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335 我们的事,谁都管不了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看她对着自己浅浅地笑,那种反常的神情让李宗勇认为聂然现在正在生气。

    于是他便为霍珩说起了情,“你别怪他,他其实也不想这样做的。”

    聂然嘴角的笑意不变道:“没有啊,我为什么要怪他。”

    “他也是实在没办法才让我来帮忙的。”李宗勇完全不相信聂然此时所说的话,普通女孩子都经受不住被隐瞒的欺骗,更何况她是在生死关头的隐瞒。

    只怕现在想要杀了那臭小子的心都有了吧。

    聂然点了头,回答:“我知道啊。”

    她一副善解人意的样子,却看得李宗勇心里很是没底。

    这臭小子每次和这丫头吵架,应该都是那臭小子主动道歉的吧。

    就是现在他看到聂然那副甜甜的笑,心里都有些发憷。

    更别提那臭小子了。

    李宗勇想想自己也是苦,居然还要操心这些事儿。

    不仅操心,还要替自己徒弟保住这个小女朋友,免得自己徒弟人到三十依旧还是个老光棍。

    “当时你的身份已经起疑了,霍启朗时刻盯着他,为了保护你的安全他才不得已出此下策,把你送到岛上,借着海警的突袭,想让你彻底结束这次的行动。”李宗勇将事情娓娓道来。

    聂然听了竟还附和着点了点头,“嗯,这种做事方法的确是他的手笔。”

    李宗勇看她那一脸淡定的模样就知道她气得肯定不轻。

    都说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聂然现在看不到那臭小子,无法爆发,估计是选择灭亡了吧?

    想到这里,他就立刻道:“你要生气就发泄出来,千万别闷着,对身体不好。”

    “我没有闷着啊。”聂然靠在靠垫上,像是想到了什么,说道:“不过下次能不能别那么隐晦的做暗语,你知不知道我差点直接拿刀飞你脑袋上。”

    那时候要不是她及时看到李宗勇另外一只垂在身侧的手在裤子上轻点着暗号,她当时在掉下去之前肯定把腰间的刀摸了出来,然后就此干掉李宗勇。

    “我一时间也想不到该用什么隐晦的方法提醒你,用口型说我怕被刘队看到,最后只能用这种方式。其实用暗号告诉你,我也是担心的,怕你没看懂,或者是没看到,但是想到悬崖下面我已经找了接应你的人,等你醒了自己肯定也就明白了,所以就打算拼一次。”

    当时那种情况下,就是那一刹那的事情。

    他刚从远处冲上来,看到聂然正在救他们的人,当下他就决定举手开枪。

    因为只有这个时候最容易得手,聂然是最不容易有所防备的。

    再加上,聂然这样奋不顾身的救他们的人,想必那群海盗肯定也会觉得很奇怪。

    还不如就此结束。

    为此他连和聂然一个对视,传递一个情报的时间都没有,直接就开了枪。

    可又怕那群人会发现什么,所以只能趁着夜幕来临,在昏暗的环境下用手在身侧小小的对她做了暗语。

    原本他对于这个暗号是不抱希望的,结果没曾想聂然看到了,实在是让他庆幸。

    这样一来,误会也少了很多。

    “还有事是你们两师徒想不到的?”聂然歪着头,嘴角的笑中透着一抹玩味儿。

    李宗勇听了不由得笑斥着,“我们又不是神,怎么可能把握得了那么多事情。”

    聂然不可否置地扬了扬眉,也不再继续说些什么。

    李宗勇看她靠在那里不说话,什么都不上心、不在意的样子,不禁心里有些没底。

    按照正常情况,一般卧底醒了第一件事就是任务成功了没。

    这聂然从醒过来开始就没问过一句,一直靠在那里有一搭没一搭地和自己聊着,就像是失忆了一样。

    最后他还是决定自己主动说比较好。

    “现在那边的情况基本上已经控制了。”

    “嗯。”

    “还要多谢你把一批人给分出去,这样的话我也有理由可以让他们放弃岛上的追查,转而去解决那批船上海盗。”

    “嗯。”

    “这次的事情就这样基本上解决了。”

    “嗯。”

    “船上的人我们到时候我会找机会解决了。”

    “嗯。”

    “岛上那批跟着你的人当时看到你掉下海,全都撤退了,基本上全都抓了。”

    “嗯。”

    提及到那些事情,聂然依旧还是那一副浑不在意的样子。

    懒懒的一声嗯估计还是看在他是营长的份上,勉强给了个脸。

    李宗勇对她这样子实在是无可奈何的很,最后很是无奈地叹了一声,“你别这样。”

    “哦,那我应该要哪样?”聂然依旧虚弱,但是却嘴角含着一缕微笑。

    李宗勇看在眼里,说道:“我知道你就是在怪他,我好几次都听他说要想办法把你召回来,不想让你涉险,可后来好几次他都不了了之,应该是你拒绝了吧。”

    “这次他在没经过你的同意下就擅自做这样的决定,你生气是必然的,但是我希望你能明白,他这样做一切都是为了你能活下去。”

    坐在病床上的聂然神色淡淡,看上去依旧不为送动,没有任何的起伏。

    李宗勇看在眼里,最终决定下一剂猛药。

    “你知不知道他为了保下你,在那之后的电话都被监听了。但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他还是冒着生命危险每天一个电话打给我,询问你的情况。”

    他说完,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眼前的聂然,似乎是想要看看她的反应。

    但结果让他失望。

    聂然看上去好像完全没有被动摇。

    不只没有,还笑着调侃他,“营长,你现在的样子可一点都不像我的上司,感觉像街坊里那种碎嘴的大妈。”

    碎……碎嘴的大妈?

