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364 紧急支援?耍个小聪明(三十更)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在训练中聂然和李骁两个人从来不会用来说别的废话。

    整整一个上午两个人就在山壁上来来回回的做着攀爬训练。

    已经是七月份的天,阳光已经开始变得*了起来,加上山壁上并没有任何的遮蔽物,很快她们两个人的衣服就已经湿透了。

    额头上的汗珠顺着脸庞往下滑落,手上更是都是湿腻的汗渍。

    以至于最后握石块时要紧紧地握着,这样才能防止自己手滑而摔下去。

    两个人就这样训练了五个小时,到了中午的时间两个人都懒得从后山跑去食堂吃饭,就索性在周围看看有什么吃的,结果李骁找到了几个野果,又用军刀插了一条鱼回来,而聂然有了抓兔子的经历,跑去老地方看了看,顺利抓到了几只山鼠回来。

    两个人看了看,随后一拍即合的决定全都吃了。

    聂然用军刀料理完了那几只山鼠以及那条鱼,打算拿去洗干净。

    李骁打算去架个火堆准备烤时,聂然开口道:“那边有个没烧完的火堆,你可以直接用。”

    李骁本来还不信,按照她所指的方向走去一看,还真有一个没有燃烧完就熄灭的火堆。

    当下,她就重新捡了点柴火将火堆给点了起来。

    “这里怎么会有烧过的火堆?”

    当一切准备就绪,几只山鼠和鱼都已经串在了树枝上烤时,李骁不解地问道。

    聂然折断了手边的柴火一点点地添加进去,说道:“当时是我干的啊。”

    “你在后山烤东西吃?”李骁顿时惊愕地看向了她。

    聂然添加完了柴火,拍了拍手,随后拿起了刚洗干净的野果,一边点头,一边啃着道:“是啊,就前几天在这里烤了个兔子吃。”

    “季正虎没发现?”

    这些日子晚上聂然几乎天天被季正虎盯着加餐,怎么可能有时间在这里吃兔子?

    聂然咬着果子,鼓着腮帮子说:“我是征求了季正虎同意才烤的。”

    虽然这征求的让季正虎很郁闷,但怎么说也是他同意的。

    聂然随后丢了一个果子过去,“快点吃吃看,这果子汁好多,好甜的,很好吃。”

    李骁看着手里的果子,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沉默地一口口地吃着野果。

    两个人这顿午餐还算丰富,一条鱼,几只山鼠,还有汁多肉甜的果子。

    等吃饱喝足完,两个人就熄了火,继续重新训练了起来。

    这一整天她们两个人就一直在后山训练,直到晚饭时间才离开了后山,朝着食堂走去。

    何佳玉他们早就在里面占好了位子等她们两个人。

    聂然吃的比他们快,一结束就先行离开了。

    那些人也知道聂然半年没来,现在必须要赶进度,所以也没多说什么,只是让她小心点。

    倒是杨树随后跟了上去。

    他也不打扰聂然训练,他只是担心她伤没好,这样强度的训练会复发,所以机会远远的一边训练一边看着。

    就这样两个人在训练场上毫无交流的各自训练着。

    天色越来越暗,原本训练场的那些士兵们陆陆续续都结束了训练回宿舍去了。

    直到天色彻底黑了下来,空旷的训练场上只剩下他和聂然两个人。

    这让杨树有种回到了当初为了考进预备部队而被聂然训练的感觉,不知不觉的竟也投入了其中。

    夜幕降临,晚上的风依旧闷热不已。

    训练场,聂然还在单杠上继续做着腹部绕杠。

    她在单杠上已经连续不断训练两个小时了,额头上的汗水滴落在地上溅出一朵朵的小花,然后被地表全都吸收掉。

    又训练了大约一个多小时,聂然从单杠上跳了下来。

    她的额头上满是汗水,随意地蹭了下衣领之后,才朝着训练场外走去。

    在路过挂钩梯时,她停下了脚步,对着正做上下来回训练的杨树看了一眼,“不错啊,和当初比,进步不小啊。”

    沉浸在训练里的杨树听到聂然的声音传来,他立刻停了下来,接着就跳了下来。

    “你还好吗?”他刚才一直训练,居然忘记了聂然。

    “我没那么脆弱。”聂然看他也是气喘吁吁的很,便说道:“时间不早了,早点回去休息吧。”

    “那你呢?”杨树抹了一把汗,问道。

    聂然理所当然地回答:“我也回去洗澡睡觉啊。”

    杨树听了,也觉得自己多问了,不禁挠头一笑。

    两个人就这样并肩走出了训练场。

    回到宿舍里,正巧迎面遇到了要去洗澡了李骁,那满身的硝烟味道都不用闻也知道是去射击室训练了。

    聂然的射击本来就没有什么问题,加上她在安保公司那段时间几乎天天都在训练射击,所以这两个月除了白天季正虎要求要射击训练之外她几乎没有怎么碰过枪。

    她现在最要恶补的就是体能。

    即使在安保公司她也训练体能,但那些和部队里比较根本就是九牛一毛而已。

    而同样站在对面的李骁看到她又是满身大汗的回来就知道她又去训练体能了。

    两个人都训练的累了,也不什么招呼了,各自走各自的路,一个出去洗澡,一个进宿舍休息。

    屋内何佳玉和施倩两个人应该是洗完澡了,头发湿漉的在阳台上比划着招数。

    明天有格斗考核,何佳玉想来应该是想在格斗上占点优势。

    聂然看了一眼,也拿着洗漱的东西和换洗衣服离开了宿舍去冲澡。

    等到她和李骁一起回来的时候,那两个人还在阳台比划着。

    应该是有一招施倩卡住了,被何佳玉压制得死死地,何佳玉满脸的嘚瑟,就是不肯放人。

    聂然看她们两个占着阳台,害得她没办法洗衣服,无奈之下她只能出声道:“攻击她腹部,然后侧身踢她膝窝处。”

