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244 小小的浪漫,有人!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花房内因为那一锅冒着小眼儿的火锅而使得室内温暖一片。

    聂然和霍珩两个人面对面的坐在一张桌上,看上去温馨的不了。

    “你多吃点肉。”

    “蔬菜也要多吃。”

    “鸡汤我用小火炖了一天,也特别的鲜。”

    说是两个人一起吃一顿饭,还不如说是霍珩单方面给聂然投喂食物。

    看着自己碗里那堆如小山的食物,又看看霍珩桌前空无一物碗,聂然说道:“我可以自己来,你吃。”

    “没关系,趁着这段时间给你补补,不然等到回去之后,又没时间了。”霍珩又夹了一筷子刚从火锅里烫好的娃娃菜放进了她的碗里。

    聂然看见暖黄的灯光在他眉眼染上的一片温柔之,眼眸见也稍稍柔软了几分,夹了一个蛋饺放在了他空荡的碗里,“你这段时间受的苦比我多多了。”

    那苦原本是她应该受下的。

    现在他全替自己受了。

    霍珩没想到她会主动给自己夹菜,神一滞。

    他盯着碗里那正冒着热气的蛋饺,愣了几秒这才回过神来,“嗯。”

    这难得的一个举动让霍珩心里很是满足。

    聂然不像其他女孩子,爱撒娇,爱黏人,倒不是说她冷漠,至少在某个时刻她热情起来让自己都无法招架。

    严格来说她应该是对自己把控极其苛刻。

    无论是身体,还是对于感情。

    不到最后失控的地步,她是绝对不会把自己最真实的一面流露出来。

    可就是这样一个头脑和情感理智无比理智的人,却一点点的开始变得为自己着想起来,那感觉真非常的好。

    “你知道灌溉了许久的花终于盛开的的感觉吗?”霍珩突如其来地说了这么一句,让聂然眉梢轻挑,还未来得及开口,就听到他继续道:“那就是我喜欢的人终于也给了我回应。”

    聂然神一顿,眼底深处一抹极快的情绪一闪而逝,随即故作淡然地道:“想要吃多点蛋饺就直说,锅里那么多,我不会吃完的。”

    说着,又给他夹了几个蛋饺,以及一块刚烤好还滋滋冒着油的小羊排。

    霍珩知道她肯定是听懂了的,只是下意识地在掩饰什么。

    他也不戳穿,低头将她给的食物一点点的吃完。

    花房内只听到火锅“咕噜”“咕噜”的声响,以及袅袅的升起的热气。

    突然间,“砰——”的一声,花房外一声巨大声响响起。

    聂然正夹筷子的手一顿,整个人瞬间就绷紧了起来。

    霍珩看到后,连忙道:“没事,是山下的人正在放烟花。”

    果然,他的话音才落玻璃花房外一朵普通的烟花就此在黑夜中绽开。

    聂然侧头朝着外面看了一眼,那烟花的样式普通的不能再普通,那一闪而过的光亮在她的眼底倒映出星星点点的光亮,霍珩不禁问了一句,“等会儿吃完了,你要去看吗?”

    “我又不是小孩子。”聂然收回了目光,重新低头吃了起来,脸上的神情十分的平静。

    霍珩看到后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了,正要给她继续夹菜,却看到聂然忽然间夹菜的手停了下来,抬头问道:“你要去看?”

    霍珩摇了摇头,冲她笑了起来,“看烟花哪里有自己放烟花好。”

    聂然原本觉得以他那么认真的准备了这一顿晚饭的程度来看,所谓的外面放烟火也极有可能是他准备的,想给自己一个惊喜。

    结果没想到,他居然说要自己放烟花。

    “自己放?我们这里没有烟花。”她好心提醒道。

    霍珩很是神秘地笑了笑,“吃完我就告诉你。”

    伴随着外面偶尔时不时响起的烟花爆竹,总算在九点多将近十点的时候这顿晚餐完美结束了。

    简单的整理了一下之后,霍珩就迫不及待地带聂然去了他卧室的阳台。

    他的卧室是处于整栋庄园最靠近山的边缘,他的阳台更是正对着山下的村庄。

    此时,阳台外零星的几朵烟花从天空绽放,然后消失在了漆黑的夜中。

    聂然被他拉拽到了阳台上,只看到那里也被他不知细心布置过。

    那张本在屋内的躺椅被他搬了出来,上面摆放着一条厚厚的毛毯,旁边还放着一个小暖炉,以及一张木质圆桌上还摆着一个巨大的保暖桶。

    她不知道那里面是什么,不过应该也是他精心准备过的。

    聂然看到他这么细心妥帖的全部准备好,心里只觉得好笑。

    以往他作为辅导员把他们六班的人丢在那冬天的雨水里,一站就是一个下午他都没心疼一下过。

    现在不过就是放个烟花,三分钟都不到的事情有必要准备的那么多吗?

    聂然坐在那张躺椅上,看着霍珩的背影,看看他到底要给自己放个多大的烟花。

    只不过……

    当她看到霍珩兴冲冲的把那个烟花拿过来之后,她的神情不由得愣住了。

    “这就是你的烟火?”

