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378 你是我的!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霍珩点了下头,“嗯,半年前傅老大死了,就一直在起内讧了。所以我就过去解决一下。”

    他说的轻描淡写,但是聂然知道这其中肯定没那么简单。

    老大一死,剩下那群海盗哪里会甘心做小。

    更何况霍珩还有一座金库在他们那边,谁不想多捞一点。

    都不用亲眼看,也能想象到那些海盗为了钱会做出什么。

    “所以在电话那边的人说他找你,就是为这个事情?”聂然算了下时间,好像就是那天打完电话之后去的海岛。

    霍珩点了点头。

    其实原本他并不需要亲自去。

    那时候找陈叔去不过是为了想要找机会解决他而已。

    那些海盗既没有充足的军火,又被军方打击过,根本不值得放在眼里。

    他完全可以直接派霍氏的一批人员过去镇压就可以了。

    但是因为和聂然有了那一通电话,知道她在医院,不放心,这才决定亲自去海岛,然后在想办法转机到这里,最后回去。

    聂然看他神情有些发怔,不禁问道:“在想什么?”

    霍珩回过神,轻提了下蠢角,“我在想,现在仓库已经建好,并且开始运行了,而我和那边也搭上了线,一切都在按好的方向发展,相信很快就能结束了。”

    “恭喜,你编了那么久的网,总算要开始了收网了。”聂然笑着道。

    可霍珩却并没有笑,“恭喜什么,看到你这个样子,一点喜都没了。”他的视线不禁移动到了她那只打着石膏的手,眉头紧皱,眼底带着一抹疼惜地问道:“有必要为了一场考核训练成这样吗?”

    聂然点头,理所当然地道:“有啊,这可是关乎我未来的调派,怎么能没有必要。”

    “你想进9区?”霍珩低着头握着她那只手,问道。

    当时他打电话和李宗勇聊的时候得知李宗勇曾经和聂然提过9区部队。

    聂然盘腿坐在那里,应了医生,“如果9区是最好的,那我就进9区。”

    “年龄不大,目标倒是定得挺高。”霍珩听了她的话,不禁轻笑出了声,但随后便问道:“不过,你为什么这么拼命的想进9区?是因为我,还是聂诚胜,或者是你自己?”

    他的话语太过认真,让聂然不由得侧过头,望向了他。

    只见霍珩也看着她,继续道:“如果因为是我,我会心疼,我希望你再考虑一下,如果是为了聂诚胜,那完全不值得你这样去为难自己,因为有我在,我可以替你解决。”

    聂然玩味儿一笑,“心疼?当初某些人把我拽进来的时候好像没心疼吧,反而还挺嘚瑟。”

    说到以前,霍珩神情也有了细小的变化,他轻轻抓着那只手,“那是以前我不知道,我以为你是喜欢才来当兵的。结果后来知道了……”

    其实想想他挺后悔的,当时一心想着把她招进去,也没管她喜不喜欢,想不想。

    如果时光倒流,或许他会换种方式吧。

    霍珩握着她的手,说道:“如果不是为了自己,那就别为难自己,冬季考核结束之后你可以选择离开的,做点自己喜欢的。”

    他不希望聂然为了自己委屈自己。

    更重要的是,他心疼了。

    那时候他的确很希望聂然有一天能他一起并肩。

    可现在看着她身上的伤。

    他是真的不忍心了。

    盘腿坐在旁边的聂然斜睨了他一眼,“谁告诉你我是为了你还有聂诚胜了?我分明是为了季正虎好不好。”

    瞬间,霍珩原本眼底那一抹心疼顿时消散了,“季正虎?”

    “对啊,我的教官,你不记得他了?”

