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387 好久不见?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她的话让在场的另外几个人有些不屑了起来。

    特别是刘队,再被吃瘪后听到她说这种话,顿时嘁了一声。

    没有想法,还敢说什么不同意。

    这不是胡闹么!

    坐在首位的李宗勇脸上的神情也有些失落了起来。

    “给我一些时间,让我想想。”聂然对他说道。

    “一些时间是多少时间?一天,两天,还是一个星期,两个星期?你要是想不到,那岂不是一直暂停下去了?”刘队第一个就不同意地道。

    这时,聂然眼眸不禁微微眯了起来,眼底带着些许的危险和不悦。

    李宗勇眼看着又一场硝烟正要打响,连忙打断地道:“我给你三天时间,如果你不能想出更好的办法,那么就强行登岛,你觉得如何?”

    聂然想了想,最后还是点了点头,“可以。”

    会议到这里基本都谈妥,没有了什么可说的,便只能散会。

    李宗勇和新来的于队有其他的事情要商讨,很快的离开了会议室。

    刘队开完会也打算去整队,便跟着一起离开了。

    唯独聂诚胜没有离开。

    他等着那几个人一离开会议室后,立刻对着正要离开的聂然冷怒地喊了一句,“聂然!”

    聂然停下了脚步,转过头望向聂诚胜,语气平淡地问道:“有事吗?聂师长。”

    聂诚胜大步走了过来,站定在了她的面前,脸上阴沉得能滴出水,“你刚才也太没有规矩了!”

    聂然故作不解地皱了皱眉头,“我做什么没有规矩的事了?”

    “刚才那种情况下,有你说话的份吗!延误了军情,你担当的起吗?”聂诚胜愤怒地低呵了一声。

    聂诚胜至今还单纯的以为聂然并不知道自己被扣为人质这件事。

    只是觉得聂然这样在会议上当众反驳自己很没有面子。

    再加上聂然这样口出狂言说不干就不干,一点团队意识都没有,这让第一次看到的聂诚胜很是不高兴。

    她的女儿在部队有如此行径,以后万一被人说是自己没教好,那怎么办!

    他作为一个师的师长还如何去管理手下的士兵。

    更重要的,她居然敢反驳上级的命令,并且还大言不惭的考虑考虑。

    她能考虑什么!

    她只是一个小兵!

    小兵是没有资格说其他的,只能服从!

    聂然看到他沉着一张脸,面色严肃样子,不禁轻笑了一声,“那当时你们也可以拒绝我的提议啊。你既答应了我,随后又在这里质问我,聂师长不觉得太过多此一举吗?”

    聂师长?

    聂诚胜看到自己的女儿用一种从未有过的态度和自己说话,顿时大怒。

    “聂然!你就是用这种态度对自己的父亲说话的吗?”

    除了自己伤过她那两次,以前在家里的时候,她向来是很听话的。

    从来对他有任何的顶嘴。

    怎么现在会有如此大的反抗?!

    面对他震怒的神情,聂然却轻描淡写地丢了一句话,“在部队里只有师长和小兵,没有父女,这不是你说的吗?”

    这一记回马枪杀得聂诚胜当成被噎得肺疼不已,“你!”

    聂然嘴角冷冷勾起,“聂师长如果觉得我的态度有问题,可以去找营长,到时候营长自会来处罚我。”

    说完,她便转身离开了会议室。

    只留下了聂诚胜一个人在会议室里,拳头紧握,脸上满是发作不出的怒容。

    而已经走出去的聂然才刚出船舱,就看到甲板上一片死寂。

    9区的十四名士兵依然笔直地站在那里。

    至于其他几个部队的士兵依旧都站在那里看着他们,连话都不敢多说什么。

    甲板上一时间只听到海风吹过的呼啸声。

    此时的聂然正面对着那群9区的士兵。

    这是她如此直观的去看那些军人。

    在预备部队,她也看到过那些士兵们战整齐划一地站在那里,但那种感觉绝对没有9区的人来得……沉重!