    李宗勇这辈子还是第一次有人敢这么说自己,气得他眼睛都瞪圆了,要是有胡子估计现在都能一抖一抖了。

    只见他没好气地道:“你这个臭丫头,我这么说是为了谁啊。”

    “为了你徒弟呗,难道还为了我啊?”聂然很自然而然地接茬了一句。

    噎得李宗勇瞬间没了脾气。

    这丫头还真是……让人没办法……

    怪不得那臭小子折在了她手里。

    有些小小理亏的李宗勇为了挽回自己的面子,立刻说道:“谁说的,那小子要是哪天做了对你不好的事情,我也会帮你出头的。再怎么说,你可是我的兵啊,他又不是。”

    他这样言语中带着些许讨好的样子让聂然不禁忍不住地轻笑了一声。

    大概这就是小姑娘和臭小子的区别吧,李宗勇暗暗想。

    那些臭小子要是敢这样对自己说话,要按年轻时早就一脚踹在那人的屁股上了。

    可小姑娘就不是了。

    先不说能不能踹吧,就看到小姑娘这样笑一下,那感觉就是不一样。

    怪不得人都说女儿要富养,儿子要穷样。

    真不是没道理了。

    谁能忍心让这么个花骨朵般的小姑娘受一丝一毫的委屈。

    不过李宗勇将这个划分到了年龄大了,看待事物不同,脾气性格也不同中去。

    “不生气了?”李宗勇看她笑得没有刚才那么的刻意,心里也略略放松了下来。

    聂然其实不是笑话李宗勇,而是觉得李宗勇为了那么个徒弟还这般的和自己这样说话,感觉实在是有些委屈了。

    “我没有生气啊。”聂然笑了笑,但见李宗勇皱着眉头似乎还想继续说些什么,于是再次开口道:“营长,你真的不需要说那么多,我和他之间的事情就让我们自己来解决,你呢还是多多操心部队的事就好。”

    “可是……”李宗勇看她这样悠然的样子,心里总是为自己的徒弟捏把汗。

    这根本就是不听劝,并且想一心弄死那臭小子的节奏啊。

    应该是看出了李宗勇的担忧,聂然对他说道:“就算你替他说那九十九句的好话,可最后一句总结也要他自己来说,不是吗?所以这件事你插不上手。”

    李宗勇听了,顿时眉头松了开来,笑着问道:“你这是要好好教训他的意思吗?”

    聂然笑了笑,“你觉得呢?”

    那笑里的含义让李宗勇完全拿捏不准。

    只能说这丫头现在越来越会隐藏自己的心思了。

    李宗勇见自己怎么说都不能让聂然动摇,最终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好吧好吧,我呢反正已经是尽一切力量了,该所的不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接下来就看那臭小子自己的造化了吧。”

    他大手一挥,显然是打算做个旁观者,不参与其中了。

    反正他再怎么参与,正如聂然所说,他不是当事人,插不上手。

    能左右她判断的,只有那个臭小子。

    不过看这丫头这不动声色的甜美笑容,估计这回那臭小子是没好果子吃了。

    唉……真是可怜啊……

    李宗勇默默地为自己的徒儿掬了一把同情泪。

    但又同时又好想看那臭小子栽在这丫头手上的倒霉相。

    谁让那小子以往都那么气他,这回也该找个人来好好收拾他了。

    如果聂然此时知道李宗勇心里想的,只怕要默默的吐槽一句,这种一看到徒弟倒霉就高兴的师父,到底是怎么回事!

    既然没有套取到任何的情报,而且现在她也已经平安了,李宗勇自然没有再待下去的理由。

    就在他准备离开前,聂然却问道:“刘德是怎么回事?他不是被抓了吗?为什么他又回来了?”

    “刘德?”李宗勇想了想,然后才似乎想起了这个人,“这件事得问你父亲,他在出来之后就花了很大的人力把刘德从羁押室内给弄了出来。”

    聂然狠狠地拧起了眉头,“弄出来?都已经确定的事情怎么可能弄得出来?!”

    李宗勇站在床边,回答:“本来是已经确定了,但是那个海盗突然转了口供,所以刘德就被放出来了。”

    突然转了口供?

    能让海盗突然转口供肯定这其中有聂诚胜的介入。

    聂然面色严冷,“那你为什么没有告诉我。”

    “都放出来了,我还有和你说的必要么?”李宗勇看到她的神情,然后劝道:“别想太多了,你现在需要的是休息,其他的不过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人。”

    聂然想了下也觉得刘德不过是个无所谓的人,的确不应该在他身上花费心思,随即便转了话题问了一句,“我什么时候可以归队?”

    李宗勇站在床边说道:“你这次那么辛苦好好在医院休息一段时间吧,一切都等你复原再说。”

    聂然点了点头,也同意了他的决定,在医院彻底安置了下来。

    她身上有多处骨裂,还自作主张的拆过石膏,为此医生让她待在床上多多休息。

    也不知道是医院待遇好,还是李宗勇有特别的交代,医院特意给她加餐,好让她尽早复原。

    以至于她感觉那群医生完全就是以养猪的趋势在治疗她。

    等到好不容易可以下地走走了,她便开始在医院楼下的小花园里开始散起了步。

    ------题外话------

    说好的爆更,先丢三万啦啦啦啦~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