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296 海岛出事,把她处理了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自从那件事之后,聂然留在安保公司里,再也没有从公司里走出去。

    然而在旁人眼里看她天天留在公司里做训练,不禁又开始传出了小话。

    “叶小姐好像留在公司里训练已经超过两个星期了吧。”

    在某个下午休息时候,那群人看到聂然一觉睡醒,又一次的进入了射击训练室,无聊之下便闲聊了起来。

    周围的人在看到聂然那一瞥的身影后,便说道:“是啊,都已经一个月了。”

    “霍氏那边不需要她做事吗?我记得前段日子她一直都在码头上,还经常跟着霍总去酒宴上约见那些合作人。”

    “不知道啊,突然间就回来了。”

    突然,一个人很是八卦地惊呼道:“不会是和霍总闹掰了吧?”

    身边的人立刻毫不犹豫地反驳道:“怎么可能啊,霍总是谁啊,那么大的钻石王老五,她怎么可能会轻易放弃啊。”

    “那也说不定啊,她把九猫给杀了,一时间触怒了霍总,也不是没可能啊。”那人似乎还沉浸在九猫被聂然杀死的震惊之中,“反正我要是霍总亲眼看着自己挑的人被杀死,多少也会不爽的吧。”

    谁知就招到旁边一个人的爆栗,“你傻啊,要是霍总真的生气,早就生气了好不好,哪里还会带着她去聚会上露脸啊!而且上次我看到她是以女伴的身份和霍总去宴会场的。”

    众人当下一惊,“女伴?”

    那个人肯定地点了点头,“是啊,女伴!”

    结果遭到了周围人的感叹,“我前两次和她一起去的时候她都是以保镖的身份啊,这么快就升级成女伴啦。这女孩子手段还真是不一般啊。”

    “何止啊,那时候霍董事长也在,感觉像是默认了一样。”

    “那她岂不是未来的霍夫人?”

    “有可能。”

    “那她还来这里干什么?”

    “谁知道啊,她的心性向来难以捉摸,估计是来放假加训练的吧。”

    于是,所有人就以为这位未来的霍氏总裁夫人闲来无事,来这边放假训练的打发时间。

    殊不知,她是被扣押在了公司里,限制了她所有的行动。

    只是她比一般人淡定而已,每天都日复一日的体能训练以及射击训练,让那群人产生了她是留在公司里训练的错觉。

    而另外一边,霍珩依旧每天坐镇在霍氏公司各种忙碌着。

    霍启朗在确定了他的身份之后,大部分的生意全部压在了他的身上,但好在霍氏的暗处生意他本来就都接手着,这一部分并没有对他造成什么困扰。

    现在唯一让他想要突破的就是那个军火库,只要军火库一旦建造完毕,他相信霍启朗一定会把最后那一棒交给自己。

    到时候,一切就全都结束了。

    然而,就在他数着日子等军火库的竣工,没想到傅老大却将电话打了过来。

    距离物资的押送也已经过了一个月了,这时候傅老大一通电话打了过来。

    霍珩自然而然的认为傅老大给自己的回复他已收到东西的消息。

    他放在手中的工作,将电话接了起来,温和地道:“傅老大是收到货,特意打电话给我的吗?”

    电话那头的傅老大笑了一声,“是啊,货我已经收到了,就连你的人也都已经安全到达,进入了工期。”

    只是那笑声听上去似乎有些勉强。

    以往傅老大拿到东西给自己打电话时,那笑声都是格外爽朗,并且还会马上和他谈军火库最新的消息以及进程。

    可今天他说话中却带着一丝沉重感。

    霍珩当下就觉得不太对劲,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果然,电话里的傅老大有些支支吾吾地迟疑了几秒,“那个……在收到货的同时,我们同样也收到了一个消息。”

    “什么消息?”

    相比起霍珩的淡定,傅老大就变得有些犹豫了起来,“就是……你还记不记得当时我们抢了严老大的船?”

    霍珩皱了皱眉,嗯了一声。

    他不明白抢了严老大的船会出现什么问题。

    难不成严老大的手下气不过找上门算账?