    “记得,只是不敢相信,你这么拼命,最后弄得自己一身伤,结果是为了另外一个男人。”霍珩坐在那里,语气里带着一丝赌气地意味,“聂小姐,我想你最好能给我解释一下。不然我怕今天晚上不会消停。”

    “哟,霍先生这是威胁我?”聂然斜斜地挑眉看了他一眼。

    只见霍珩很是认真地道:“不,霍先生吃醋了。”

    那孩子气的口吻让聂然忍不住失笑,“这两个月季正虎没日没夜的给我加餐训练,整整两个月没休息,他一心希望我能考好,我总不能让他失望吧,但可惜最后还是让他失望了。”

    “就这样?”

    “就这样。”

    “没别的?”

    “没别的。”

    霍珩看聂然说的斩钉截铁,停顿了片刻,接着抓着她的手,很是肯定地劝说道:“我觉得,你还是离开部队吧。”

    “为什么?”聂然很不解。

    刚才他说那些话的时候脸上分明流露出了一丝丝的不舍。

    怎么现在转变得那么快了?

    霍珩坐在那里,定定地看着她,回答:“因为我不想你受苦。”

    聂然冷哼了一声,“是不想男的在我身边围绕吧。”

    被戳穿的霍珩厚脸皮地道:“难道这有错吗?你是我的!谁都不能觊觎!”

    他伸手虚拦着聂然的肩膀,一副占领主权的模样。

    聂然嘴角轻勾了起来,“所有的这些都等聂诚胜的事情结束完再说吧。”

    聂诚胜是一定要解决的。

    这是不容置否的事情。

    她之所以这样训练,也不过是想能够和聂诚胜站在同一个水平面,然后搞垮他以及整个聂家。

    搞垮了聂家,想必叶珍也蹦跶不起来了。

    身旁的霍珩看到她眼底闪烁着的冷光,唇角微微翘起了一个弧度,“你确定要自己来?”

    聂然轻点了下头,“嗯,这件事我要亲自做。”

    这样也算是对得起这句身体的主人了。

    “那好吧,你既然决定了,那我也不多说些什么了。不过,注意点身体,别再弄伤自己了。”

    霍珩看她那一副要算计对方的小狐狸模样,就觉得很是迷人。

    当下就凑了过去,在她耳边轻声低语道:“我还有半个小时。”

    他的话太突然,聂然一时间跟不上,所以转过头看着他问道:“所以呢?”

    “你觉得来得及吗?”

    两个人相距不过短短的几厘米时间。

    加上他话里又很是深意,顿时气氛一时间变得有些暧昧丛生了起来。

    聂然心领神会,但却扬眉一笑,促狭地道:“我要说来得及会不会比较伤害你。”

    “不会,你每次享受的样子完全取悦了我。”

    霍珩在这种时候向来脸皮厚如城墙,聂然懒得和他打嘴仗,因为知道这家伙越说越来劲,索性丢给了他一句话,“你可以走了。”

    但霍珩却看了一眼时间,揽着她往床上躺去,“我再陪你躺半个小时吧,这么久没见我好想你。”

    聂然听到最后那一句话,也就没有再挣扎了。

    只不过,她难得的好心,结果让某些人越发的变本加厉了起来。

    “不是说陪我躺的吗!”

    聂然看着他那只手在自己的腰间的肌肤上不断的摩挲着,忍不住冷冷发声。

    “陪躺需要收点费用的。”某人带笑的声音低低地响起。

    “我还是个病患,你有没有人性!”

    “我不碰你受伤的地方,放心。”

    某人的无耻终于逼急了聂然的耐心。

    “滚!”

    聂然顿时呵了一声,结果门外正巧路过查房的的宋一城听到了,立即停下了脚步。

    刚才是聂然的声音吧?

    他有些不确定的走回到聂然病房的门口。

    里面似乎又没了声音。

    不确定的宋一城在门口开口问道:“聂然?你在和谁说话?”

    然而他的话音刚落,屋内立即响起了一声重物掉落的声响。

    “砰——”

    宋一城清晰地听到了里面传来的异样声音,以为是聂然出了什么事情,当即神情一变,马上就冲拧开了门锁,冲到了病房内。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