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353 手出问题了?撮合!(十九更)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你怎么样,有没有事?”

    这时,季正虎从人群外走了进来。

    聂然摇了摇头,将手尽量自然地往背后藏去。

    但就算再怎么自然,在一个正在用眼神上下打量的人面前还是会被发现。

    “手怎么了?”季正虎指着她的手问道。

    他的话一出,周围人的目光顿时都定格在了聂然的身上。

    “聂然你受伤了?”

    “要不要去医务室?”

    “伤的重不重?”

    一群人各种关心地问道。

    刚才那一幕他们在上面看的惊险万分,要不是聂然及时抱住了何佳玉,只怕现在何佳玉肯定被送去医务室了。

    想到刚才她帅气的一抱,众人心里不禁暗暗佩服她的急智和能力。

    “然姐,你受伤了吗?”何佳玉被严怀宇从后面抱着,一听到聂然的手有问题,立刻就要冲过去。

    严怀宇担心她哪里有伤,一直在后面搀扶着她。

    “没有,我没事。”聂然故作淡定地甩了甩,表示一切正常。

    可这不代表季正虎就会相信。

    他跨步上前直接捉住了她的手,把袖子往上一推,然后就将绑在她手上的铅块的给解下丢在了地上,开始查看了起来。

    周围的人在看到那铅块丢在地上的时候都傻了眼。

    这……这这……

    聂然是绑着铅块爬上去的?!

    众人顿时无语,

    那当然会这么慢了!

    起跑点都不在同一个档次,怎么能用他们规定来对待她。

    而且刚才听那铅块掉地上的声音那么沉闷,这重量应该是不会轻到哪里去了。

    能带着这么铅块还能爬这么高的地方,其能力已然不小。

    那群人本来还在为聂然暗暗担心这半年落下的训练要怎么弥补,结果看到这里,他们觉得应该担心担心自己才对。

    正当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地上那两个铅块上时候,就听到何佳玉一声抽气的低呼,“然姐,你的手……”

    在场的人顿时将所有的目光全部转移到了聂然的手上。

    随后那些人不禁瞠目地愣住了。

    只见,聂然的手臂上有很多大大小小的伤口,大部分都已经结痂,但就是这样,才显得越发的可怖。

    一条原本白嫩的手上只看到一条条的伤口,看着都让人觉得心惊。

    这得要多大的意外事故才能变成这样!

    怪不得,都已经夏天了她还穿着长袖的训练服,原来是想遮这些伤疤。

    聂然发觉了众人诧异地目光后,轻轻将手从季正虎的手中挣脱开来。

    “我真的没事。”聂然整理好了袖子,把地上的铅块捡了起来,然后对季正虎笑道:“让我休息一分钟再爬吧,看在我救人有功的份上。”

    说着就走到了一棵树下休息去了。

    季正虎也和这群人一样,从未见过聂然袖子下的伤。

    这下一看,能在这种伤势下还能坚持一个月的训练。

    说真的,季正虎都震惊了。

    这女孩子也太能忍了!

    看着她就此坐在树下,季正虎不由得跟了上去,他皱着眉低声地道:“你这次考核还是算了吧。”

    前段时间他不知道聂然伤的那么重。

    还以为她是在医院里彻底休养好才回来的。

    但今天那伤口一看,根本就没有完全康复。

    有些伤虽然结痂了,但还周围微微发着红,显然伤口还是新的。

    都半年了,伤口还有些发红,那一开始得伤的多严重啊。

    这丫头真是疯了!

    竟然就这样一声不响的乖乖训练。

    以往也没觉得她这么乖啊。

    “不用了,一点小伤而已。”聂然坐在那里,很是无谓地道。

    但季正虎却开口提醒道:“刚才你的手都抱不住何佳玉了。”

    他虽然在人群外,但是可没看漏当时聂然的手已经在发抖,说完那句话后更是手直接垂了下来。

    “我那是为了做媒婆。”聂然笑着望着季正虎的身后。

    季正虎不解地皱了皱眉头。

    什么媒婆?

    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

    就看到不远处的何佳玉和严怀宇两个人正站在那里说着话,不过与其说是说话,不如说是在何佳玉在生气。

    因为明明严怀宇很是担心地不停问着各种问题。

    “你怎么样,有没有事?”

    “哪里伤到了吗?”

    “要不要送医务室?”

    可偏偏何佳玉一把将他的手甩开,冷着脸说道:“谁让你抱我的!走开!”

    严怀宇被这番热脸贴上冷屁股,也有些气恼了起来。

    他没进部队之前好歹在家也算是一名少爷好不好!

    这一个月来他无论是明示暗示了好几次,然而何佳玉就是各种不搭理,高姿态。

    现在他都低声下气成这样了,她还想怎么样!

    不就是说她男人婆么,又没骂她,有必要这样对他吗!

    “你……”

    何佳玉见他要说话,立刻呛声地道:“我这个只会打架的男人婆,你还是少搭理我比较好。”

    严怀宇顿时吃瘪,但看她肯和自己说话,还挖苦自己,那就说明还有戏,为此他故意怒气冲冲地道:“就你现在这样哪里像男人婆了,根本就是个只会耍小性子不顾自己身体的小女人。”

    原本是想拐着弯儿的说她是女孩子,但何佳玉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把重点放在了后半句,气得当场炸毛,“你说谁耍小性子!”

    严怀宇被她这一吼,吓了一跳,可又作为男子汉不能孬,强撑着道:“谁受伤不肯去医务室,谁就是!”

    “我没受伤!”何佳玉脱口地道。

    严怀宇很是惊喜地问道:“你确定?”

    “非常的确定!”

    听着何佳玉再三的确认,严怀宇才松了口气,“那真是太好了!”

    “什么太好了,你给我说清楚,谁是耍小性子,你说谁!”

    “我……我……我那不是故意这么说的嘛,不这样说怎么能激你说实话。”

    “什么叫故意说,故意说就这样说吗!”

    “……”

    两个人就这样在那里又一次的开始打闹了起来。

    聂然看着他们两个人吵吵闹闹的样子,嘴角不禁微微扬了起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