    这也不可能,傅老大所选的海域范围是他早就看中的,也是傅老大的最后的保命秘密老巢,一般人根本突破不了外面那道迷雾关卡。

    他不相信严老大的手下能够冲的进去。

    “后来不是严老大死了嘛,我的人就直接把他直接丢下了海,这事儿你也知道的。但谁想到,尸体后来竟然被一艘度假游轮里的船员给打捞上来,那艘游轮里当时好像都是外国的什么人,然后影响很大,现在各个海域里都有海警在搜寻和把守着。”

    霍珩听到这话,原本嘴角温润地笑意渐渐收敛了起来,取而代之地是语气里的沉然,“你现在是什么意思?”

    踌躇了好久,傅老大最终还是坦白地道:“就是……我们这里很有可能……会被查到……”

    霍珩神色骤然一变,他将手中随意把玩的钢笔丢在了桌上,“什么叫可能会被查到,你当初和我合作时,可是再三保证那个地方绝对不可能会被搜查到。”

    电话那头的傅老大听了,也有些觉得对不住霍珩,毕竟拿了霍珩那么多的钱和物资,甚至现在军火库也快造完了,这会儿出问题,的确实在是有些不像话。

    “话是没错,但是这次的事情搞那么大,巡警力度那么强,实在是超过了我当时的预计。”

    霍珩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大脑里早已经过了一系列的盘算,心里也基本有了初步有了打算。

    只怕这件事要惊动李宗勇,让他出面帮自己一下才行。

    尽管已经有了想法,可他的语气里依旧很是愤怒。

    因为他希望借着这件事能够让傅老大警醒,免得以后出海劫船惹到了海警。

    “那现在怎么办,炸毁整个军火库吗?你别忘了,我在你们身上花费了多少的财力和心血。”

    傅老大这会儿处于下风,面对自己的金主,他也不敢多反驳什么,只是道:“我怎么可能会炸毁军火库,这军火库我也有人力花费,怎么能说炸就炸。我只是怕那些海警搜寻到这里,提前和你说一声,顺便希望你能弄一批人给我。”

    霍珩眉头拧紧,不解地问道:“给你一批人?你想干什么?”

    “我想万一他们打过来的话,我也能及时的反攻。”傅老大还想着那天聂然替他们劫了严老大船只的事情,所以立刻补充道:“对了,叶小姐就挺厉害的,她过来的话,一定会加大胜算的。”

    霍珩听了他的话,怒极反笑地道:“反攻?你想打退那些海警?”

    电话那头的傅老大没听出霍珩隐隐暴怒的情绪,语气里变得有些自大了起来,“是啊,我觉得这里的地理环境我们那么熟悉,又有雾瘴做天然的盾牌,要是真的不得已打上那一仗,也不是不可能啊。”

    霍珩冷冷地笑出了声,“可你们打退他们的同时,也一样你们暴露了自己,到时候就会有成千上万的海警朝你们这里扑,你觉得你打的完吗?”

    一群小小的海盗,加起来也不过只有两三百号的人,加上他时不时输送过去的一些人力,充其量也只有四百多个,竟然敢妄图和整个z国部队作对,简直不知死活!

    电话那头的傅老大听了,不由得道:“那怎么办,不能打,总不能就这样每天看着他们在周围的海域搜索,然后一点点的攻克这里吧?那到时候就全完了!我、你、还有你的兄弟们以及军火库,一个都保不住了。”

    片刻,霍珩才揉着眉心开口道:“这件事我会想办法,你们暂时不要有什么举动,免得引起注意。”

    “可是……”

    那头的傅老大明显就有些不满意他的决定,但还不等他把话全部说完,就听到霍珩一口打断地道:“还有,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一直对上次士兵突袭你据点的事情耿耿于怀,想要借着这次杀杀他们的锐气,但军火库不是像你劫船那么简单,要是曝光了,咱们都得死,一个都逃不掉。”

    什么严老大的死亡惹来了海警,真当他时白痴吗!

    严老大作为海盗头目,一早就划入了海警的黑名单之中,他的死亡或许会带来海警们的重视,但绝对不会将海警引到那种地方。

    除非是他们不听自己当时的劝告,主动招惹到了海警。

    海警的巡查肯定是有的,傅老大就顺势想要借着这次所处的环境优势,好好的报仇雪恨!