    对,就是沉重!

    即使旁边那些海军陆战队的士兵也已经很是优秀了,但是和他们这群一比,就沉重了一些。

    海军陆战队的人给人一种军人的刚毅和刚强,就像是利剑一样伫立于这天地之间。

    但是9区的人不是这样。

    他们站在那里,每个人的脸上只有木然的冷冽,那种所散发出来的气势是压制性的。

    那是一种绝对的力量。

    即使是聂然站在他们的面前,都能感觉到呼吸有些微微发沉、变缓。

    就在这个时候,站在人群中的何佳玉看到了聂然,

    “然姐!”她很是忘我的一声高兴地呼喊之后,就朝着聂然快速跑了过去,并且张开怀抱就要抱住她。

    顿时,让甲板上的人齐刷刷地看向了那位被何佳玉宣传的犹如神人一般的女兵。

    只见,聂然回过神,立即往旁边一躲,让她扑了个空。

    “然姐!”没有抱上她的何佳玉忍不住娇嗔地喊了一声,接着死皮赖脸地又抱了上去,甚至怕聂然会躲开,连脚都勾了上去,“我真的是想死你了,然姐!”

    随后而来的是严怀宇,他很是担心地问道:“你的手怎么样,好些了吗?”

    聂然笑了笑,说道:“放心,已经没问题了。”

    “真的?不会到时候又出什么状况吧?”他很是担忧地皱着眉头。

    死死缠着聂然的何佳玉当下头一扬,瞪圆了眼睛,像母鸡护小鸡似得恶狠狠地对严怀宇训斥道:“喂!你怎么能触然姐霉头呢!”

    “我不是,我才没有呢,我只是担心而已,担心懂不懂!”严怀宇慌忙地解释。

    可何佳玉却头一偏,给他来了一句,“不懂!”

    “你!你不懂就对了,智商不够的人的确是不太懂。”

    “我智商不够?没错!我智商不够,但我好歹还有情商可以凑啊,不像你,智商情商都不够!”

    “你!”

    两个人因为聂然的平安归队,就连吵起架来都显得轻快了很多。

    聂然趁此机会从何佳玉的禁锢中逃脱到了一旁。

    “聂然,好久不见。”身后突然响起了一道声音。

    聂然转过头一看,原来是方亮和汪司铭两个人。

    只不过……好久不见?

    是见而不知吧。

    那时候他们一个个都拿枪对着作为海盗的她,神情是那么的肃穆。

    聂然忽地嘴角扬起了一个弧度,对他点了点头,“方亮,好久不见啊。”

    方亮也很是关心地问道:“你身体还好吗?”

    那次在见到严怀宇他们的时候得知这小丫头出车祸,这次又从他们那里得知聂然考核的时候出事二次骨折。

    为此替她担心不已。

    “挺好的,没什么问题。”聂然笑着道。

    方亮看她站在自己的面前,笑容浅浅的样子,才放下心来,“你没事就好,以后训练可要小心点。”

    “知道了,你不会还以为你是我的教官吧,这么啰嗦。”聂然故意嫌弃地道。

    “一日为师终身为……师!懂不懂!”

    聂然听到他卡顿的地方,忍不住轻笑出声,“好好好,教官。”

    方亮这时候也露出一口白牙,笑了起来。

    “聂然。”站在方亮身边的汪司铭也开口叫了她一声,“好久不见。”

    聂然笑着对汪司铭浅浅的点了点头,算是应了一声。

    但这态度绝对和方亮是不能相提并论的。

    很疏离、淡漠。

    这让汪司铭眼底不禁闪过了一抹失落。

    那边的何佳玉和严怀宇吵完了,一脸春风得意地走了过来,勾着聂然,“然姐,你知不知道刚才你下来的时候有多帅!简直帅到炸裂!和9区的人站在一起,丝毫没有逊色于他们!”

