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288 替罪羊?二少的人?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你?”

    严老大望着站在门口从未说过一句话的九猫,然后用眼神上下打量了她一番。

    似乎是在探究她说这话的真实性。

    “没错,是我。”只见九猫从门外走了进来,站立在了众人的面前,神色一片漠然。

    完全没有任何的惧意。

    聂然见她这时候主动站出来,眉心微不可见地皱了皱。

    这算什么?

    做自己的替罪羊?

    聂然一时间竟猜不出她到底想要干什么。

    坐在沙发上,被两名手下护着的严老大当下忍不住嗤笑了起来,“叶小姐真是厉害啊,能调教出这么好的手下,居然连这种事情都敢顶替。”

    “九猫,谁让你说话的,还有没有规矩,出去!”九猫如此半路杀了出来,让陈叔心中很是不悦,沉着脸就要驱她出去。

    可九猫就是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冷冷地道:“我没有顶替,的确是我。”

    严老大对此不由得冷哼了一声,“你说是你就是你了?你当我们是傻子啊。证据呢?我的人可是说了,他当时有伤到对方!你有伤吗?有吗?”

    “有。”说完,九猫就卷起了自己的袖子,刚挽到之手肘处,一道已经快要愈合的伤疤就此展露在了众人的面前。

    别人不知道,但是聂然和霍珩都很清楚,那条伤疤是她取定位时留下的,根本不是什么子弹打伤。

    不过好在时间已经过了有段时间,伤口已经开始在愈合,也看不出到底是子弹的擦伤还是手术时留下的刀伤。

    “怎么样,这样可以证明了吗?”九猫将那只受伤的手臂抬起,展示在了众人的面前。

    聂然没想过她会用自己那只受伤的手来代替自己。

    这是彻底替自己坐实的意思吗?

    可是……这是为什么呢?

    就为了赢得自己的信任,所以玩儿这一出?

    如果真是这样,那聂然都不得不佩服她了。

    从射偏、等待、然后到替自己顶罪,这手笔真不是一般人能想得出来的。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现在甚至要面临可能会死的危险。

    聂然看着九猫的眼神中带着不解和探究。

    而一旁的严老大在看到这铁证之下,便再也没有了疑问。

    在他的想法中,谁有伤谁就是杀害自己手下的人。

    就是那么的简单。

    但问题是,他的想法并非代表了所有人。

    特别是陈叔。

    好不容易把叶苒给牵连进去了,没成想九猫半路杀了出来。

    这让他怎么也无法接受。

    更何况,九猫这般主动认下的举动,怎么看都觉得太奇怪。

    尽管表面上一切证据都显示的是她。

    但,总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

    “可是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要主动承认?”

    对于陈叔的质问,九猫似乎早已想好了答案,她很是冷静地道:“这里一共我和叶苒两个女的,她身上查不到,自然就会查我,到时候我一样跑不掉。”

    她的解释有理有据,让陈叔挑不出任何的错,可他又不死心,“话是没说错,可我还是不能理解你这样做的原因,你应该知道查出来意味着什么。”

    一般人在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恨不得彻底将自己隐藏起来才对。

    可她明明没有被牵连到丝毫的情况下,却提前站了出来。

    怎么想,都觉得太过刻意和奇怪。

    站在那里的九猫坦然地点了点头,“我知道,但是叶苒没做过,再查也没有用,我如果早点承认,说不定还能有一线生机。”

    此时,坐在那里的严老大听到之后,不禁冷笑了一声,“一线生机?你杀了我两个手下,还有一个伤成这样,你居然还妄想有一线生机?”

    从严老大狰狞地脸色中明显在告诉她自己不会就那么容易就此罢手。

    “那你的目的是什么?”就在这时候,向来不多言的霍启朗突然开了口。

    九猫顿了顿,然后道:“没什么目的,就只是想单纯的救那个孩子而已。”

    霍启朗凝眉,“你认识他?”

    九猫点了点头,如实地道:“曾经在集市上救过他一次。”说完后又觉得不够,补了一句,“我可以肯定,他只是一个调皮的男孩子而已。”

    “只是个调皮的男孩子?”严老大听了立即猛拍了一下桌子,“你为了救一个孩子,却杀了我两个人!”

    对于已经确认的九猫,他自然要理直气壮起来,一扫刚才在聂然面前时的怂样。

    “霍总,你的手下可真厉害啊!这就是霍氏调教出来的人,我算是长了见识了!”

    霍珩坐在那里,对于严老大的话恍若未闻般,镜片下那一双眼眸深邃极了,“九猫,你擅自行动,还杀了严老大的人,知道这是什么后果吗?”

