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248 不请自来的熟人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夜幕下,一辆车子从市区快速的朝着a市郊区最为边缘地带移动。

    车里的不是别人,正是刚刚和霍褚打完电话的达坤。

    他坐在后车座内,问着坐在驾驶座内的手下,“还有多久才到霍珩所在的庄园。”

    “还有三小时。”那名手下回答。

    达坤看了下时间表,在确定时间还很充裕后,他才靠在车后座内看起了车窗外的街景。

    原来达坤根本没有什么所谓的去玩儿和乐呵,而是偷偷前往了霍珩所住的庄园。

    “等会儿到了那里,找个机会看看他到底身体情况如何,楼娅。”达坤坐在车后突然指名道姓地对着副驾驶上的楼娅说道。

    楼娅坐在那里正偷偷地发着短信,听到达坤这一声叫,手上一个哆嗦,差点就把手机给扔了。

    “知道了。”楼娅强压着心里的畏惧,抬头,故作镇定地看着后视镜里的达坤应了一声。

    等到后座的达坤闭眼休息了,她才偷摸的将手机又拿了出来,按下了发送键。

    接下来的时间里她都一直惴惴不安的很,生怕身后的达坤会发现自己的举动。

    紧张得手心一阵湿濡。

    整整三个小时,她就一动不动地坐在副驾驶上,手里死死地握着手机,就好像是老僧入定了似得。

    夜色越发的浓重如墨了起来。

    整条盘山公路上冷清得只有他们这一辆车在行驶着。

    达坤看着窗外的景象,不禁冷笑了一声,“这个霍启朗真是够狠心的,居然把他丢在这种荒郊野外。”

    就算再怎么怕流言和谣传重伤,也应该给他找个好点的医院,或者是医生24小时监控才对。

    而霍珩就这么被霍启朗丢在这里不闻不问,连最起码的医疗设施都不给。

    若是真的毒瘾发作,出了什么问题,就连叫救护车的时间不够。

    分明就是视他为弃子了。

    达坤看着车窗外荒凉的景象,不由得唏嘘,这堂堂霍家的二少爷沦落的如同一个囚犯,被囚禁在这里。

    一点人身自由都没有。

    空旷的道路使得车子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

    “老大,我们到了。”驾驶座上的手下轻声地提醒了一句,并且下车替他开门。

    达坤下了车,就看到眼前一栋巨大的庄园伫立在自己的眼前。

    他上前去敲了敲门。

    屋内正吃好晚餐正打算再比划比划的两个人听到这一声门铃声响之后,瞬间警觉了起来。

    这个点不可能村民来送食材。

    而且就算送,他们也几乎不怎么按门铃,大多都是敲几下门,然后放下菜就走。

    因为他们怕霍珩会毒瘾发作伤到他们。

    聂然和霍珩两个人不由得对视了一下,本来还带着笑意的脸色立刻收敛了几分。

    “你上楼躺着,我开门去。”她对霍珩说道:“看样子,好戏要开场了。”

    “自己小心点。”霍珩笑了笑,揉了揉她的头发,便转身上了楼。

    在确定霍珩上了楼,并且已经关上了房门,她这才理了理头发去开门。

    果然,大门一开,就看到达坤正笑着站在门口。

    聂然扬了扬眉,并没有表现出一副很惊讶错愕的样子,只是冷冷地问了一句,“坤老大?”

    “哈哈哈,叶小姐好久不见啊。”达坤站在那里,和她笑着打起了招呼。

    “的确是好久不见。”聂然很是冷静地应答道。

    “怎么,不打算让我进门吗?你们这里不是有句话叫,来者是客吗?你不会打算把客人挡在门外吧。”

    “接受过邀请的才叫客,像坤老大这种不请自来的……”

    聂然的话还未说完,达坤就笑哈哈地打断道:“不请自来也是客,也是客。”

    说着就自顾自地走了进来。

    当他在看到那巨大空荡的庭院内一个很大的垃圾袋丢在那里时,似乎很是惊讶,“你们这儿都没有定期来打扫的人吗?怎么就把垃圾扔在这里了?”

    聂然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见他是在那个巨大的垃圾袋,不禁笑了起来,“那坤老大等会儿好心帮忙把这袋‘垃圾’给丢了吧。”

    跟着坤老大来的那名手下一听顿时怒了,“你找死!”

    这个死丫头竟然敢使唤他们的老大。

    不仅如何,还敢让他们的老大扔垃圾,简直是活腻味了!

