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322 预备部队来袭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暮色降临,船上的参谋长怎么等都不到副参谋的汇报,不由得问了下身边的勤务兵,“副参谋长呢?我怎么一天都没有看到他了?”

    身边的勤务兵很是无奈地回答:“这个……报告,副参谋长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正在处理日常工作的参谋长听了不禁愣了愣,“没有回来?这都一天了,怎么会还没回来呢?”

    那名勤务兵很是艰难地回答道:“我们也不清楚。”

    “那你们还不立刻派人去看。”

    参谋长的一句话,那名勤务兵马上点头,往门外走去。

    等过了一个小时之后,被派出去的人回来了。

    参谋长连忙召见问道:“怎么样?”

    那名士兵挺直了身子,回答:“报告,副参谋长正一个人坐在那里给他们验钞,说验不完不让看人。”

    “什么?!”参谋长大吃一惊,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正打算前来询问事情进展的几名长官在门口听了,忍不住地怒骂了起来,“这简直就是欺人太甚!这群混蛋!”

    “参谋长,这根本不能忍,他们摆明了就是在挑衅!”

    “参谋长,我们连夜派小队偷袭吧。”

    “是啊参谋长,不如突袭吧,这样被动下去,实在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就是啊,他们各种不让我们看人,一拖再拖,说不定早就暗地里把人解决了。参谋长,我们不能这样拖下去了。”

    “没错,时间拖得越久越不好。”

    一群人群情激奋,面带怒容,显然是被那个女孩子如此的挑衅彻底激怒了。

    参谋长此时也有些动摇了起来。

    对方几次三番找借口拖延,这实在是太过可疑了。

    “可现在我们没有证据证明聂师长是否已经真的被解决了,如果没有,那怎么办?”参谋长坐在位置上,神色很是纠结。“而且,这里的地理位置我们不熟悉,我们又都是陆军,要是没成功,只会让聂师长陷入更大的危险之中。”

    他们这次2区是被临时调派过来了,登岛作战他们并不是他们的强项,他们现在本来就处在下风,若是莽撞行事,万一更糟了怎么办。

    “那这样,我现在立刻马上打电话给上级,要求就近调动一支队伍过来。”身边的一长官说道。

    他的提议很快得到了众人的赞同。

    当下,他们联系了还在岛上的副参谋,让他留在那里先稳住。

    然后他们又马上申请,就近调派专门是海上登岛作战的海军陆战队里的其中一支小分队赶过来。

    很快在申请了两个小时之后,海军陆战队的小分队就坐着直升机飞了过来。

    收到消息的参谋长一早就带着人站在甲板上等待着。

    直升机从远处闪烁着灯光,伴随着螺旋桨的轰鸣声而来。

    巨大的风速让站在甲板上的人都有些睁不开眼。

    他们站在那里,抬着头看着直升机停在了船只的上空。

    继而,一根升降绳从上面丢了下来。

    那群士兵们训练有素的从上面滑落了下来。

    一个接连着一个。

    一旦到达甲板上,每一个人都站立在了那里。

    那群陆战队的士兵无论从姿态还是严肃的眉眼,所散发出来的都是和他们那些普通士兵所不一样的感觉。

    每个人穿着迷彩服笔直地站立在那里,如同一把出鞘的寒厉之剑,让人从骨子里感觉到一种无法忽视的气势。

    然而,那参谋长刚想上前去迎接海军陆战队的队长时却发现,这回来的不仅是海军陆战队的分队,竟然还有预备部队的最高指挥官李宗勇也一并从直升机下来。

    在看到李宗勇,那名参谋长不禁面露惊讶地问道:“李营长怎么也来了?”

    李宗勇笑着道:“说来也巧,我正在和刘队长正组织野外演习,听到你们这儿出事了,就马上一起过来了。”

    参谋长看到预备部队的人都来了,海军陆战队里好多精英都是预备部队输送进去的,这两个部队出现,基本上心可以定了一大半,“那真是太感谢了,我现在也被这件事弄得不知如何是好了。”

    等一行人全部进了会议室内,李宗勇作为此次救援的最高指挥长坐在那里开始了解起了事情的过程。

    “听说聂师长被抓了?”

    李宗勇的营长头衔不高,但预备部队是地位不低,所以也不算低于那位参谋长。

    “是啊,在两天前。”那名参谋长坐在会议桌的左侧的首位,简单明了地回答道。

    “对方有开出什么条件吗?”