    九猫很是干脆地点头,没有丝毫的犹豫,“我知道。”

    聂然看她一副淡定的样子,不禁眉头轻拧了起来。

    原本她以为九猫会有什么后招能解开这个困局。

    却等了这么久,她连一句辩解也没有,很坦然也很痛快的将事情全部一力承担下来。

    这分明是在找死!

    难道她是打算替自己去死?

    可……这到底是为什么呀?

    她为什么要做到如此的地步?

    “那么,你做这件事,叶苒知道吗?”忽然之间,站在旁边的陈叔开口问了一句。

    提及到聂然,九猫随后便将目光转移到了她的身上。

    两个人视线微撞了一下之后,九猫便冷然地道:“不知道。”

    陈叔不相信的目光在她们两个人之间游移了片刻,然后问道:“不知道?你肯定吗?”

    已经脱离了怀疑的聂然站在了那里,双手插在口袋里,勾唇讥冷一笑,“看来陈叔今天不把我牵连进入,是不会死心了。”

    陈叔被她这么一讽,脸色小小地难堪了一下,然后才说道:“我只是觉得九猫是你的手下,她的行踪你应该能随时掌握,所以不可能不知道这件事。”

    聂然嗤地笑出声,“她是我的手下,所以我就要24小时随时掌握她的消息?这可真是笑话。”

    她的不屑和轻蔑在脸上表露无遗,完全不给陈叔分毫的面子。

    这让陈叔面子上有些挂不住,冷声地道:“可这么大的事情你却毫不知情,按理说也是你的失职。”

    聂然耸了耸肩,无谓地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你现在一心想置我于死地,当然可以搬出各种理由来。”

    “什么叫我一心想置你于死地!我说的本来就是事实!”陈叔看她这番漫不经心的样子,很是恼怒。

    “事实?好,九猫有错,就算是我的失职。那么当初阿豹是奸细这件事,又是谁的失职?”

    阿虎阿豹他们都是一等保镖,直接听命于霍启朗。

    严格来说应该算在霍启朗的头上。

    可霍启朗是整个霍氏最大的人,谁敢对他怎么样。

    陈叔被她这么一说,一时间还真找不到话可以来反驳。

    于是,聂然趁此机会继续说道:“要知道,阿豹的事件比起这件事恶劣了很多,我怎么没有看到有人出来认错呢?”

    “你!”陈叔被她噎了得肺疼,可最终还是道:“那件事已经过去,现在讨论的是你的手下!现在你的人背着霍氏做出这种事情,你要怎么解决。”

    “是啊,到底要怎么解决,我现在需要一个交代!”严老大站在那里,愤愤地道。

    “不知道严老大想要什么交代?”聂然幽幽地一个眼神看了过去。

    只一眼,严老大背脊骨不自觉地就冒起了冷汗,心里都“突突”了起来。

    他往后小退了一步,将大部分的身体藏在了两名手下的身后,接着才说道:“自古都是欠债还钱,杀人偿命。她杀了我两个兄弟,我要她一条命,这不算太过分吧。”

    “欠债还钱,杀人偿命是吧?”聂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步步地走到了九猫的面前,问道:“怎么样,你还有特别想要说的吗?”

    “没有。”九猫很是冷漠地回答。

    “没有?”聂然轻笑了一声,随即脸色一变,当下就一个耳光甩了过去。

    “啪——”的一声,清脆响亮的声音在办公室里就此响起。

    惊得在场人的心头一跳。

    就连被打歪半张脸的九猫都很是震惊地看着她。

    聂然嘴角勾起了一抹冷酷地笑容,“为什么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你不会以为你主动跳出来为我解围,我就会感谢你吧?”

    “要不是你,我不会和霍懂差点谈崩,也不会和严老大杠上,更不会被陈叔指责失职。”

    “听完我这些,你是不是觉得我这一巴掌还算是轻了?嗯?”

    九猫睁大了眼睛看着她,眼底一片冰冷。

    “九猫,我当初就说过我这个人不喜欢欠人家的,同样我也不喜欢别人欠我的。所以……”

    她的话还未完,腰间的枪已经拔了出来,顶着她胸口的心脏处就开了一枪。

    “砰——”

    寂静的夜晚,她的枪声响彻了整栋楼层。

    众人们被她如此之快的速度给当场愣住了。

    门口那些霍氏的手下亲眼看到聂然这般做法,都傻了眼。

    这是借此消除情敌的手段吗?

    也太猛了吧!

    只不过是情敌关系而已,有必要杀掉对方吗?

    况且,九猫刚才主动站出来,就是希望叶苒能够替她说几句话,好放她一马。

    谁料,别人还没来得及要她的命,叶苒却第一个率先开了枪。

    都说最毒妇人心,这话真是一点都没错啊!