    电话那端的傅老大被拆穿了心思,心里颇有些不是滋味,但又听到他的冷声警告,无奈只能点头应了下来,“好,那我随时等你电话。不过,那些海警的确在我们周围已经开始搜寻了,你最好赶紧想办法。”

    说完之后,他就挂断了电话。

    霍珩将手机丢在了桌子上,一脸疲惫地靠在椅子上。

    好不容易军火库就要完工,现在又出这种幺蛾子让他犯难。

    看来这些海盗真是不能留了。

    原本想让他们作为霍氏的掩护,可现在他们出的差错一次比一次多,甚至还招惹到了海警,让他身处于两难的境地。

    等到军火库建造完成,找个时间要将这些海盗全部消灭干净,然后再派霍氏的人去驻守比较好。

    “叩叩叩——”

    正想着,突然,一道敲门声打乱了他的思绪。

    霍珩回过神,对着门口的人喊了一声,“进来。”

    门外的秘书应声开门走了进来,很是恭敬地对着霍珩说道:“霍总,刚才董事长来电话,他正在董事长办公室等您。”

    霍启朗,过了这一个月,他总算是来了。

    霍珩心中冷然一笑。

    随后对那位秘书简单地应了一声,“好,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是。”那位秘书应了一句,随后退了出去,并且将门给关上了。

    霍珩靠在椅背上,眉头紧锁,看上去很是疲惫。

    以往这个时候,坐在沙发上的聂然看到他这个神情,都会主动替他倒上一杯绿茶或者是咖啡。

    现如今她不在自己身边一个月,也不知道在安保公司里过得如何。

    海岛的事情、聂然的事情,每一桩每一件他都要妥善处理才行。

    他已经没有累的时间了。

    霍珩捏了捏眉心,深吸了口气,随即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穿好了西装外套就走出了办公室。

    董事长的办公室在他办公室走廊的尽头。

    在进门前他先“叩叩叩”地连敲了三下门。

    开门的是陈叔。

    陈叔一见到他,便躬了躬身,喊了一声,“二少。”

    霍珩点头,算是回答,接着直接提步走到了办公室内。

    霍启朗已经坐在办公桌前静候他多时了。

    “父亲这时候来公司找我,是有什么事情要交代我吗?”霍珩坐在了他的对面问道。

    霍启朗看了一眼他的手臂,并没有马上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而问了一句,“手上的伤好些了么。”

    霍珩也随后看了看自己的手臂,很是随意地动了一动,“一点擦伤而已,没事什么大碍。”

    霍启朗嗯了一声,接着才入了主题,“这几天叶苒都在公司里没发生什么事情吗?”

    霍珩对此不禁轻笑了起来,“您找人24小时监视着她,您应该比我更清楚才对。”

    聂然留在安保公司里这么长时间,每天都规规矩矩的训练,很明显是受到了了行动的限制。

    只不过她比普通人淡定,在被限制的同时就顺便继续训练。

    霍启朗没有反驳,沉冷肃穆的神情之下,他终于开口道:“我决定,不留下她。”

    霍珩眉心微动,“为什么?难道是查到她可疑地地方了吗?”

    不会吧,他明明把聂然身份上的事情衔接的没有任何一丝差错。

    不太可能会被霍启朗查到蛛丝马迹才对。

    霍启朗摇了摇头,“她没有可疑的地方,但是我觉得还是不能留下她,所以把她处理了吧。”

    “理由呢?”霍珩不死心地问了一句。

    其实他知道自己不应该问的。

    如此一来,只会让霍启朗发现自己是在意聂然的。

    软肋对他来说,是最要不得的。

    果然,霍启朗在听到他那句为什么后,抬眸,犀利的目光从他脸上扫过,“你应该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任何的差错都不可以走,所以我不希望有任何的可疑人物在霍氏。”

    霍珩心中一沉。

    看来他没有预测错。

    霍启朗真的不打算放过聂然了。

    那次他受伤进医院之后,聂然说她不被霍启朗信任,会被排除在外的时候,他脸上有过那么一瞬的不自然。

    因为以他对霍启朗的了解,何止会被排除在外,根本就是直接杀人灭口。

    可他没办法对聂然说实话,他不想让聂然担心,也想着或许霍启朗会改变想法。

    然而,最终还是没有用。

    霍启朗在这一点上,从来是果断冷酷的。

    宁错杀,不放过向来是他做人准则。

    “我知道你和她关系不一般,如果你不能下手,我可以让陈叔去做。”霍启朗看霍珩面露迟疑和凝重的神情,为此很是“体贴”地说道。

    霍珩抬头,嘴角噙着淡淡地笑,“不一般?父亲在说什么我好像听不明白。”

