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302 一切都和预料的不同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至于那两个莫名被组成一对cp的当事人对此却完全毫不知情。

    九猫自从被进入休养模式后,就没有出过那扇门。

    至于聂然则一直在军火库和建筑图纸上打转。

    她没有学过建筑图纸方面的知识,那些设计师给她的假图纸,她也只是按照他们支支吾吾的话语和迟疑的表情才得知,对于图纸上那些东西,她一点都不认识。

    再加上她无法进内部去看,更加是一头雾水。

    每次都要拿着那张假图纸看上好久。

    “叶小姐还真是用功啊,这图纸我看了几百遍了,都快把纸看出两个窟窿了,可还是看不懂,太复杂了。”傅老大端着聂然那份饭菜走了进来,“来来来,先吃饭吧,吃饱了才有力气能转动脑筋。”

    聂然放下手中的图纸,看了一眼他特意端过来的饭菜,眉头顿时轻轻拧了下。

    她不由得想起九猫当时对自己说过的话。

    “傅老大怎么总为我做这些杂事,弄得我都不好意思了。”她嘴里说着不好意思,但手却一点都没有去接。

    傅老大笑着将饭菜摆放在了桌上,“叶小姐是霍总身边的人,我当然要好好招待才行。”

    “是吗?”聂然嘴角勾起一抹浅浅地笑。

    但那傅老大也不知是演技太好,还是真的没有问题,他讨好的笑容么有任何的变化,点头地道:“当然了。”

    “可是我觉得一直窝在这里,都快发霉了,不如趁着中午天气不错,我们还是去食堂吃大锅饭吧。”

    聂然说着也不等傅老大有什么话,就直接起身走了出去。

    只留下傅老大一个人站在那里看着桌上已经摆放好的饭菜,“可是我这饭……”

    见聂然已经走了出去,无奈之下只能重新端着饭菜跟着折返了回去。

    进了食堂,聂然简单的点了两个菜再加一个馒头,然后找了个位置吃了起来。

    傅老大随后端着饭菜跟了过来。

    聂然一边吃着一边趁着这段空闲时间问道:“这几天我一直都在盯着军火库的问题,都没有来得及问,这两天海警那边有什么动向吗?海岛上的基本防卫都做好了吗?”

    傅老大点头道:“基本的防卫在一开始就已经全部进入警戒状态,至于海警那边暂时还没有什么动向,应该是最近天气潮湿,雾气太浓,所以他们只是在外围巡视,并没有进入内海区域,看样子是不敢擅自进入。”

    聂然听闻了之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那就好,让他们24小时地盯着,确保能够在第一时间得到那些海警的最新动向。”

    “放心,这些我全都已经和他们说过了。”傅老大回答道。

    一顿饭,聂然和傅老大两个人坐在那里,商谈着关于海岛的问题。

    等到吃得已经差不多了,两个人从食堂走出去时,依旧还在谈论着海岛的问题。

    “等再过一两天,趁着晚上我们开始巡视内海海域,安插一些暗哨,以此来确保岛内的安全,防止他们毫无察觉的登岛。”聂然对身边的傅老大说道。

    “好啊好啊,有叶小姐把关,我相信肯定没有问题。”

    傅老大看她对岛内安全这么上心,多少也放下点心了。

    这几天她一直窝在那个小屋子里看军火的图纸,就好像是把海警这个问题给忘记了一样。

    让他担心了还一阵子。

    “那到时候麻烦傅老大给我一份这边岛屿地形分布图,我们详细商讨一下。”

    “这是当然的。”

    聂然和傅老大边说边走,无意间视线一瞥,瞥到了旁边一个身影正飞快的掠过。

    她当下断了和傅老大的对话,对着那人喊了一声,“江远!”

    那人听到有人在喊自己,立刻脚下一个急刹车往回看。

    结果就看到是叶小姐在喊自己,身边还站着自家老大。

    当下他只能再跑了回去。

    “叶小姐,老大。”他先是恭敬地喊了一声。

    聂然看着他手中拿着一个碗,里面放着馒头和一些清淡的小菜,嘴角轻扯地问道:“你是要送饭给你九哥?”

    江远先是点了下头,然后就想起九哥和叶小姐的关系,随即脱口问道:“叶小姐要去看看吗?”

    好像自从九哥休养之后,叶小姐一次都没去看过他。

    难不成叶小姐气还没有消?

    就在江远胡思乱想之际,聂然摇头回答:“不了,我很忙,暂时还没那个空闲时间。”

    “哦,那好吧。”

    看来叶小姐的气真的还没有消。

    江远默默地在心里地认为。

    唉……女孩子生起气来还真是别扭,明明很担心,怎么就不肯去看一眼呢。

    江远的思绪越飘越远,而浑不知情的聂然依旧继续道:“医生怎么说,有什么大碍吗?”