    她扬眉看着他手里那十几根烟花棒,失笑地问。

    她原本以为霍珩是在这个庄园的那个地窖或者是犄角旮旯里找到了一箱遗留的烟火。

    结果没想到就那么十几根的烟花棒。

    “你偷来的?”

    虽然是疑问,不过语气却格外的笃定和肯定。

    因为这种劣质的烟花棒,里面的铝粉都从包装盒里漏了出来,显然和霍家格格不入的很。

    应该是他昨天晚上偷偷下山去偷食物的时候,从哪个村民家里随意的抓了一把。

    又一次被抓包的霍珩尴尬的轻咳了几声,“咳咳咳……其实也不算偷,就是顺手拿了两根而已。”说完之后,又看到聂然嘴角那抹若有似无的笑意后,禁不住地说了一句,“我去拿打火机。”

    就匆匆地跑了出去。

    聂然看着他略有些仓皇的背影,顿时轻笑出了声。

    很快霍珩拿着打火机就再次走了回来,他不肯让聂然自己点火,怕烧到她的手,于是点燃了一根烟花棒,然后再交到聂然的手上。

    一共十几根,他就这样不厌其烦地一遍遍的点燃,一次次的交给聂然。

    聂然拿捏在手中,看着伴随着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银的花火没一会儿就从头烧到了尾。

    她没有像其他女孩子那样挥舞着手里的烟花棒,而是就这么拿着,任由烟花棒熄灭,丢掉。

    霍珩有那么一瞬间以为她并不喜欢。

    可是又看到她目光直直地定格在那根烟花棒上,又觉得她好像又喜欢的。

    “下次我给你放那种大烟花,照亮半边天空的那种。”

    最终霍珩认为她可能是觉得这么一点点的烟花棒并不尽兴,于是对她承诺着。

    只要这件事一结束,等他重回霍氏之后,他一定要想办法给她一个盛大的约会。

    而不是这样点着一根烟花棒,然后就这样看着它单薄的花火逐渐燃烧尽。

    “你知道我从来不在乎这些。”聂然看着手里那一根快要烧完的烟花棒,不在意地说道。

    霍珩侧目看着她,那年轻娇俏的脸庞在那闪烁的花火中熠熠生辉。

    “那你在乎什么?”他问。

    “很简单啊,有饭吃、有地方住就好了。”那根烟花棒恰好燃尽熄灭了,重新回到黑暗中的聂然将那根烟花棒丢在了一旁。

    准备伸手拿第二根的时候,却发现霍珩并没有像刚才那般立刻点燃,交给她。

    她不由得抬头,转而看向了他。

    漆黑的阳台上,只有那个小暖炉散发出微弱的橘光亮。

    她看见霍珩正用一种不解复杂的眼神看着自己。

    怎么了?

    她说错什么了吗?

    聂然不明白霍珩为什么要用这种眼神凝望着自己。

    片刻之后,霍珩总算出声问了一句,“你是觉得我不能给你,所以你才从来不要求什么吗?”

    “为什么你会有这种想法?”

    聂然有些不太懂,刚才不是在说自己在乎什么吗?

    为什么要扯到能不能给,以及要不要求这个话题之中。

    霍珩看她一脸莫名的迷茫样子,轻叹了一声,“因为你从来不会有任何的要求,让我有种不被你需要的感觉。”

    “有啊。”聂然严肃认真地样子让霍珩神一振,还未等他开口,就听到聂然继续道:“我需要你给我做饭,而你给我做了。”

    霍珩顿时泄了气一般,“就这样?”

    聂然想了想,沉思了几秒,然后又一次地很是认真道:“好,我还需要个暖床的,而你暂时没办法给我暖。”

    “……”对面的某人被她一噎,气得肺疼不已。

    什么叫暂时没办法暖!

    要不是这妮子现在还不到岁数,他也不至于忍了又忍!

    他可是忍得很辛苦的好不好!

    这个没良心的小东西,居然还敢嫌弃他!

    看着霍珩差点气歪鼻子的样子,聂然那故作认真的表情最终还是没忍住,“噗嗤”一声给笑了出来,“好了,逗你的。其实,真的不是我不要求,而是我的确没有这个需求。”

    她将霍珩手里剩下那一把烟花棒全都拿了过来,并且拿过了他手里的打火机。

    “噌——”的一声,火苗从打火机内蹿起。

    聂然将那十几根烟花棒一口气点燃,噼里啪啦的声音骤然变大,闪烁的花火成了拳头一般大小的圆圈,看上去有几分火树银花的气氛。

    在那片火光之中,聂然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霍珩,或许其他女孩子喜欢衣服鞋子包包,喜欢另外一半无微不至的照顾,时刻的甜言蜜语,以及各种层次不穷的惊喜。但是对我来说,这些远不如有一个人能陪我喝一杯茶,静坐一下午来的实在。”

    她盯着看了一会儿手里的烟花棒,随后转过头,凝望着霍珩的眼眸,一字一句地道,“我想要的从来不是那些东西,而是……你能一直、一直地在我身边。”

    我不要求有多么大的惊喜,也不要求有多么浪漫的约会,我要的就是细水长流的普通日子。

    我经历过太多的危险,也曾在死亡的边缘徘徊,人生的起起落落、辛酸苦辣我都已尝过,而今后我想要品尝的就是平淡、安宁、悠闲的人生。

    而这段人生中,我希望有你的存在。

    你,懂了吗?