    “听不明白吗?人往往在无意识的时候做出最真的选择。你那天拼死都要上前去救她,这个举动,应该不是假的吧。”霍启朗语气里很是笃定。

    霍珩心里暗叹,还是没能隐瞒过去。

    这下,是非要处理掉聂然不可了。

    霍珩靠在椅背上,双腿交叠着,笑容翩然,“我只是觉得合作了那么多年,这把刀用顺手了,不想因为误会丢掉而已。”

    霍启朗伸手拿起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口,接着道:“用了那么多年的刀也该钝了,换一把新的说不定效果更好。”

    霍珩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会看着办的。”

    “那就好。”

    霍启朗似乎很满意他的回答,和他又说了几句关于公司的事情之后,就让他回办公室去了。

    在他临走前,霍启朗又一次的沉沉出了声,“阿珩,你好不容易熬到今天,我也一点点的开始把公司全部交付在你的手中,你不要让我失望才好。”

    他别有深意的话语传入了霍珩的耳朵里,他拧开门把的手一顿,已是春末初夏的天气里,那金属的触感竟让他心里头冷得发寒。

    那只握着门把的手不由得紧握了几分。

    过了许久之后,他才转过身,眼神中似乎已经将一切情绪全部沉淀了下来,他郑重地点头道:“父亲,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

    他如此这般的承诺,霍启朗才点头放他离开。

    门锁“咔哒”一声被关上。

    站在旁边的陈叔等到霍珩一走,连忙上前地道:“大哥,你怎么能让二少处理这件事,二少摆明和那个叶苒关系不同一般,他万一暗中把人放走了怎么办!”

    霍启朗盯着那扇已经关上的办公室门,语气淡淡地道:“那听你的意思,是由你来做更好,是不是?”

    陈叔看霍启朗那张一时难以辨明情绪的脸,也只能收敛了情绪,恭敬地回答道:“我只是觉得,由我来做,更能让大哥放心。就像大哥你说的那样,我们这一行,是半点闪失都不可以有的,任何的可疑人物都要全部处理干净才好。”

    霍启朗缓缓转过头去,朝他看了一眼,“阿陈,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

    站在身侧的陈叔被那极具威严的一眼给看得身躯微震。

    “最近叶苒一直在插手霍氏的事物吧,听说连你的事也被她几次三番的介入。”

    陈叔连忙道:“我……我不是因为这个,我只是怕叶苒那丫头会祸害了二少,二少年纪轻,又从来没有和女孩子打过交道,那丫头邪门的很,我实在是怕……”

    他用当初和聂然说的话再一次的对霍启朗说,可惜霍启朗和他相处多年,怎么会被他的话给轻易的糊弄过去,“是吗?在道上被人称了那么多年的‘陈叔’,现在被新人代替,你的心里会一点感觉都没有?”

    陈叔的脸色在霍启朗的话中变了一变。

    看着沉默不语的陈叔,霍启朗继续道:“阿陈,别自欺欺人了,别人不知道你,难道我还不知道你?你最讨厌被改变,所以才宁愿一直服侍我。”

    “大哥,我发誓我从来对你没有二心过。”陈叔被他如此点破,立即表明心迹,“我只是觉得,二少还年轻,有些事情不能自己掌控,我这才……”

    霍启朗笑了笑,站起身拍了拍他的肩膀,“我当然知道你对我没有二心。这么多年,你和我从那么多次的枪林弹雨中死里逃生,一起创立了霍氏。按理说,这霍氏有你的一半,你就算控着,也是理所当然的。”

    陈叔连连摇头道:“不是的,这是大哥你打下来的,我不过是混口饭吃。要不是大哥不嫌弃我,我怎么可能会有今天!”