    被打断思绪的江远回过神立刻摇头道:“没有没有,只是一点轻微脑震荡而已,医生说要好好休息,尽量不要有大幅度的运动。”

    “嗯,那你好好照顾她吧。”聂然随意地丢下了这句话之后,便又和傅老大寒暄了几句,继续回到了小木屋里开始和那些假图纸死磕起来了。

    尽管那些事假图纸,但聂然也必须要看懂才行。

    因为以霍启朗的心性,这图纸肯定是真假参半,就算那些关卡和机关有假的成分,但内部的结构肯定是不会变的。

    只有把内部的框架和路线全部熟悉了,才能在进入的时候一一修正。

    在和那几位设计师全连续商讨了三天后,总算勉强那些图纸上的字符都已经基本熟悉,至少交流起来已经没有太大的困难。

    聂然和那几位建筑师坐在临时搭建的棚内,指着手里那张图纸问道:“你们预计内部要建造多久才能结束?”

    几位建筑师互相看了对方一眼,然后才回答道:“我们预计大约还需要一个月时间。因为防盗系统比较麻烦,所以花费的时间也就比较多一些。”

    还需要一个月?

    她来这里已经一个多星期了,在没来之前的两个多月前傅老大就已经给霍珩报告过进程,说提前完成了外部结构。

    她以为最多半个月内部的关卡会全部设计完毕。

    没想到居然还要花一个月的时间。

    聂然拿着手中的图纸看了几眼,嘴角扬起了一抹若有似无地笑,“原来是这样,那你们再努力加快点时间,毕竟这里已经花费了太多时间了,再这样下去霍总一定会不高兴的。”

    那些人立刻点头保证道:“是是是,我们一定会争取早日完工的。”

    随后借着要去勘察现场的借口一个个都溜之大吉。

    只剩下聂然坐在那个临时搭建的棚内,手里拿着那份图纸。

    那份图纸上面的防盗系统不过是在每扇门内内装一个报警系统,以她前世经历过的那些系统装纸来说,两个月的时间完全就足够了。

    可现在他们却说还需要一个月。

    那么也就是说,这个军火库里的防盗设备和关卡比图纸上的要多出很多,至少要多出需要装置一个月的设备。

    看来霍启朗在这里面真的是花费了极大的心思。

    “叶小姐!”突然,远处一个着急忙慌的喊声响了起来。

    聂然侧头朝着门外看去,就看到傅老大一路飞奔而来,脸上是他从未有过的惊慌神色。

    她的心里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什么事?”

    傅老大大口喘息地道:“我们的人汇报说,海警开始在我们海域最外围活动了!”

    聂然眉梢轻挑起,平静地重复问道:“你是说,他们在最外围开始活动了?”

    这些天她虽然一直死磕着图纸,但是海警的最新消息她都是每天掌握着的。

    傅老大也一直都随时向自己汇报。

    那群海警几乎每天都只是在外围海域里偶尔驶过,从来不曾朝着这里进发。

    可现在他们却在浓雾还没有散去的情况下,逐渐开始往内海海域范围活动。

    此时,她的脑海中不禁想起了一个人。

    霍珩……

    当初来之前他明明说过要和李宗勇汇报,并且交涉,可现在海警不仅没有离开,反而往里面进发。

    现在所有的问题全部和当初他所说的背道而驰。

    在聂然逐渐微沉的眉眼中,傅老大点头回答道:“是的,我的人刚刚汇报给我,说是小范围的活动,并没有靠近我们的海域,但为了防止出现问题,还是马上汇报给了我。”

    聂然沉默了片刻,才开口吩咐道:“既然是小范围活动,那就让兄弟们盯着好了,等到他们的活动范围大了,到时候再做决定。”

    站在一旁的傅老大略有些迟疑地问道:“这样会不会来不及?”