    霍珩在那团耀眼的火光下,心里的情绪汹涌极了。

    他将聂然手中的烟花棒接了过去,伸得远远的,然后俯下身轻轻地在她的唇间落下了一吻。

    聂然知道,他懂了。

    她嘴角弯弯,伸手将本来想要抽离的霍珩给拽住,紧接着便加深了这一个吻。

    霍珩没料到她会有这般举动,当他感受到自己的唇上那微凉的温度时,他感觉一股强烈的电流从脚底极快的传遍了全身。

    不过是怔愣了那么一两秒的时间,结果聂然完全掌握着主动地那一方。

    她手扣着他的脖颈,整个人欺身上来,柔软的小舌犹如灵动的小锦鲤滑入他的口中。

    霍珩只感觉到他的胸口有两团小小软软地蹭着自己。

    顿时,他的脑海中想起了当时他们第一次的见面,她换衣服时的那一幕,以及后来在训练室内他亲手体验过那触感。

    “轰——”的一下,当场他的气息就变了,就连那双深邃的眼眸也比往日更加幽深黑暗了起来。

    他几乎是立刻丢掉了那十几根已经熄灭的烟花棒,双手揽住了她的腰身,竟然将她直接一把抱了起来。

    聂然一愣,这是忍不住了?

    她心中还带着些许的惊讶,人已经坐在了他的腿上,整个人都窝在了他的怀中。

    同样是不过几秒的怔愣,聂然的主动权瞬间就转移给了霍珩。

    他低头,准确无误的覆在了她微凉的唇上。

    随后便霸道而又带着掠夺的撬开了她的唇,然后与她的小舌紧紧纠缠着。

    精壮有力的手臂紧紧地搂在她的腰间,暗示性的一次又一次的摩挲着。

    那样子完全没有往日二少那般翩然做派。

    有的只是作为男人的原始本能爆发下的攻城略般地占领。

    聂然是有专业学过的,虽没有真枪实弹的演习过,但看多了自然懂得很多,她没有其他女孩子的惊慌失措,反而顺势双手攀附在他的脖颈处,紧紧地贴着他。

    不知过了多久,她半个身体已经几乎半仰躺在霍珩的怀中,而霍珩一只手扣着固定她的后脑勺,还有一只手搂着她的腰,慢慢细细的揉着。

    这一吻绵长而又浓烈。

    直到聂然皱了皱眉,一只手移到了他的胸前轻轻推了推,霍珩这才恋恋不舍地缓了缓。

    那双被他辗转过的唇变得更红了,甚至还带着些许晶亮的光泽,再加上她刚睁开眼眸,眸间一片水光潋滟,让他心头一阵悸动不已。

    又想要再次俯身亲吻下去。

    聂然看他那样子,知道他不抓着这个机会好好吻一把,是绝对不对罢休的。

    索性也就由着他。

    反正他也吃不到,只能过过干瘾。

    她抿着唇笑,在他俯身的时候伸手又一次地搂上了他的脖颈。

    然而,他们的唇还未触碰之际,突然间两个人的动作一顿,脸上的神情瞬间就变了。

    “有人。”聂然侧耳倾听了一番之后,轻声地提醒。

    而且听声音那人应该是在一楼西面的那棵树上。

    聂然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就凭着刚才树枝发出了些许轻微响动,就确认了对方的方向。

    霍珩此时也完全没有了其他的心思,气息沉冷地点头,“你别动,我出去看看。”

    “不行,你不能去,万一楼下还有人,你就穿帮了。还是我去比较妥当。”聂然抓住了霍珩的衣领,不让他离开。

    霍珩想了想,觉得她说的还算有理。

    如果庄园外面还有人,他这样一抓,极有可能就露馅了。

    可他有很担心聂然的安危,不敢放她一个人去。

    “别磨蹭了,我不会有事的,放心。”聂然已经松开了搂着他的手,准备等他也松手的那一刻就准备去抓人。

    霍珩眉头紧锁着,纠结了几秒后,不露痕迹的把腰间的枪塞进了她的手中,仔细地叮嘱道:“千万要小心。”

    聂然一摸到他塞过来的枪支,笑着轻拍了下他的俊脸,“好,乖乖等我。”

    随即,就在他松手的那一刹那,她神情骤然一变,猛地从霍珩的怀中跳起,快步从阳台上一跃跳了下去。

    ------题外话------

    嗯,请叫我撒糖小能手,谢谢!傲娇脸

    二少:你就是不给我完整的吃一顿是不是,是不是!摔!

    蠢夏:咳咳咳……这不是有人偷窥么,而且没到然哥成年,哼!

    然哥:我成年了。

    蠢夏:那已经是你上辈子的事情了!...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