    可谁知达坤却一点也不介意,甚至还听到后哈哈大笑了起来,并且阻止了自己的手下,“没事儿没事儿,我向来助人为乐的人,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聂然也随即笑了笑,并不多说什么。

    只怕到时候看到那包“垃圾”的时候,他就笑不出来了。

    达坤见聂然不说话,于是左右看了看,问道:“说了这么久了,二少呢?怎么我没看都他。”

    说着就走进了庄园的大厅内。

    只见,亮堂的屋子内很是空荡冷清,就连走路都带着回声。

    聂然从后面走了上来,挡在了坤老大的面前,冷声道:“二少已经休息了。”

    达坤看了看自己的手表,“这才九点而已,二少也休息的太早了吧。”

    下午的时候他的手下来报告说,去盯霍珩的人已经好几天了还没有回来,手机也打不通,怀疑是被那边的人给扣住了。

    当他听到这件事后他就决定来看看。

    一是来找人,二则是来最终确定一下。

    要知道他停留在这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再不做决定的话,后面的事情就全部要被耽搁了。

    尽管他耗得起,可问题是这一切值不值得他这么耗。

    可谁想,他九点的时间来这里,还能被吃个闭门羹。

    达坤眉头紧皱地站在那里。

    聂然看他赖在那里不走,不由得沉了沉脸色,“怎么,坤老大现在是在质疑我吗?”

    她的话才说完,二楼传来了一声虚弱的声音,“是谁来了?”

    原本正要离开打算明天再上门的达坤一听到霍珩的声音,顿时似笑非笑地看着聂然。

    就连身后那位手下和楼娅两个人也用一种不屑地冷笑看着她。

    被打脸了吧?!

    该!

    可聂然对此却不以为意的很,她转头对着二楼的方向喊了一声,“是坤老大。”

    “咳咳……那快点扶我下去……”二楼间又传来了霍珩虚弱的声音。

    “是。”聂然应了一声,接着转而对着坤老大说道:“还请坤老大稍等片刻。”

    说着就转身作势要上楼去请人。

    但达坤哪里会放过这个机会,立刻道:“别稍等啊,反正我就是特意来看二少的,在哪儿看不是看啊。”

    说完之后他也不等聂然的同意,绕开她直接就大咧地朝着二楼走去。

    聂然作势急着要拦下,达坤身后的手下一看,赶忙迎上去拦住了她。

    两个人就这样面对面地站在楼梯口。

    那手下也不动她,就这么挡在她面前。

    聂然哪里是真的要拦达坤,不过是做做样子而已,现在有人要挡自己,她也乐得停了下来,和他大眼瞪小眼。

    可对面那名手下不知情啊,他以为是聂然怕了他了,心里头一阵冷笑。

    等到达坤顺利进去之后,那人还挡在她的面前,一副眼高过于低的样子。

    “可以让开了吗?”聂然抬眸,沉冷地问道。

    那人不知死活地仰着头,哼了一声,“坤老大要和你们二少单独说话,你不能进去。”

    “我看你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吧。”聂然嘴角绽出了一抹讥冷地笑。

    那人眉头一拧,怒声地道:“你别以为我不敢打女的啊。”

    聂然看了一眼二楼的门口,最终耸了耸肩,转身往后退了两步。

    那人还以为聂然是被自己吓跑了,忍不住冷笑出声。

    然而他才哼笑了一声,突然眼前的聂然转过身,猛地一脚踹了过去,直踢他的心窝处。

    那人躲闪不及,甚至嘴角地笑还未来得及收起,就感觉心口一疼,瞬间整个人被踢飞了出去。

    光滑的大理石里面使得他硬生生飞出了几米远。

    聂然看在他免费为自己拖地的份上,这才没有上前补上几脚,而是径直上了楼。

    被打趴在地上的那人心口疼得连气儿都喘不过来,眼前一阵阵的犯黑,连站都站不起来,更别提是去阻拦她了。

    那人不懂就那么一个小小的人怎么就能有这么大的力道!

    他趴在地上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聂然一步一步地上了楼。

    最后进入房间的聂然看到达坤正拉着霍珩的手,扬着灿烂笑容,“二少,好久不见啊。”

    “是啊,好久不见。”霍珩躺在床上,带着一副金丝框眼镜,神情看上去略有些虚弱,“真是不好意思啊坤老大,我最近感冒了,所以一直都很早睡。”

    噗!

    感冒?

    真亏他说出来。

    聂然暗自好笑地站在门口。

    而站在床边的达坤也客套地说道:“不不不,是我来的不是时候。”

    聂然倚靠在门框边,凉凉地插了一句嘴,“难得坤老大还有自知之明的时候,但刚才进来的时候怎么没有这个觉悟。”

    达坤哈哈一笑,“我这不是一时间看到二少高兴,就一时间忘记了。毕竟我的合作伙伴突然间不见了那么长一段时间,真的很担心啊,”

    霍珩靠在垫子上,笑了笑,“我没什么大事,只是一直感冒,人不太舒服,过来修养一段时间而已。”

