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困兽(1号的番外)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一

    沉寂的夜幕下,海风轻拂,整个海岛看上去安宁而又祥和。

    但很快,一种沉重的闷声响起,破坏了这一海岛的宁静气氛。

    “砰——”

    “逃啊,我让你逃!让你再逃!”

    只见那男人恶声恶气的声音响起之后,脚开始一次又一次的踹向地面上一个黑色的东西。

    “说话啊?还逃不逃?还逃不逃了?快说话啊!”

    “唔!”一个细微的声音从地上响起。

    原来地上那个被踹得并不是什么袋子,而是一个人!

    严格来说是一个女孩子!

    只见她满脸血污的倒在那里,神情倔傲地望着前面的某一处,并且又开始艰难的朝着前面爬去。

    那男人看见她又动了一下朝前面爬去时,当下更为暴怒了起来,脸上浮现起了狰狞的冷笑,“嘿!这丫头居然还要往前爬?!他妈的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我让你逃!让你再逃个试试!”

    说着就又要作势上前去踹打,但还不等他动手,就被旁边另外一个穿着训练服的长官给及时拦了下来。

    “你干什么?不会是想替她求情吧?!”那暴怒中的男人质问道。

    那名穿着训练服的长官居高临下地看着地上那个已经爬不起来的人,嘴角挑起了一抹阴冷地笑,“她不是千方百计想逃么,甚至为了逃,不惜这样爬。”他缓缓蹲下身,盯看着眼前的那个女孩子,轻而缓地道:“那就让她多爬会儿吧。”

    那个暴怒中的男人一听,顿时笑了起来,“没错!你不是想爬么,好啊!我就让你爬,我让你好好爬!”

    说着,他就又踹了地上的人一脚。

    “来吧!给我爬!你要是能今天晚上爬出去,我就亲自送你出去!”

    地上的人在听到了出去两个字以后,似乎有了不小的反应。

    只看到她努力地撑起自己,想要往前爬去。

    可在经历了刚才那个男人疯狂的拳打脚踢之后,此时的她遍体鳞伤,根本就已经无力再爬起来了。

    无奈之下,她只能咬着牙,用手一点点的拖着整个身子往前挪。

    她的速度很慢,几乎是龟速一般。

    可她还是依旧朝着前面爬去。

    一干长官就站在那里看着她。

    随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她就坚持慢慢地朝着前面蹭。

    终于,那只手可以触碰到门口了。

    就在她眼底迸发出一抹光亮时,身后突然有一道重力将她猝不及防地又拖了回去。

    聂然下意识地想要扣住地面,不被拖走,可那些男人的力道她一个女孩子怎么及得过。

    那轻轻一拽,她直接就又被拖回了原点。

    她扣住地面的十个指甲也因此被全部断裂,翻了起来。

    “来!继续爬!”头顶上那名教官继续对她呵道。

    趴在地上的女孩儿看着大门口,面色坚韧地硬是再次伸出手,不顾十只手指头的疼痛继续朝着前面又一次地爬了起来。

    她的速度很缓慢,既要忍受着身上的疼痛,还要忍受着手指每一次爬行时所需力道压制的钻心痛楚。

    在场那群长官们看着她一次次的朝着前面爬去,眼底的兴趣愈发浓郁了起来。

    每个人都跃跃上前拖上一把。

    其目的就是想看着她失望到绝望地样子。

    然而,一次,又一次。

    趴在地上的女孩儿因体力不支,最终还是停了下来。

    只见她额头上满是汗水和凝结的污血。

    刚打骂踹踢的那个男人看到她停下后,不怀好意地笑道:“嘿嘿,来啊,继续!距离天亮可就只有两个小时了!”

    两个小时……

    地上的人听到了这几个字后,又一次开始伸出了手。

    离开……要离开……

    她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离开。

    即使可能性很小,她也要试一试!

    一次,两次,三次……

    每次刚要触及到门槛,就被身后的那群人毫不留情地给拖了回来。

    希望、失望,一次次的来回。

    终于,地上的那个女孩儿被折腾的不行了,毫无力气地躺在那里时,那名长官笑着半蹲在了地上,对她说道:“真可惜,时间已经到了,你没机会了。”

    说完,他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随后身边的几名长官也立刻跟着笑了起来。

    哄笑声中,那女孩儿的神情却依旧倔傲。

    看着那仅仅只差一个手臂的距离,她不甘心,真的很不甘心!

    她的目光紧紧盯着那门口,是那么的灼热和坚定。

    二

    好热……好渴……

    水……

    好想喝水……

    此时,那个被拖回来的女孩子正被扣在了基地的一处高塔上,整个人被吊离地面。

    手腕早已被勒出了两道深深的血痕,只能依靠脚尖踩在塔的一段横截面上,才能让手腕稍稍减少一些摩擦。

    炙热的光线和带着热气的海风迎面吹过来,让她犹如身在蒸笼里。

    一眼望过去,只看到眼前是因为高温而产生出一片片热浪。

    饥饿、口渴、疼痛。

    身体和心理上的双重折磨,让她几乎耗尽一切。

    她就这样被吊在那里,看着日初和日落。

    在连续被吊了三天之后,一阵脚步声打破了这里的死寂。

    “你这样每次逃每次又被抓回来,然后受这样大的折磨,有必要吗?1号。”一个男人的声音从她身后响起,“不如和我一起干。以你和我的能力要想控制这整个海岛根本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被吊在那里的女孩儿在听到1号两个字的时候,眼皮微动,然后缓缓睁开了眼睛。

    就看到,那个穿着和她一样训练服的男孩子,却长着比女孩子还要精致的脸庞。

    只是眼底却带着一缕阴霾和算计。

    她抬头,嘴角早已干裂出一道道的血痕,她轻轻一扯,血就这样渗了出来,“6号,你的目标太过雄心壮志,我可不敢随意加入,从而毁了你的计划……”

    6号双手插在口袋上,余晖洒在他的身上,泛着一层淡淡的光晕,“那你就这样被你的好长官一次次的抓回来,再一次次的惩罚?”

