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238 离开是为了更好的回来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一夜就这样寂静无声的过去了。

    第二天的早晨,霍珩从昏睡中幽幽转醒了过来,才一醒过来就感觉自己的脖颈处酸疼不已,动一下只觉得疼得很。

    “醒了?”床边响起了聂然的声音。

    霍珩睁开眼睛,就看到聂然坐在了床边,衣服还是昨晚那件,显然是一夜守在自己身边,没有睡过。

    霍珩捂着脖子,带着痛苦的神从床上爬了起来,聂然急忙上前扶搀扶他,霍珩借此机会低声地道:“你这一记可真够猛的。”

    聂然轻轻一笑,在他耳边也同样小声地回答:“我向来要求真材实料,做人诚实没办法。”

    做人诚实?

    这妮子还做人诚实?

    霍珩顿觉无语。

    如果这妮子做人还能算是诚实,那么这个世界上应该没有骗子了。

    “霍董事长昨晚上说,要你醒来之后立刻去见他。”聂然将他扶正了之后,很是一本正经地说道。

    “知道了。”霍珩应答了一声,然后低头看了下自己身上的衣服,昨晚为了做戏的衬衫和西装都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套干净软和的睡衣套在自己身上。

    想来应该是昨晚聂然替自己换上的。

    聂然将他从床上扶了下来,安置在了轮椅上后,把他推去了浴室内。

    在浴室内,聂然倚靠在洗手台前,懒懒地问:“要我陪你一起去吗?”

    “不必了,你留在这里,准备收拾下东西,好随时离开。”霍珩动手将睡衣脱了下来,换上了聂然已经准备好的衬衫。

    “好。”聂然耸了耸肩,接着便退出了浴室。

    霍珩在浴室内简单的洗漱了一番,换好衣服正要打开房门的时候,却看到陈叔早已站在了卧室的门口。

    他低着头,敛眉低头地说:“二少,老爷说你醒过来就去马上见他。”

    霍珩点了点头,说道:“我正准备去呢。”

    陈叔抬头看了他一眼,那一眼的眼神中充斥着复杂而又难以明说的情绪。

    他主动上前推着霍珩的轮椅就要朝着书房走去,却看到聂然正从房间内走出来。

    陈叔停了下来,对着准备出门口的人说:“叶小姐你就不必去了,老爷只是想和二少单独聊聊。”

    “你想太多了,我只是下楼吃早餐而已。”聂然凉凉地丢下了这么一句,直接从他身边穿过,就直接下楼去了厨房。

    吃早餐?

    陈叔很是不可思议地看着聂然离开的背影。

    这种时候她竟然还有心情吃早餐?

    真是……

    要说她不管二少死活?昨天却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替二少兜着。

    要说她很在意二少?可在这种紧张时刻还惦记吃早饭。

    他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话去描述这个叶苒才好了。

    当下他也懒得再想。

    大哥昨晚一夜没怎么睡,早上醒的特别早,一直在等着二少,他实在不敢耽搁。

    推着二少的轮椅就朝着霍启朗的书房内走去。

    书房门被一推开,就看到霍启朗坐在那里。

    霍珩语气平静地喊了一声,“父亲。”

    接着便自己推着轮椅走了进去。

    陈叔就送到了门口,便没有再继续走进去,而是关上了书房的门离开了。

    坐在那里霍启朗,脸威严而又肃穆,眼里已然没有了往日的模样。

    他也不应霍珩那一句父亲,脸沉沉,过了许久,这才开口问道:“你什么时候染上的。”

    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霍珩眉头轻蹙了一下,最终还是老实回答:“是去洽谈之后的半个月。”

    “当时知道吗?”他又问。

    霍珩点了点头,“知道。”

    随后霍珩猛拍了一下桌子,怒斥道:“你太让我失望了。”

    就为了击败霍褚竟然如此急躁的做出这种的事情。

    这让霍启朗心中生出了巨大的愤怒。

    这么多年的考验,最终他还是沉不住气!

    “对不起。”霍珩倒是很坦然地道歉。

    霍启朗看着他日渐消瘦的脸庞,眼眸也微微凹陷下去的样子,声音缓和了几分,“我以为你还会为自己辩解几句。”

    “都已经暴露了,再辩解也只是徒劳而已。”霍珩靠在轮椅内,眼神里带着一丝失意。

    霍启朗看到他这么坦然的接受,向来生性多疑的他又再次地打量了他一番,带着疑惑的口吻:“这是以退为进?”

    霍珩苦笑了一声。“这是逼到绝境。”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你无奈的样子。”霍启朗见他这模样,毕竟是自己的儿子,至少是曾经抱有过一丝希望的儿子,语气里隐约含着微不可见地叹息。

    但就算再怎么抱过希望,废棋就是废棋。

    “达坤这单合作阿褚已经全面接手了。”霍启朗重新恢复成了漠然地神情对他说道。

    霍珩又点头,“我知道。”

    “那你知道你现在对我来说,已经是个废棋。”霍启朗冷声地问。

    霍珩再次地点头,“知道。”

    许久之后,霍启朗开口道:“你在这场斗争中,输了。”

    他毫不婉转的最后一句话彻底敲定了霍珩接下来的人生。

    霍珩似乎早已做好了准备,自嘲一笑,“是放弃我的意思吗?”