    “什么嫌弃不嫌弃,当年我们两个都是穷光蛋,是你不嫌弃地跟着我才对。”谈起年轻时那段血雨腥风的日子,他不由得站在落地窗前俯视着高楼下如蚂蚁般的车流,感叹了一句,“年轻就是好啊。”

    陈叔不明白自家大哥为什么今天会说那些话,但最后还是忍不住地问了一句,“不过,大哥你真的放心让二少自己处理?”

    霍启朗侧头看向他,“有什么不放心的。我如果让你介入,说不定逼急了他,反而舍不得。但如果让他自己做决定……就像他说的那样,我的儿子是不会被感情冲昏头脑的。公司、女人,哪个重要他很清楚。”

    “可……”

    陈叔还想继续说下去,但被霍启朗一句就给打断了,“退一万步,即使他真的想冒着风险留下她,那么就看他到底有没有这个能力,让我不要抓到把柄。”

    阿珩是绝对不可能放弃公司的。

    他经历了那么多生死,隐忍了那么多年,霍氏对他的执念深入骨髓,是绝对不会那么轻易就被剔除的。

    所以,如果阿珩真想要公司女人同时都要,那么也就表示说,他每天都会要承受着被自己找到的压力,

    那种压力久而久之就会成了他的精神折磨。

    到最后都不用他出手,阿珩就自己亲手了结了这个痛苦和折磨。

    所以他根本不担心阿珩最终的选择。

    因为无论怎么选,那个女孩子都不能活下去。

    “哦对了,可以解除那个女孩子的监视了,免得阿珩认为我不信任他。”说完这个吩咐,他便转走出了办公室。

    “是,我马上打电话去办。”身后跟着的陈叔看到霍启朗那么肯定的神情,心里不禁有些忧愁。

    那个叫叶苒的能够在二少身边待那么多年,肯定有自己的一套手段,到时候万一二少一时糊涂做了什么事情,那可怎么办啊。

    而另外一边的霍珩在离开了霍启朗的办公室后,神情严肃地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内。

    这短短的一路上,坐在那里的秘书们明显感觉到了极低的气压。

    那种和上次一样,甚至更为强烈的熟悉感,让他们心里头害怕的直打鼓。

    一等到总裁办公室的门关上,那些秘书们就开始禁不住开始窃窃私语了起来,“总裁怎么了?会董事长训了吗?”

    “谁知道啊,刚才去的时候脸色还好,出来的时候脸色差的就想遇到了鬼一样。”

    “不会是公司出什么问题了吧?或者是情伤?”

    一位比较年长的大秘书立刻嘘了一声,“你们这些人别乱说了,万一被总裁听到了大家就全都玩完了。”

    被训斥的那些人听了这话,纷纷回到了自己的位置身上工作了起来。

    至于坐在办公室里的霍珩,他坐在自己的总裁的位置上,神色异常的平静。

    那眼神里寂静的就犹如一滩死水,毫无起伏。

    他就那么坐着,直到太阳西沉,夜色降临,整栋办公楼都的人都已经走光了,他还是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就好像石化了一般。

    他的脑海中不停围绕着一句话:阿珩,你好不容易熬到今天,我也一点点的开始把公司全部交付在你的手中,你不要让我失望才好。

    是啊,他好不容易熬到今天,霍启朗也总算是把公司全部交付给了他,他不能出任何的意外,否则就全都前功尽弃了。

    海岛的军火库不能出错,公司不能出错,聂然……

    霍珩眉头微蹙着。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着。

    终于,他拿出了手机,按下了一连串的电话号码,然后对对方说道:“你睡了吗?我想来找你。”

    电话那端马上就传来了熟悉的声音,“还没有,我刚吃完饭,打算去做体能训练。”

    “那我马上过来,你在宿舍等我。”

    说完,他就挂了电话。

    他紧握着手机,那双金丝框的镜片上闪过一道冷冽的寒光。

    随后,他快下楼,启动了车子朝着安保公司而去。

    一路上他的速度都很快。

    等到了安保公司后,他就朝着聂然宿舍走去。

    一路上那些刚夜训回来的保镖看到霍珩顿时都愣住了。

    “我没看错吧,是霍总?”其中一个人最先回过神,瞪大眼地指着已经消失在二楼拐角的霍珩问道。

    另外一位也呐呐地道:“你要是看错,那说明我也看错。”

    “天,这霍总也太不淡定了吧,瞧那步子走的那么快,才一个月就这么迫不及待了吗?”

