跳的时候顺势滚进草丛,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倒是那个司机大叔因为没有心理准备,而是直接扑进了草丛里,双手一撑,手掌都被树枝给擦破了皮,但至少命还留着。

    为此,那位司机大叔在看到自己活着从那个公交车逃出来的时候,立刻不停地对聂然鞠躬致谢,嘴里也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堆聂然听不懂的话。

    不过似乎那个大叔看出聂然不是这个国家的人,于是连忙用蹩脚的外语说了几个谢谢。

    聂然点了点头,算是应了下来,但随即而来的就是一个手刀,趁着那名司机大叔不注意的时候从脖颈处砍了下去。

    于是那名刚劫后余生的司机大叔脸上感激的神情都还没有收起,就直接晕倒在了地上。

    实际上聂然也不想这样对他的,只不过怕他马上报警,到时候那个男人被抓了,把自己供出来,那就不好了。

    虽说她的脸不一样了,但是小心谨慎点总是好的。

    将他藏在草丛里,确定没有什么太大问题之后,她便匆匆快步离开了那里。

    距离约定的时间早已过了三分钟,现在她必须要马上找辆车子回到那个公交站才可以。

    只是刚才一开始开车的并不是她,尽管她有想办法折返回原路,可是郊区的路基本上都长得差不多,周围十分的空旷,一点标志性建筑都没有,完全要靠她自己的方向感和记忆力。

    兜兜转转了许久,她终于找到了位置,并且快步朝着那条路走去。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