    要是等到他们进入内海之后再有所行动,总觉得好像变得有些被动了起来。

    可聂然却很肯定地回答:“不会,我们海域内的雾气那么浓,一时半会儿他们应该无法找到。”

    她现在只有等。

    也只能等。

    她想要知道霍珩到底打算怎么做。

    “让那边的兄弟给我时刻盯紧了,不要有丝毫的松懈!任何风吹草动都要给我汇报!”聂然神色肃然地下令。

    傅老大点头应了下来,接着就去开始去着手准备了。

    聂然现在看图纸的心也没有了,当下回到了自己的那间小木屋,将傅老大给自己的那份地形图又看了起来。

    这份地形图在当她拿到的第一时间就已经看过了。

    他们现在所在的岛屿是整个内海区域中最隐蔽的一处,四周的方向有好几个小岛包围着,要想马上发现这里最起码要一段时间。

    而这段时间她必须要做点什么才行。

    普通的岛内岗哨基本上傅老大都已经全部做好了。

    现在她所要做的,就是在周围的岛上做好岗哨以及暗袭的准备。

    如果那些海警真的进入了,那么不能让他们登岛的唯一方法就是转移视线。

    必须要在尽可能的条件下,让他们在其他岛上登陆才行。

    她在屋内将整片海域的情况再次重新地研究了一遍。

    至于傅老大,他在吩咐准备完善后,回到了聂然的临时小屋里开始和她紧张地商讨起了一切。

    “如果下午没有什么太大问题的话,等到了晚上我们就从这片海域开始巡查,务必要将这里几个关键的位置都放上岗哨,这样的话到时候如果真的万一对上了,还可以偷袭。”

    聂然指着地形图里的几处区域位置,和傅老大说着。

    “好,到时候晚上我让那群人随时待命等候。”

    在和傅老大的交谈时,聂然伸手指向在地形图的某一处,“但是,这片水域的划分我没有看明白,咱们的岛屿和后面那个岛为什么之间要画一条线?”

    傅老大顺着她所指的地方看去,然后才对她解释道:“哦,是这样的,我们的岛屿和后面的那座小荒岛之间有一个天然的岩洞,就连接着我们的地牢那一处。”

    还是第一次听说的聂然倍感诧异地道:“你是说,我们所在的岛屿和后面那个岛是有连接的?”

    傅老大点了点头,“是啊,不过后面那个岛的地理位置很险要,而且岛内也很危险,沼泽水域以及蛇虫非常的多,可以当做我们的天然屏障。”

    聂然若有所思地想了一会儿之后,才继续和傅老大商讨下去。

    等到天色一黑,那边的兄弟来汇报说是海警已经停止巡查,没有了活动的迹象后,聂然立刻带人上船,开始内海海域内开始安排安插。

    在上船之前,聂然特意看了一下人手,在人群中并没有发现九猫的存在,不由得对傅老大问道:“阿九呢?”

    “阿九?阿九没来吗?”傅老大也立即在人群中看了一圈,发现真的没有他的存在后,连忙找江远问道:“阿九人呢?不是当时叶小姐说了要他出海的吗?”

    江远很自然而然地回到:“九哥在房间休息啊,医生说他需要静养,所以我就没叫他。”

    傅老大听了,一巴掌直接打在了他后脑勺,愤愤地道:“臭小子,什么时候轮到你来为叶小姐做主了!快点把人给带过来,不要再耽误时间了!”

    江远捂着脑袋,一个劲儿地点头,“哦哦哦……”

    然后很快就一溜烟儿的就去找九猫了。

    “放心吧,阿九肯定马上就来,叶小姐你先上船。”

    聂然点了点头,继而也跟着那群人上了船。

    没过多久,江远就带着九猫上了船,进了船舱。

    坐在那里查看地形图聂然听到了脚步声,恰巧抬头看见了正往里面走来的九猫。

    看她的行动好像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只剩下头上还绑着一层层的纱布。

    聂然放下了手中的图纸,对她笑着道:“几天不见,看来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呀。”

    九猫点了下头,算是应了一下。

    “既然没什么问题了,那你过来帮我看看,这里两处哪一处放暗哨比较好。”聂然将图纸摊开,指着两处的地形问道。

    九猫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间让自己插手这种的事情,她可不太相信聂然那么容易的就原谅自己。

    坐在那里的聂然看她不动弹,催促地问道:“还不快点过来?”

    一时间无法确定聂然到底想要干嘛的九猫只能走了过去。

    她在看到桌子上真的摆放的是一张完整的岛屿分布地形图时,眼底顿时闪过细微的光亮。

    “怎么样,你觉得这两处哪一处比较好。”聂然侧头似有深意地望着她。

    九猫猛地回过神,很是冷静地回答道:“这里,有山体可以做隐蔽”

    “那这里为什么不行呢?我觉得那里的雾气够浓,也足够隐蔽。”聂然指着另外一处说道。

    九猫神情严肃,“可是如果有风,很容易就会暴露,这样我们就会处在被动的位置。”

    “既然你这么有见解,那你跟我去甲板上看看吧,到时候发表点意见。”

    聂然拿着图纸就往外头走去,九猫紧跟在她身后。

    ------题外话------

    最近这两张都是小小的过度,接下来的开始嘿嘿嘿……高能小预警~么么哒~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