    “暂时是三个亿,加上物资。”

    听到这里,李宗勇不禁眉头轻拧了下,“暂时是什么意思?”

    提及都这件事,那位参谋长也面露难色,“因为他们每一天都会不断增加数额,等今晚一过,明天就增加到四个亿了。”

    海军陆战队的刘队长讶异地问:“那不是在故意耍你们吗?”

    “是啊,就是不断拖延时间。”那参谋长说到这里就突然想到那倒霉的副营长,“还有更过分的是,那女孩儿硬生生的让我们的副参谋留在岛上,说是要验钞,三个亿,整整数了一晚上都没有回来。”

    “女孩儿?”那刘队长顿时惊愕了一把。

    “是啊,他们的老大是个女的,听声音很年轻,不过极为狡诈,完全不按套路出牌,也很是胆大,我们三个小队全部折在她手里。”

    坐在对面的刘队长听了,沉吟着道:“能让这么多男的听她,估计是有点手段和能力的。”他双手抱肩,目光转移到了一直没有开口的李宗勇身上,“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是马上登岛突袭吗?”

    坐在首位的李宗勇一言不发地沉默了许久,然后才问道:“那群海盗有让你们看聂师长吗?”

    那参谋长沉着脸色,叹了一声,“没有看到,那女孩儿说三个亿一到,她心情好了就给看,结果现在又说数完钱看,一直在不停地拖。”

    对面的刘队长对此很是中肯地发表出了自己的想法,“以现在这种情况来看,我觉得聂师长估计是不可能了。”

    那参谋长心头一紧,“你是说……”

    “对方三番四次的拖延时间,不让我们见,这对他们来说也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可他们还这样做,那我只能认为聂师长已经被处理了。”

    他作为旁观者,所看到的所分析的都是最为中肯的。

    参谋长听到,顿时急了起来,“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做?”

    “这岛上的地形我们没有他们熟悉,要想正面交锋不太可能,只能偷袭。”刘队长说出了自己的意见,接着看向了旁边的李宗勇,询问道:“李营长,你觉得呢?”

    李宗勇坐在那里眉眼沉沉,久久没有说话。

    似乎是在思考些什么。

    过了很久之后,他才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可以。”

    在得到了他的同意之后,当下所有人都开始准备了起来。

    岛上的地形他们并不清楚。

    因为这座岛常年隐匿在浓雾中,是这片区域里雾气最重的,特别到了春末初夏的时候,那种湿气就会变得越发重。

    而且恶劣天气也经常在这里出现。

    几乎没有船只来这片区域,就算有路过,也大部分会绕过去,否则很容易就会被浓雾迷失方向。

    要不是这次有人在这片区域开枪,聂诚胜当初也只是在这片海域的外围巡视罢了,根本不会想到要进入这其中。

    没有了地形图,他们无法确定他们所藏匿的地点,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了副营长的身上。

    他是唯一一个可以在岛上的人。

    他们决定让他将那些海盗给吸引出来,然后再让伺机潜伏在周围的士兵们一举将他们全部抓获。

    只要抓到了他们的老大,那么其他那些小虾米也就蹦跶不了多久了。

    会议室内讨论着各种紧急方案。

    夜色,沉寂。

    会议室内此时a计划已经初步敲定。

    但为了以防万一,他们又马上制定出了一套b计划来作为弥补。

    毕竟计划赶不上变化,如果偷袭失败,需要和对方正面火拼,那么要如何应对,特别是避免陷入这片沼泽区域。

    他们的人在沼泽这一块区域吃了很大的亏。

    所以这次绝对不可以再在这上面栽跟头了。

    会议室里各种不同的方案和意见热烈的讨论着,而外面的士兵们则暂时在甲板上休息。

    因为刚才预备部队的确在做野外训练的考核。

    这次的考核比以往的任何一次考核都来得急促和紧张。

    他们不仅要在岛上自己生存十天,而且还要小心“敌军”的偷袭。

    而这次的“敌军”正是海军陆战队的士兵。

    预备部队虽说是优秀部队,为各个部队输送尖子兵,但和这些经过各种残酷训练的人比,他们还是菜鸟。

    六个班,大部分都在第五、第六这两天全部被干掉了。

    没有水、没有食物、就连火也不能生,免得被人偷袭,睡觉的时候更是担惊受怕。

    在这种强大的精神压力下,只有几个人硬挺了下来。

    但等到结束也都精疲力尽地倒在那里,动弹不得。

    好不容易宣布考核结束了,结果营长的一通命令,他们这群考核刚结束连顿饭都没吃,水都没喝,觉都没得睡的人就这样跟着陆战队来这里的。

    至于海军陆战队的人他们似乎对于这十天的考验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吃力的地方,他们的训练远比这些还要辛苦。