    就在众人还不禁唏嘘的时候,站在那里的九猫甚至连声音都没来得及发一声,目光就以开始变得呆滞和涣散,接着就软软地倒在了地上。

    鲜红血液在白炽灯的照应下,缓缓地从血窟窿里蜿蜒而下,汇积成了一大滩暗红色。

    至于就在旁边的林妈和吴嫂早已吓得脚软地靠在了墙面上,脸色一片苍白。

    “怎么样,现在可以了吗?”聂然握着枪的手垂在身侧,视线慢慢地朝着严老大看去。

    那渗人的笑意让严老大冷不丁地打了个寒颤。

    不是没见过杀人,也不是没见过女孩子杀人。

    但真没见过这样果决的杀完人还能笑得出来。

    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就好像杀了只鸡一样。

    “可……可以……”严老大愣愣地点了下头。

    心里越发的后怕,自己还好刚才没有叫嚣着让她开枪。

    不然他觉得以这个女孩子的性格肯定会毫不犹豫地开枪。

    因为,她根本就是个疯子!

    是个神经病!

    他搞不懂,为什么霍珩会找这么个女孩子来给自己当保镖。

    还是贴身保镖!

    他就不怕半夜睡觉的时候被这女孩子一枪给杀了吗?

    凭这女孩子开枪的果断样子,杀人对她来说就如同呼吸一样简单。

    “那严老大和霍氏不会生出什么嫌隙了吧?”

    “不会……既然人都解决了,还能有什么嫌隙。”

    “那我的失职可以弥补了吧?”聂然的视线移到了陈叔的脸上。

    此时,陈叔的脸色从惊讶到一片铁青地默然。

    人都杀了,他还能说什么。

    这一局面,全被九猫给搅和了!

    “时间不早了,既然事情都调查清楚了,那就结束吧。”霍启朗扫了一眼地上九猫那具尸体,随后便对严老大说道:“这次的确是我们霍氏做的不周到,还请严老大能够不要介意。”

    “不,不会……”

    “至于那个孩子,我看这么多日子都没有什么事情发生,想来他应该没有乱说什么。”

    其实就算聂熠去说又有什么问题?

    他们前期工作做的那么好,货物和账单上的数量完全一样,而且东西又全在仓库下面那么隐秘的地方,就算有人来查,也查不出任何的问题。

    不过是他们自己不想出任何的小小差错,这才有了宁错杀也不放过的心。

    霍启朗的一番话后,严老大这才带着人就此离开了公司。

    瞬间办公室里,就只剩下霍启朗父子以及陈叔和聂然,还有一具躺在地上的尸体。

    霍珩对此不禁说道:“父亲,时间不早了,不如我送你回去吧。”

    霍启朗沉沉地看了一眼聂然,接着才点了点头,被霍珩和陈叔搀扶着离开了公司。

    办公室内,很快就只剩下聂然一个人。

    门外的手下看到聂然还站在那里,不禁走了过去,很是恭敬地问道:“叶小姐,她该怎么办?”

    聂然看了一眼地上的九猫,然后平静地道:“我来解决好了,你们把她抬到后车座里。”

    那些人在看到刚才她的举动后,立刻点头道:“是。”

    随后两个人一前一后地抬着九猫朝门外走去。

    聂然跟在他们两个后面,等到了车库,他们将人放在了后车座后,这才被聂然打发离开。

    正当聂然要开驾驶座的车门,此时身后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她赞过头看去,只见一个陌生的男人站在了她的不远处,压低声音地道:“叶小姐,我是二少的人,他让我在这里接应你。”

    聂然上下打量了他一下,似笑非笑得问了一句,“是吗?”

    “是的。”

    “那好,你来开车吧。”聂然好像是真的相信他了,转而就进了副驾驶的位置。

    “好。”

    那人上了车,马上就启动了车子,然后行驶出了地下车库。

    在离开公司之前,那男人问道:“叶小姐,我们接下来要干什么?”

    “去江口。”聂然简单的吩咐了一句。

    “江口?”

    那男人虽然不太懂为什么要去江口,但既然叶苒有吩咐,他自然是要照做的。

    车子飞快的在冷清的道路上飞驰着。

    等到了江边之后,那男人将车停在了一边,然后熄了火,“叶小姐,我们来江口干什么?”

    “自然是来抛尸了。”聂然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很自然而然都道。

    “哦,那我下去把人拖出来。”

    就在那人打算解开安全带下车时,却听到身边聂然幽幽地声音响起,“不,我抛得不是她,而是你。”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