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371 二次复发,和水有孽缘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原来随着叶慧文那一声大喊之下,只看到已经在山壁三分之二处的聂然竟然倏地手一松,整个人从山壁上垂直掉落了下来。

    这次连单手悬空在山壁上都没有,直接两只手全都垂了下来。

    犹如失去翅膀的残蝶就此坠了下来。

    “然姐!”

    “聂然!”

    “小然然!”

    六班的那几个人低头看到聂然就这样坠落时,不禁瞠目朝着山下喊去。

    还在考核中人都被这一变故都停止了攀爬。

    “噗通——”

    聂然跌落的速度很快,还没等他们做出什么反应,她就整个人已经摔入了水中,溅起了好大的水花。

    那些远处的医护人员眼睁睁地看到这一幕,有些护士不禁捂着手惊呼了起来,“天!怎么会这样!”

    在场的那里的人们被这一突如其来的意外给打得措手不及。

    而季正虎一直都时刻关注着聂然,自然第一个冲进了水里。

    随后赶过来的则是站在远处的宋一城,他也一直盯着聂然,所以看到这一幕时也马上冲了进去。

    只不过他的距离太远,等他冲进去的时候,季正虎已经把人从水底打捞了上来,移到了浅滩上。

    聂然浑身湿透,人从高处摔进水里,神志有些不是特别的清醒。

    “让一让,让一让!”宋一城赶忙拨开了围在了聂然身边士兵,然后上前仔细检查了一下聂然的伤势。

    好在她爬的不高,部队也怕突然出现意外,选择了有河流的地方作为缓冲,所以聂然摔下来并没有太大的问题。

    这让宋一城轻松了口气。

    但随后他马上卷起了她的袖子,一看,发现肩膀一片触目惊心的青紫色,还要被烫伤的痕迹。

    让在场的人看了都不由得瞠目。

    居然伤成这样还敢考核,这也太拼了吧!

    被水面砸得有些眩晕的聂然这会儿感觉到有人在卷她的袖子,她下意识地伸手想要遮住,说道:“我没事……”

    “没事个屁!我就知道你这丫头糊弄我!为了考核,你训练的手骨二次骨裂打了封闭我也就忍了,现在都撞成这样了你居然还忍,你这手是不想要了是不是!”从小就修养良好的宋一城这下被她逼得爆了粗口。

    在旁边的人听了,不禁错愕!

    什么?二次骨裂?

    打封闭?

    不会吧!

    聂然的手原来二次复发了!

    那她刚才还这么拼命救人?

    想起她手骨骨裂的情况下还带着两个孩子从火场冲出来……

    天,这得多能忍啊!

    那些男兵们听到宋一城的话,原本以为自己负伤训练已经很厉害了,结果再看看这位,受伤了居然忍到这种地步。

    突然觉得,他们这些伤根本算不了什么。

    “你说她手骨二次骨裂?是因为训练导致的?”季正虎神情凝重。

    他一直以为聂然只是可能比较严重的扭伤而已,没想到居然是骨裂!

    她是疯了吗?!

    这种痛楚之下居然还能咬牙坚持训练了那么久!

    宋一城一边替她检查着受伤的伤,一边皱着眉,很是严肃地回答:“训练当然也有,但是我觉得应该是在训练的时候有强烈撞击,才会形成二次骨裂。”

    “强烈撞击?”陈军惊诧地问。

    宋一城点了点头,想到这里就觉得糟心,“也不知道她在哪里被撞,会形容这么大的撞击力。”

    随机陈军就看向了季正虎,“季正虎,你也太猛了吧,把人训练成二次骨折?你不会是把这丫头的手直接往墙上撞了吧?”

    季正虎看着聂然,眉头紧皱起来。

    撞自然不会。

    但是怎么会有强烈的撞击呢?

    难道是在障碍训练是钻铁丝网时撞击的?

    也不可能啊,那也算不上强烈的撞击才对。

    “会不会是那次何佳玉的时候?”李骁在聂然摔下去的时候就已经爬到了顶端,此时她正巧从山上下来,听到了这话,声音清冷地问道。

    这句话,让季正虎顿时回想了起来。

    没错!

    当时聂然为了接何佳玉,的确有过撞击,而且最重要的是她当时在救下何佳玉之后那只手就垂了下来,差点把何佳玉给摔了。

    也是因为那件事,他才会让聂然去医务室检查一下。

    其余纷纷赶过来的六班战友们听了,也觉得李骁说的没错。

    “肯定是啊!何佳玉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小然然这样接下来肯定撞击不小!”严怀宇拍了下大腿,说道。

    何佳玉这下也愧疚不行,抓着聂然的手就不停地道歉,“然姐……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地……对不起……”

    二次骨裂。

    她扭伤都疼得不行,更别提骨裂了。

    一想到然姐忍着这样的疼痛训练,还和她们有说有笑的样子,她就恨不得锤自己一顿。

    当时她这么就没发现聂然的异样呢!

    “我哪里那么脆弱,宋一城那是胡说八道的。”聂然这时候有些缓和过来了,皱着眉,吃力地挣脱开宋一城的手,从浅滩上站了起来。

    她心里暗暗想着,自己真是和水有孽缘。

    自从重生之后就经常掉水里。

    第一次是重生的时候,第二次是野外生存,第三次是前不久的海岛激战,第四次就是这次了。

    就她记住的就已经是四次了。

    真是缘分啊。

    她一边想着一边朝着前面走去,只不过人才刚走了两步,她眼前一阵眩晕,眼前一黑就此倒了下去。

    站在她后面的宋一城当下眼明手快的快步上前一扶,随后不再有任何的犹豫,他冲着远处的几名医护人员吼了起来,“快!马上把车准备好!”