    那施倩一听,当下立刻按照聂然的说法去做,果然不过两秒时间,施倩立刻转为上风。

    “然姐!”何佳玉被当下单腿跪在地上,哀嚎地道。

    “谁让你占着阳台不让我洗衣服。”聂然从她身边走过,凉凉地道。

    有了这么一番嬉笑,训练的紧张感多多少少都冲淡了些许。

    在宿舍里大家闲聊了一会儿,就熄灯睡觉,准备养足了精神应对明天的考核。

    夜凉如水,营地内一片寂静无声。

    就好像所有的一切都陷入了沉睡之中。

    渐渐的,随着时间慢慢的过去,天际的远处泛起了一缕鱼肚白。

    这时候,突然一道尖锐的吹哨子声划破了这片安宁。

    “哔——哔——哔——”

    瞬间,所有人都从睡梦中醒了过来。

    何佳玉一边下意识地穿着衣服,一边懵然地问道:“这是什么情况?”

    “这是紧急集合的哨声。”骁一听到吹哨就训练有素的从床上跳了下来,她的速度很快,不过短短几十秒的时间就已经将衣裤都已经穿好。

    坐在对面的聂然听着窗外的吹哨声时,不禁摇头低低说了一句,“还真是……没新意。”

    但穿戴的速度依旧很快。

    在何佳玉还在穿裤子的时候,聂然已经和李骁两个人都已经带上了帽子,背上了行军包。

    李骁看何佳玉一脸没睡醒的样子,立刻催促了一句,“快点,不要再磨蹭了!”

    何佳玉这才将鞋子穿好,背上了行军包跟着她们几个人匆匆下了楼。

    五分钟之内,预备部队所有人从宿舍跑了出来,列队,站好。

    站在那里的只有三个教官,分别是二班、五班以及六班的三名教官。

    二班的陈军看了眼时间,然后对所有人说道:“所有人现在立刻上车。”

    已经在部队里训练了这么久,那群人当下就训练有速地朝着车上跑去。

    车子很快就出发行驶出了预备部队大门。

    坐在车后面的人看着他们离开了部队,心里多少都有些嘀咕了起来。

    这到底是要干什么呢?

    难道野外训练?

    不太可能吧,明天就是夏季考核了,怎么可能会这个时候野外训练。

    或者是野外生存?

    上次在打海盗之前不是刚训练结束吗?

    正当那群人很是不解地时候,就听到季正虎坐在首位,伴随着汽车巨大地引擎生,他大声地喊道:“现在有支援行动,西侧森林大火,所有人做好准备,随时前去支援。”

    “好端端的怎么会大火啊?”车内何佳玉极为小声的嘟囔了一句。

    身边的严怀宇回道:“夏季天干物燥也很正常。”

    还气严怀宇的何佳玉当下就呛声道:“我问你了么。”

    “你!”严怀宇被噎了一声,但碍于现在的处境,只能憋下了那一口气。

    车子在凹凸不平的空土地上疾驰着,一路上车内只听到车子的引声。

    狭小的后车厢内,所有人都坐在那里,面无表情。

    在大约一个小时的路程,车子总算是停了下来。

    “所有人马上下车!”

    季正虎的一声命令,让所有人都立刻下了车。

    在到聂然下车的时候,聂然颇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季正虎。

    此时,季正虎也正巧也注意到了她的眼神,见她眼底带着戏谑的神情,当下神情更加严肃沉冷了起来,催促着后面的人,“快点!”

    天空还泛着蒙蒙的光亮,野地上很是空旷,凉风吹拂过,让人舒爽了不少。

    一分钟列队完毕后,季正虎指着西侧一处山路说道:“现在朝着西侧进发,所有人要以最快的速度到达支援点。”

    “是!”

    众人整齐划一的一声喊后,立刻快跑了起来。

    在人群里何佳玉看着周围一个个不断反超她的人,不禁加快了速度地对身边的人抱怨着,“你们说咱们是不是也太倒霉了,*点就要考核了,居然这会儿天还没亮就起来支援,那等会儿回去还有力气考核吗?!”

    李骁为了适应山路的,一开始并没有冲在最前面,而是和他们一起朝着前面跑去,在听到何佳玉这番怨怪,她神情清冷地说道:“我们的存在就是救援和支援,考核也是为了能够更好的救援和支援而已。”

    说完,她便开始逐渐加快了速度起来。

    身旁的严怀宇对此附和地道:“听到没!”

    “需要你来训我么!”何佳玉瞪了他一眼,但速度依旧没有提高。

    这些日子以来她的训练也不比聂然轻松多少。

    聂然除了体能有些弱,但格斗和射击都是个顶个的。

    而她除了格斗,射击和体能都不行,为此恶补了很久。

    为的就是能够冲刺这次的夏季考核,现在冷不丁地出现了一个支援打乱了她的计划,这要支援完了,到时候她考核不及格怎么办。

    那不就全泡汤了?

    于是乎,她耍了个小聪明,故意落在了后面,想保留点体力好迎接考试。

    而另外一边,已经坐在车上朝着另外一条路进发的陈军和季正虎两个人在闲聊时,陈军开着车笑着道:“你说,他们那些人到了那里,发现自己被骗了,会不会很惊讶?”

    “聂然不会。”坐在副驾驶的季正虎冷声地回答道。

    陈军的笑容微敛起,“为什呢?你告诉她了?”

    季正虎回想起刚才她看着自己时所表露出来的神情,便说道:“她已经猜到了。”

    陈军顿时一个急刹车!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