    只是说完之后,他就忍不住地轻咳了起来。

    达坤不留痕迹地看了一眼身边站着的楼娅。

    楼娅一心想让达坤和霍褚做交易,自然不会给霍珩机会,更何况他现在咳嗽个不停,一副病怏怏的模样。

    于是她暗暗点了点头。

    却没成想达坤却在看到之后,笑意更甚。

    而他这样开怀的笑让楼娅越发觉得达坤这次的决策时错误的,也越发觉得自己的判断是正确的。

    “没关系,反正我已经在这里留了半个月了,再留半个月又有什么关系。等二少休养好了,咱们再继续谈这笔生意。”达坤就近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满不在意地说道。

    而他如此这般的回答让霍珩和聂然同时眉头轻轻皱了一下。

    特别是聂然,她刚才可没错过达坤和楼娅之间那小小的举动。

    为什么达坤在一看到楼娅摇头之后,就说出这番许诺?

    而且看楼娅的神情似乎也对于达坤的说法很是不赞同,否则不可能这般眉头紧蹙。

    靠在床上的霍珩很快就恢复了神情,接着故意装作惊讶地样子问道:“你没和我三弟谈吗?”

    “这笔生意是二少不远千里跑过来和我合作的,并且如此大的诚意,我怎么能因为二少病了,就转而和别人合作。我达坤可不是这样的人。”

    达坤在这个时候话说的要多漂亮就有多漂亮,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什么正经的信誉商人。

    聂然对此不由得低低地笑了一声,“坤老大的诚意可真是让我大开眼见。不过,你为了能和二少合作,就不怕你的东西在码头上停滞着,到时候被人发现?”

    “我的货没来。”达坤转过头对着聂然一笑,在看到聂然惊讶的眼神后,他很是得意地继续道:“我这次带的就是普通的东西在,真的货会在当天过来。”

    聂然在听到后面那句话后,这才稍稍的松了松神情。

    怪不得这家伙能够在这里逗留那么久,原来还留了这么一手。

    不得不说这个达坤的确是够谨慎。

    都已经都到了谈妥的地步,居然还为自己留了一条后路。

    正在聂然沉思的时候,忽然之间坐在床上的霍珩却挺直了身体,激动地拍了下自己的腿,“那太好了!坤老大如果能一直站在我这边,我可以承诺,我承诺两个市的全渠道的为你打开。”

    聂然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眉头微拧地看着霍珩。

    原计划不是想办法促成霍褚和达坤的合作,然后将他们一网打尽的吗?

    怎么现在突然间改变了?

    聂然站在那里,静静等待着接下来霍珩的话。

    “只要你愿意站在我这边,我真的可以承诺给你!”坐在床上的霍珩说到激动处,不禁剧烈地咳嗽了几声。

    聂然看到后,立刻走了上去替霍珩拍背顺气。

    坐在一旁的达坤看到后,笑着应答,“我自然是站在二少这边的,只是……二少你也知道,我货虽然不在这里,可也没有压在自己的地盘上,多少还是有些风险的。所以,我到底还要等多久?”

    霍珩咳嗽完之后,大口大口地喘息着,“只要坤老大你不松口,我相信我很快就能从这里出去了。”

    达坤故意装傻地问:“哦?这话我怎么听不懂啊,不是一个休养吗?为什么还不能出去?”

    坐在床上的霍珩似乎是被达坤的诚意所打动了,将事情娓娓道来,“事到如今我也不瞒坤老大了,霍褚从我医生那里知道了我戒毒的事情,告诉了我父亲,于是我被迫转移到了这里。”

    霍珩的话半真半假,倒是和达坤这边得到的消息差不多。

    当下,他也就放心了起来。

    但脸上却是震惊不已的样子,“怎么会这样?那你戒毒成功了吗?要不要让楼娅在配点药剂给你。”

    霍珩摆了摆手,“多谢坤老大的关心,我已经好很多。”

    “你别着急,好好休养着,反正这笔合作我肯定是只和你做,说到底还是因为我。要不是因为我,你也不会这样,说到底这是我欠你的。”

    达坤再三的保证让霍珩缓和了不少。

    两个人又为接下来的合作商讨了将近一个小时,眼看着时间已经不早了,达坤这才提出离开。

    鉴于霍珩身体不便,他便让聂然去送客。

    从楼梯上一路走下来,达坤笑着说道:“叶小姐能够在二少落魄的时候都能不离不弃,我坤老大佩服。”

    “我更佩服坤老大,在明知道二少已经被霍氏给抛弃的时候,你还能这样雪中送炭,不计投资以及风险的帮他。”聂然和他一起并肩走了下来,那样子完全不像一个手下的自觉性。

    那话里也不知是夸还是损。

    ------题外话------

    高能预警,前方高能!注意前方高能!

    ps:然哥真的帅爆了,每一次都能给自己的帅大大的添上一笔。

    话说。你们喜欢聂然叫然姐还是然哥?我觉得她真的是……一个大写的攻!

    二少立刻上线:你把我置于何地!

    蠢夏:望天……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