    站在那里刚刚缓过神来的医护人员在听到这话后,马上麻利儿的开了后车厢,把担架抬了出来。

    聂然立刻被抬进了车内,然后就朝着就近的医院行驶而去。

    被留在这里的何佳玉看着那辆呼啸离去的车子,眼泪都快急出来了,“怎么样,然姐不会真的出问题吧,她要真出问题,那我怎么办啊!”

    施倩在旁边安慰地道:“应该不会,放心吧,宋医生肯定会照顾好聂然的。”

    严怀宇看她那副担心地脸色都白了的样子,原本嘴贱的话也咽了回去,转而劝了一句道:“她不会有事的,你不要瞎担心了。”

    聂然这一突然的变故耽误了不少考核的时间。

    但考核并不会因为聂然的事情而暂停。

    聂然一离开,所有人再次重新投入进了考核之中。

    等到考核项目结束以后,这才回到了部队里。

    陈军在回到部队的第一件就是把聂然的事情汇报了上去。

    在办公室内正办公的李宗勇听到了这话,笔立刻掉在了桌上,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什么?考核的时候从山壁上掉下来了?”

    “是。”陈军点了点头。

    李宗勇很是疑惑地问道:“好端端的这么会掉下来?”

    陈军绷紧了身体,一一汇报道:“听军医说她在训练的时候为了救人就旧伤复发了,后来又在救援的时候伤到了手臂,导致考核的时候出现了问题掉了下来。”

    旧伤复发?

    这四个字让李宗勇心里头一惊,“很严重吗?”

    “这个我暂时还不清楚,季教官已经跟着一起去医院了。”陈军回道。

    李宗勇下意识就要朝着门口走去,想要去医院见聂然。

    这小子的宝贝疙瘩要是出了点什么事,估计那臭小子能直接疯。

    然而才开了门,李宗勇的勤务兵正巧迎面走了进来,差点撞了起来。

    “营长!”那名勤务兵连忙敬了个礼,“下午的会议马上就要开始了。”

    经他一提醒,李宗勇这下想起来自己下午还有个会议,是关于上次海盗的扫尾工作的问题。

    这次的海盗问题上面都很重视,不能马虎拖延。

    于是,他想了想,只能对陈军吩咐道:“等季正虎回来了让他第一时间过来找我。”

    陈军站直了身体应了一声,“是。”

    只是李宗勇在开完会之后在办公室了等到了晚上,始终没有等到季正虎。

    因为季正虎此时正在聂然的病房里守着。

    而宋一城则和医生不停地讨论着聂然的伤势和后续的休养问题。

    等到洽谈的差不多了,宋一城才从走廊外走了进来。

    “怎么样,她还好吗?”

    “这聂然真是疯了!”想起刚才医生在外面和他说的话,他就气不打一出来。

    看着他愤愤的神情,季正虎顿时拧起了眉头,“医生到底怎么说?”

    “手二次骨裂,肩膀关节处软组织受伤,更要命的是她有轻微脑震荡!医生说她有过剧烈的撞击。”宋一城走到了聂然的病床边,看着她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样子,心里又气又急,“真是个神经病!都伤成这样了还要逞强!现在好啦,躺在这里,高兴了?”

    “天不早了,今天我留在这里,你回去。”季正虎严肃地道。

    “还是你回去好了,我是医生,留在这里还能照顾,而且你还有六班的人要管,根本分身乏术。”宋一城站在了他的身侧对他说道。

    季正虎看着聂然,没有说话。

    “她现在还醒不过来,最起码要到明天白天,你留在这里也只是浪费时间,快回去吧,部队那边肯定关于聂然的事情上报了上去,你还要去汇报处理。”

    在听到宋一城话后,季正虎想了想,终于还是最后站了起来,对宋一城说道:“那就麻烦你了。”

    “没事儿,聂然麻烦已经不止我一次了。”宋一城无谓摆了摆了。

    季正虎临走前又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的聂然,才离开了部队医院。

    才刚回到部队,就看到陈军一直在部队门口着急等着,不止陈军一个,就连何佳玉他们也都等在了门口。

    还有和聂然私教比较好的,比如叶慧文、孙皓,还有六班其他的士兵也都聚在部队大门口等着。

    这都已经吹灯休息了,可季正虎迟迟没有回来。

    这让他们很是焦急。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终于远处有大灯亮起,车子的引擎声也越来越响。

    这声音让在场的人都振奋了起来。

    眼看着那车子缓缓开了进来。

    车内的季正虎看自己班的人都在门口,眉眼冷峻地从车内走了下来。

    “已经熄灯了,你们都站在这里干什么!”他冷呵地道。

    但这时候他们哪里还顾得上这些东西,哪怕现在季正虎让他们罚跑他们都没意见,只要他能告诉他们聂然的情况就好。

    何佳玉第一个就扑了过去,死死抓着季正虎的手问道:“然姐怎么样,她现在如何?情况还好吗?没有生命危险吧?”

    季正虎看她这样着急忙慌的样子,眉头轻皱了一下。

    “营长已经知道这件事了,让你马上上去汇报一下。”这时候,陈军也走了过来对他说道。

    季正虎听了,点下了头,算是答应。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