    那群人在野外生存了十天,都基本上没有吃过什么。

    现如今来到了船上,便趁着休息的时间去厨房让他们弄两个馒头过来填饱下肚子。

    那群老鸟在训练上严苛击打这群菜鸟,但在生活上还是照顾这些预备部队的菜鸟们的,替他们主动拿来了馒头,每个人分发下去。

    “瞧瞧你们那样子,等你们哪天作为新兵来咱们部队,你们才会知道什么叫不死也要扒你一层皮。”陆战队的几个老兵看到严怀宇还有何佳玉他们几个人互相靠在那里,连吃馒头的劲儿都没有了,不禁对他们说道。

    “谁说不是呢,你们啊还太年轻啊,需要更多的磨练才行。”

    那些老鸟在旁边说着风凉话,啃着白馒头,那姿态有多悠然就有多悠然。

    “你们是老兵当然这样说了,当初新兵的时候我才不相信你们能熬得过来呢。”严怀宇被人这样奚落,拿着馒头就恶狠狠地在上面咬了一大口。

    “熬不过来?”那老兵一笑,对着正在派发馒头的那两个人喊道:“我说方亮、汪司铭你们两个不是都刚从预备部队出来的么,快点用亲身经验来教教他们。你们在那里熬过来了没?”

    此时方亮和汪司铭基本上已经一圈馒头发放完了,拿着空袋子走了过来。

    他们在考核时并没有见到这群旧相识,现在看到了,脸上的笑容都多了不少。

    “没什么熬得过熬不过的,在那里时间过得是很快的。”方亮找了李骁旁边的空位置坐了下来。

    李骁随口便清冷地喊了一声,“教官。”

    “你怎么还在叫我教官,我早就不是你的教官了。”方亮见到了许久没有看到的旧相识,心情很好,在海军陆战队里经历了那么久的历练,那还带着青稚年少的脸庞渐渐变得成熟了起来。“不过还是好久不见,在预备部队过得还好吗?一班的训练还习惯吗?”

    李骁坐在他旁边回答道:“我现在不在一班。”

    方亮神色一滞,当时走的时候班级还未分配,但以她考核的能力,方亮知道一般情况去一班肯定是没问题的才对。

    那怎么会没有在一班呢?

    他问道:“那你在哪个班?”

    “我还在六班。”李晓回道。

    “这怎么可能呢,你当初进六班不过是暂时的而已,怎么会……”

    方亮很是不理解部队为什么会把她遗留在六班。

    还想继续说下去时,却听到李骁说道:“我拒绝了。”

    “什么?”方亮听了,倍感诧异。

    拒绝了?

    她疯了吗?

    当初在新兵连的时候他就知道李骁的梦想,那就是进预备部队、进一班。

    那时候她被扣在了警察局,差点没了名额,可最后她还是拿命把那个名额给拼了下来。

    对于自己梦想如此执着的人,怎么会在最后关头居然放弃了一班?!

    “现在本身制度也改了,所以没必要。”李骁神色淡淡,似乎并没有为此举而感到后悔。

    事实上她也为自己的没有后悔而感到惊讶过。

    因为那是她曾经的梦想啊。

    从小她的梦想就是要进入预备部队,然后成为一班的一名尖子兵,最后送入特种或者是海军陆战队。

    那两个地方是她最终极的目标。

    而她也为这个目标一致奋斗着。

    可是当她得到了分班的消息,并确定进入一班之后她却莫名的不想去了。

    那时候聂然“背叛”了部队,何佳玉他们也因为那时候的训练,进入了三四班,但他们没有一个人是高兴的。

    特别是看到聂然的名字还留在六班的时候,那些人就自动的放弃了进入新班级的名额,依旧停留在原先的班级。

    那一刻,她竟产生了和他们一样的想法,最后竟然也跟着一起留下来了。

    只是惊讶归惊讶,但她没有感到任何的后悔。

    那是她这辈子第一次违背了自己最初的梦想。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做。

    但她每次想到这件事,她脑海中都会想起当年在海岛上和聂然两个人坐在那条窄窄的道上,喝着酒聊着天。

    不知为何,这段记忆让她特别的深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