    “看来啊,咱们楼上今晚有的闹腾了,只可怜咱们这些单身汉啊。”

    那群人看着霍珩三步并作两步的朝着楼上跑去,不禁作死的调侃了起来。

    楼下那群人嬉笑玩乐着,而楼上的聂然在看到霍珩这样急匆匆的过来,先是一愣,随即便问道:“霍启朗对我的监视好像取消了。怎么,事情是结束了吗?”

    霍珩在关门之际,努力平稳了一下心情,然后道:“当然了,我出手,有什么是办不了的吗?”

    聂然不疑有他,穿着一身训练服坐在了座位上,“那这段时间我还是留在公司好了,免得太快插手,引起霍启朗的再次注意。”

    可霍珩却在这时候说:“不用了,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你去办。”

    聂然眉头轻皱了一下,“什么事?”

    “我想把你派送到海岛上去。”霍珩毫不犹豫地回答。

    聂然对于他这样仓促的做法很是不理解,“为什么突然间会有这个决定?是因为霍启朗的关系吗?还是九猫她……”

    霍珩摇了摇头,“和九猫没关系。”

    和九猫没关系?聂然随即道:“那就是因为霍启朗了。是不是这件事出了什么问题?”

    看着聂然怀疑警惕的眼神,霍珩停顿了那一秒,然后说道:“不是,你不要多想。是傅老大发来消息,严老大的尸体被度假游轮打捞上来,当时看到的人太多,影响很大,所以海军方便有海警在海岛周围加强力度的巡逻,我想把你送过去,在必要时候打退他们。”

    “打退?这件事你完全可以给你老师打电话,直接避开啊。”

    她在说老师两个字的时候特意放轻了很多。

    霍珩坐在了她的对面,握着手说道:“这个当然我会去做,但是你在糊掉两方要做交涉,时间花费实在太长了,我怕那边出意外,一旦曝光我就要重新再来了。我希望你能带一批人过去抵挡一阵子。”

    聂然似有些不可思议地道:“你让我杀掉那群海警?”

    他们可是卧底,又不是真的黑道,要是杀那些所谓的战友,不太好吧。

    而且确定回去之后不会被警告处分吗?

    霍珩看到她错愕的样子,微微一笑地道:“当然不是,我希望你能想办法和他们在那里绕圈子,那边的海域很大,尽量能够分散他们的注意力,然后等我这边的消息。”

    原来是这样……

    她还以为是真的要像上次杀海盗一样把这群海警也全部杀掉呢。

    接着又听到霍珩继续道:“还有,我希望你能借着这段时间把那边的地形以及军火库内部结构都要全部摸清楚。”

    “全部摸清楚?”聂然重复地问了一遍。

    霍珩神色严肃地点头,“对,那里面的每一个关卡你都要摸清楚。”

    “可是这不是你让设计师设计的吗?为什么还要我摸清?”聂然眉头紧锁地问道。

    霍珩对她解释了一番道:“那个设计师是霍启朗的人,当时我曾那试图想了解内部结果,但是他只肯告诉我外部结构,内部的那些问题他一点都没有透露。我想霍启朗对我一定还留了一手,所以我希望你借着出入的时候帮我摸清楚那里。”

    聂然听了他的话,一口就答应了下来,“好,我知道了。你打算什么时候让我出发?”

    “越快越好,那边不等人。”霍珩语气急促,显然这件事看上去非常的紧急。

    聂然从未见过霍珩有过这样的神情,以为这件事真的非常的急促,也不再多说别的,直接问道“那我要带多少人?”

    “三十个人,都是我和霍启朗身边的亲信,至少在军火方面和打退海警方面,你可以完全信任。”

    霍珩说的很谨慎。

    聂然自然也知道这其中的问题,明白地点了点头。

    霍珩神色凝重,伸手握住了她的手,很是认真地道“这次去,你自己千万要小心。现在我把那边的事情全都交付给你了!千万不能让海警发现那个海岛的存在,更不能让他们登岛!”

    聂然点了点头表示明白,“嗯,我知道了,你放心,那边的事情我一定替你妥善的解决掉。”

    ------题外话------

    好了,打情骂俏暂时结束了,然哥要踏上征途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