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321 这个女孩儿是关键点!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当初对方是本来就是让师长自己去换你们,可师长不同意,还甚至组了队打算登岛强攻,而那个女孩子似乎看准了师长打算放弃你们,为此才设计了师长。”

    在场的那些伤员都愣住了。

    登岛强攻?

    那是放弃他们的意思吗?

    而恰巧就此时,门外突然响起了一个威严无比的声音,“女孩子?什么女孩子?”

    众人抬眸一看,顿时齐齐地站了起来,大声地报告道:“参谋长!”

    “你说,什么女孩子!”正巧路过的参谋长在门口听到他们的话时本还不在意,可听到最后女孩子这三个字后,不禁从门外走了进来。

    “就是和我们在对讲机里谈条件的老大呀。”那名勤务兵和刘德是一个科室的,只不过是个小勤务兵,属于干杂活的那种,哪里需要就往哪里跑。

    那天聂诚胜拿着对讲机和人说话的时候,他就在那里面听着。

    后来因为医疗室需要人手帮忙,他才被调派到这里来的。

    他理所当然的一句话让参谋长立即眉头拧了起来,“傅老大是女的?”

    身旁的副参谋摇头,“不是,是男的。”

    王洋这下也奇怪了,“男的?不对吧,当时设圈套带头抓我们的分明就是个女的,而且那些海盗还挺怕她的,难道她不是老大吗?”

    “是啊,当时抓我和刘鸿文的那个是女的啊,他们还叫她什么叶小姐,才不是什么傅老大呢。”

    傅老大、叶小姐。

    这两个人的名字让参谋长和身后那些长官们都神色凝重了起来。

    副参谋想了想,也觉得有些奇怪,“如果这么说的话,那个傅老大的确有些问题。昨天才说好的一个亿,今天那些钱却看都没看,转手就说要两亿。那感觉就像是被吩咐过一样。”

    这下众人都感觉到其中的不对劲了。

    站在最前面的参谋长沉默了片刻,拧着眉头,语气微沉了下来,“看来那个女孩子才是关键点!”

    当即,他对身后的人下令:“马上想办法再联系她一次!我要亲自和她对话!”

    “是!”身后的一名士兵立刻点头应了下来,然后快速的朝着走廊尽头的通信室走去。

    等到和聂然成功对话其实已经是在中午时分了。

    聂然已经在岛上将最为重要的军火库勘察完之后,也就没有必要再回那个岛了,索性就留在了后岛上,方便时刻和他们谈判。

    那时候他们那群人正在吃干粮,聂然啃得是从吴畅身上搜刮下来的压缩饼干。

    相比起这群海盗吃的食物,说实话她更愿意相信部队的东西。

    相信……

    从来不曾给予别人半分信任的人,现如今却开始有了一点点的信任。

    说实话,这种感觉也不算太坏。

    以往她总是拼命压抑着那份改变,她总觉得改变了,一切就崩塌了。

    可在经历了霍珩之后,她发现改变其实也不是特别难,至少不会比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坏。

    “叶小姐,叶小姐!”正沉浸在自己思维的聂然被这一阵叫喊给打断了,她转过头看去,就看到傅老大从远处跑了过来,对她说道:“那边的人指明说要和你说话。”

    “和我?”聂然站了起来,尽管语气依旧冷静,可眼底却带着一丝急迫,“对方是谁?”

    傅老大回答道:“是他们的最高指挥,参谋长。”

    聂然的眼底深处闪过一抹失落,但很快她就微挑了下眉。

    他们的参谋长怎么会点名要找自己?

    不应该是找傅老大吗?

    看来他们好像知道了些什么的样子。

    聂然跟着傅老大走到了对讲机旁。

    她按下了通话按钮,对着对讲机里的人问道:“有什么事。”

    对讲机那端的参谋长在看到灯源亮起后,就听到一抹熟悉的女声响起。

    他带着些许的疑问道:“你是……叶小姐?”

    “是啊,不知道参谋长有何指教。”对讲机那端的聂然在确定那个声音并不熟悉后,很坦然地应了下来。

    参谋长沉稳的声音从对讲机内传了出来,“我只是想确定两个亿是否真的让叶小姐满足了。”

    聂然靠在椅背上,语气里透着淡淡地笑,“哦?听参谋长的意思是,我如果不满足,参谋长是打算自动加价到三亿了吗?”

    “我想哪怕我给你十个亿,你应该都不够吧。”电话那端的参谋长声音没有丝毫的改变。

    立刻,对讲机内传来了聂然的轻笑声,“参谋长也太看得起我了吧,我只是一个女孩子,胃口哪有那么大。即使有那么大,我也不敢吞啊,我怕消化不良,最后还要搭上自己的一条命。”

    “原来叶小姐为人做事都那么谨慎。”

    参谋长言语中满含着深意,很明显是在告诉她,他们已经知道她才是幕后之人了。

    骤然,气氛有些变得沉然了起来。

    一个对讲机,线的两端各自沉默了下来。

    在片刻之后,对讲机的那端聂然笑着道:“小心使得万年船,不是吗?参谋长。”

    这话里明显已经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既然已经确定了背后之人,那名参谋长也不再拐外抹角了,索性也直言,“那叶小姐不如开门见山,你到底要什么。”

    聂然理所当然地回答着,“我要钱和物资啊。”

    参谋长眉头打结,这句话分明又是在和他们兜圈子,可他又不得不应承下来,“那你要多少钱,多少物资。”

    坐在椅子上的聂然嘴角含着一缕笑,漫不经心地道:“我不是说了么,三个亿啊,至于物资么,当然是越多越好。”

    她开出的条件那么的不走心,是个人都能听出来。

    可这番的不走心之下是不是真的是所有人都认为的挑衅和为难呢?