    何佳玉一想起刚才聂然那从容淡定地从9区部队那些士兵边走过时,就好像那些士兵瞬间都成了她的陪衬品。

    她是那么的沉稳,淡然,那睥睨一切的气势不自觉地就散发出来了。

    聂然不经意地看了一眼远处情绪平静的严怀宇,嘴角小小地勾起,然后将视线重新回到了何佳玉的身边,故作玩笑地道:“是吗?脑残粉的世界里不应该是偶像第一么?怎么能只是不逊色于他们,应该是完全超越他们才对。”

    何佳玉这下讪讪一笑了起来,低垂着头,用几乎只有蚊子一般细小的声音坦白地道:“可是……可是我也是9区的脑残粉……”

    聂然像是恍然大悟了一般地道:“哦,原来我不是唯一的那一个啊,那真伤心。”

    听到聂然伤心的何佳玉连忙急着改口,也不管聂然是不是在开玩笑,“不是的不是的,然姐当然是唯一的啊,这是毋庸置疑的!”

    那小脸上一脸的认真,显然是把聂然的玩笑当真了。

    聂然笑着应和似点了点头,表示了解。

    这边聂然正逗弄何佳玉呢,那边2区那些老相识们也赶忙跑了过来。

    “聂然!”

    “聂然,好久不见啊!”

    吴畅和刘鸿文以及其他一些被她训练过的男兵们都跑了过来和聂然打起了招呼。

    聂然也笑着回应地道:“还不错。你们呢?”

    她可没忘记吴畅还有刘鸿文当时在海岛上被自己狠揍的模样。

    不过看他们现在都已经归队了,想来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了。

    “我们也挺好的。”吴畅忙不迭地回答。

    对于聂然,他们这群人既敬佩又欢喜。

    虽然她不是2区的正式教官,但是其能力是得到所有人一致的认同的。

    一时间,聂然身边被围起了好多人。

    聊了大约七八分钟之后,原先那群人聊得很是热络的人突然间就安静了下来,就连脸色都变了。

    聂然顺着他们的眼神往自己身后看去。

    “请让一下。”已经和李宗勇聊完的于队这个时候正神情肃然地站在聂然的身后。

    聂然因为被这群人拉着聊天,而没有及时地从门口离去,为此挡住了船舱和甲板之间的门。

    众人在看到于队那张脸的时候,很是默契的自动分开了一条道。

    聂然看了看周围的人,笑着也退让到了一边。

    于队对着她点了点头,然后从船舱内走了出来。

    他跨步走到了甲板上,目光沉沉地略过在场的那十四个人,然后声音没有任何起伏地说了一句,“就地解散。”

    解散那两个字一出,队伍里的气氛就变得轻松了许多。

    于队随后就头也不回地又一次回到了船舱内。

    那些被解散的人找了一个空位一个个地坐了下来。

    就只是坐在那里,不说话,都有一种让人生人勿进的气势。

    “聂然,你看他们,真的好帅啊!”何佳玉抓着聂然的手,指着9区的人。

    聂然无语地看了身边的小花痴一样,对她说道:“他们并没有那么了不起,别把他们想的太过神化了。”

    聂然前世作为顶尖的杀手,被各路人马追杀,其中不乏优秀的军方人员。

    所以对她来说,这些人和预备部队的人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都是人而已。

    是人,就会有弱点。

    就像她,号称顶尖杀手,在众人眼中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可最后还不是一不留神被杀了。

    所以,所谓传说中的人并没有他们想象的了不起。

    他们不过是比常人付出的血、泪、汗更多而已。

    聂然沉默地看着那群低着头坐在角落里休息的9区士兵,思绪万千。

    忽然之间,眼前一个人影晃过,笑着对她说道:“小丫头,我们又见面了。”

    ------题外话------

    大家都别捉急啊,知道你们想要然哥一飞冲天,但是请耐心等待!~

    不过不知道你们有没有想到一个很关键的人物~嘿嘿!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