    被绑在那里的1号却依旧勾着轻笑,吃力地回答道:“你怎么知道他不是在保我呢?”

    “保你?”6号顿时嗤笑了一声,上下打量着她那副狼狈的样子,问道:“你确定他不是在杀你?”

    这时,1号的眉眼渐冷下了下来,“那是我的事情,和你无关。”

    没有合作成功的6号听到她如此果断地拒绝,最终眼底的阴霾更加重了几分,“你会后悔的。”

    说着,就转身离开。

    三

    夕阳的最后一缕光彻底消失在了厚重的云层之中。

    夜幕之下,海风逐渐变冷了起来,那微咸湿冷的风吹在皮肤上,比起白天倒是舒爽了不少,可对于1号现在这种又渴又饿的人来说,昼夜的温差令她备受折磨。

    “怎么样,在这里被阳光烤被海风吹的滋味如何?”突然,一道声音又响了起来。

    被吊在那里的1号听到了这个熟悉的声音,嘴角不禁轻勾了起来,“你要试试吗?长官。”

    随后便抬起头来。

    她唇畔带着笑,即使在这种狼狈的情况下,却还是神色淡然的很。

    站在她对面的那名长官看到她这幅模样,不禁眼底闪过一抹小小的讶异。

    在如此连番打击失望之下,又在这种地方待了这么久,居然还如此淡定,连一句求饶都没有。

    这心性倒的确是不错。

    只可惜……是个不安分的主!

    随后,他冷笑了一声,道:“你说你要是乖一点,那多好。你的能力并不差,可以说是这里最好的,若是安分点,也不用受这些苦。”

    被吊离地面的1号眼中流露出一丝讥讽,“长官,如果你是来说服我的,那大可不必浪费口舌了。”

    那名长官听了,冷哼了一声道:“听你这话的意思,是屡教不改了?!”

    1号都不用开口说,只是用沉默地笑容就足以表达一切了。

    这让站在对面的长官脸上立刻就扭曲了起来,“我警告你,这是最后一次!我的耐心是有限的!哪怕你是最好的,组织上再看中你,但过了这条底线,我照样会想办法杀了你!”

    只是,他的话音刚落,“砰——”地一声,基地里响起了一道枪声。

    四

    夜,已深。

    基地里原本应该一片寂静。

    现如今却被这一声刺耳的枪声给打破了。

    “谁开枪!”那名长官一听到枪声,猛地转过身朝着高塔下望去。

    可就在他转身的那一瞬间,原本处于高塔上的1号此时竟乘那人不注意之际,扑身上前,用手中的铁索直接勒住了他的脖子。

    原来早在开始,她就早已解开了这手中的铁索。

    而这一切不过是在寻找一个机会罢了。

    “你!”那人在措不及防之下,双手下意识地去抓脖子上的铁索。

    可这回1号是起了杀心,几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那被勒着的长官怒目而瞪着,脸上更是面色通红,一根根青筋暴起。

    “我忘了告诉你,我的耐心也是有限的。”此时,1号的声音幽幽地从他耳边响起。

    她向来睚眦必报,这人敢一次次的玩弄她,那就应该要做好死的代价!

    “你……”

    那人瞪圆了眼睛,震怒而又惊恐地看着她。

    1号嘴角含着笑,眼底却越发的冷凝了起来,对他轻轻地道:“真可惜,你也没机会了。再见,我的好长官。”

    在那一刹那之际,就听到“喀”的一声,清脆的骨骼断裂的声响。

    那个原本还在挣扎的男人,顿时从1号手上滑落了下去。

    1号立刻拔出了他腰间的枪支,以及身上的其它装备。

    因为如果她没猜错的话,6号这是行动了!

    这对她来说是个逃离这个地方的好机会。

    1号把装备全部带在了身上,然后很是快速地朝下面走去。

    越到楼下,就听到越多纷乱的枪声和呼救声在基地内不断的响起。

    她躲在暗处,看着那群长官们开始用武力镇压,而6号带着的人也开始反击了起来。

    两方交战,就看到子弹带着燃烧的花火来回的扫射。

    1号一心只想着出去,对于这样的战斗根本没有任何的兴趣。

    可这不代表危险不会降临在她的身边。

    她所处的走廊上战火一片。

    在黑暗中,根本分不清敌我,更何况她也没有所谓的“我”。

    她只是孤身一人而已。

    子弹在她耳边、身边不断擦拭而过。

    无处躲藏的她无奈之下,只能选择回击。

    一把枪,三盒子弹夹,她就靠着这些仅有的武器装备最终杀出了一条血路。

    已经耗尽所有力气的她以为一切都该结束的时候,倏然间“砰——”一声枪响在走廊上响起。

    1号只觉得自己心口一疼,接着就这样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而地上渐渐蜿蜒出了几条血迹。

    “踏踏踏——”

    黑暗中,清冷而阴森的狭长走廊上回响着阵阵脚步声,幽暗的通道尽头里一抹黑影走了出来,他看着地上被打穿胸口的1号,擦拭着手里的枪支,嘴角微微勾起。

    “1号,我说过你会后悔的,这一切可怪不得我。”

    随即低而阴冷的笑声从走廊里幽幽响起,脚步声越走越远,而躺在地上的1号最后一缕意识也彻底消散在了风中。

    她,最终还是没有活着走出这个地狱……

    ------题外话------

    这是1号的番外,没有在专访看到的,可以在这里看~!希望大家喜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