    对讲机那头的参谋长顿了顿,才开口道:“你应该要的不是钱吧。”

    他的问话中语气肯定。

    聂然嘴角地笑轻滞了一下,随后笑着反问问道:“那我要什么?”

    “你要的时间。”参谋长回答。

    聂然扬了扬眉,“这话我怎么听不懂呢?”

    那参谋长肯定地道:“你根本就是在和我们拖延时间!”

    他想了很久,一开始他也以为这个女孩子是想要故意的为难他们。

    可次数多了,他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一般的海盗说定一个数,钱拿到手就赶紧跑路了。

    但这些海盗却偏偏反其道而行是,不仅不跑,还不停加码,一天一个价码,完全就是拿他们当小孩子在玩耍。

    这就让他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了。

    对讲机那端的聂然笑着感叹了一声,“这都被你发现了,参谋长不愧就是参谋长,就是不一样。”

    她的夸奖并没有让那位参谋长有半点的欣喜,反而神色变得铁青了起来。“你为什么要拖延时间,你到底想干什么!”

    面对对方的恼怒,聂然嘴角的笑也慢慢凝了起来,半晌才低低地不自觉开了口,“谁知道呢,我自己都不知道想要干什么……”

    她的声音太低,以至于对方根本听不清楚。

    那参谋长以为她有些挑衅威胁,也有些沉不住地直言道:“你这样故意拖延时间是不是我们的人出事了!”

    聂然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听到他这番话不禁顿时笑了起来,“原来你是担心这个啊。这样吧,明天三亿拿过来,说不定趁我心情好,我到时候可能会让你们和他见一面。”

    她突然改了性子的好说话反倒让那名参谋长有些怔愣住了。

    等他清醒过来,对讲机的上亮起的电源指示灯已经灭了,现在那边已经关掉了对讲机。

    那些一直站在旁边没有出声几位长官纷纷开了口。

    “参谋长,这女的根本就是耍我们!”

    “她这是在挑衅。”

    “参谋长!我们不能听她的!”

    在那群人纷乱的提议中,那参谋长盯着手中的对讲机,最后开口说道:“再去调两个亿的资金过来。”

    众人大吃一惊,抗议地喊了一句,“参谋长!”

    可那参谋长却依旧坚持,“还不快去!”

    既然那女孩子说明天可以让他们和聂诚胜见上一面,那他就再忍上一回好了。

    至少现在最主要的还是要见到聂诚胜才行。

    抱着这样的想法,他又一次的让副参谋长去申请了钱,两个亿的资金周转,又不能转账也无法开支票,苦力那些银行里的人点钱点到手软。

    只看到一袋子一袋子的钱往运钞车上送去,然后再送上直升机,运往船上。

    还是第二天的一大早,在和聂然通过消息之后,副参谋长又一次的带着钱登岛上了岸。

    聂然一早就在那里等候着,这次换她坐在位置上,而傅老大则坐在了旁边。

    她看到那副参谋登岛走过来,不禁笑着道:“副参谋总是来的那么准时。”

    副参谋一看到眼前这个女孩子,发现原来是她!

    昨天和前天她都站在傅老大的身后面,低垂着头,看上去并不值得让人注意。

    然而,就是如此容易忽视的人,实际上却是他们真正的头目。

    副参谋指着船上的钱,“那里有你要的三个亿。”

    聂然随即挥手,示意那些海盗去将把钱一袋一袋的搬运下来。

    等到钱全部摆放在了聂然面前时,她微微一笑,“真多,不会里面都是白纸凑的数吧。”

    她不过就是一句的逗弄罢了,那副参谋的脸就有些绷不住了,硬声硬气地道:“你要不相信你可以自己一张张验。”

    聂然知道他这是在讽刺自己,也不恼,点了点头道:“好啊,那你来替我重新一张张的验一遍吧。”

    副参谋面色一沉,语气里带着些许的恼怒,“是你不相信,又不是我不相信,我为什么要给你验。”

    “不验不给看人哦。”聂然好心地提醒了一句。

    副参谋这下急了,“三亿我一个人怎么可能验得完,你分明就就是故意的。”

    银行里动用了将近十几个人花了一天多的时间才勉强做完,他现在孤身一个人,根本不可能搞的定。

    但聂然就是那一副不关我事的无谓样子,“反正你验完就有机会看人,不然免谈。”

    随后对旁边的那几个海盗吩咐了一句,“看着他验。”

    然后就转身往里走去。

    把留下了那副参谋一个人留在原地。

    那副参谋长握拳紧握地看着聂然离去的背影,心里头恼怒不已。

    只是能怎么办呢。

    那女孩儿已经提出条件,不验不给看。

    现在人在他们手里,要想见人就只能听他们的话行事。

    那副参谋长只能忍气吞声地随手拿出了一袋钱开始在那些海盗们的面前验了起来。

    原本都捆好的钱被全部拆开,一张张的验好后再一叠叠的重新捆好。

    等他算完了六袋钱,太阳都已经西沉了。

    ------题外话------

    最近一段时间更的不多,因为没几天就过年了,等过完年之后蠢夏会爆更一次,么么~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