    “你觉得呢?”霍启朗反问,随即停顿了几秒,又说:“去别庄休养,顺便戒毒。”

    “我以为你会杀了我,毕竟你的身边是不养废人和闲人的。”霍珩对于霍启朗这番说辞表现的很是惊讶。

    其实他肚子里还有一番话,是等着霍启朗万一要杀掉他时所准备的。

    结果没想到居然还未开口,霍启朗就放过了他。

    坐在对面的霍启朗深吸了口气,“我现在只剩下你一个儿子了。”

    霍珩嘴角扯了个笑,“那我真是要感谢死去的大哥了。”

    “不,你应该感谢你的阮姨。”

    若不是当初阮良芫临走时,那封信上对他说:“阿朗,我到了如今这把年纪,非常渴望有自己的孩子。这辈子我没有孩子,而你很幸运有自己的血缘,要好好珍惜,至少要留下一个为你养老送终,这样我才才能放心的离开。”

    孩子?

    呵,阿芫啊,你还不懂吗?

    若不是你生的,那些人对我来说不过就是可有可无的陌生人。

    你说你渴望有自己的孩子,这么多年来,我渴望的却只有你一个人罢了。

    得到了自己不想要的,失去了自己想要的,你说我到底是幸还是不幸?

    霍启朗唇畔绽开了一个苦涩地笑。

    窗外天阴沉,深冬里光线薄弱,无法照透进书房内。

    他就这样犹如雕塑一般坐在那里,陷入了沉重的回忆之中,久久无法自拔。

    而霍珩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然后自己推着轮椅走了出去。

    书房的门打开,走廊的尽头是早已等待他的霍褚。

    他穿着一身灰的西装,里面的白衬衫笔挺,整个人看上去格外的神清气爽。

    和坐在轮椅里的霍珩一比较,霍珩自然是比不得他了。

    当霍褚一看到霍珩自己推着轮椅从书房内走出来时,他连忙走上前去。

    “二哥,身体好些了吗?”他笑眯眯地推着他往前行。

    霍珩面十分难看,冷冷地嗯了一声。

    “可是我看你好像脸还是很差啊,要不要让刘医生再来给你看看。”霍褚一副好弟弟的样子,语气里满含着担忧。

    霍珩像是懒得和他装下去,声音里透着冰冷,“恭喜你,这次赢得漂亮。”

    那凹陷下去的眼眸里一片寒厉之。

    霍褚并不害怕,反而笑了起来,“客气,这也是二哥给我机会,我才能这样顺利。”

    说着他压低了声音,一字一句认真地道:“真是多谢二哥了。”

    霍珩的咬肌轻微的鼓起,握着扶手的那两只手又紧了几分,手背上就连青筋都突了起来。

    看上去是愤怒到极点!

    这时,突然一道声音从楼梯口传了过来,“二少,车子已经在楼下等了,我们该走了。”

    霍褚转过头看去,是刚吃完早饭准备上来搬运行李的聂然。

    她双手插着口袋,并没有什么太大的表情起伏。

    “叶小姐也要跟着我二哥一起去?”霍褚像是惊讶极了的样子,笑着继续道:“我二哥眼光真不错,竟然还有个愿意和主子共患难的手下。我还以为你这么千方百计的要护着二哥,是为了让二哥给你更多的钱。”

    “是啊,我就是为了钱啊,二少这次去住别庄,董事长给了我双倍的工资。”聂然耸肩坦白地回答。

    霍褚听闻顿时笑了起来,“哈哈哈,我还是头一回看到这么爱财的手下。你也不怕这话二哥听了伤心。”

    他身边的人竟全没有一个是站在他身边的。

    啧啧啧,真是树倒猢狲散。

    接下来在别庄的日子,只怕他是不好过了。

    作为胜利者的霍褚一想到霍珩在别庄里过着暗无天日的日子,心里就觉得畅快。

    整个霍氏即将要全部落在他的手上。

    嘴角噙着的笑是越发的大了起来。

    “我只看工资做事,二少的心情不再我的考虑范围之内。”聂然说完之后,又语气没有起伏地问:“还有,三少说完了吗?可以让我们离开了吗?”

    “当然了,别庄距离那么远,现在出发也要明天的凌晨才能到,我哪里敢耽搁你们的宝贵时间。只是……”霍褚刻意停顿了几秒,恶劣又带着得意地低声笑道:“二哥,你这次离开,就好好休养,不要再惦记霍氏里的那些事了。”

    说完,他春风满面地转身下了楼。

    聂然将卧室内早已收拾妥当的另外两个行李箱搬了出来,带下了楼。

    二少则由阿骆推到了一路,然后再推出了大厅。

    这回去别庄,阿骆并不跟去,陈叔也不去,只有聂然陪同他一起。

    所以当东西全部整理好,将霍珩安置好在后车座后,她便准备开车缓缓离开了霍宅。

    期间陈叔他们都站在门口,没有说一句话。

    聂然更是懒得听,启动了车子没有丝毫的留恋就飞驰离开。

    车内从霍宅一路朝着郊区而去。

    等到后视镜内的霍宅彻底消失了之后,聂然脸上的神情这才松了松。

    车子在郊区的清冷道路上行驶着,聂然开着车对着身后的人问道:“暂时自由了?”

    “不,是彻底自由。”坐在后车座的霍珩慢慢睁开眼睛,嘴角勾起了一抹熟悉地笑,哪里还有刚才半分颓然的样子。

    聂然诧异,“别庄那边没人?”

    她一直以为只是路上自由了,等到了别庄肯定有很多人在那边把手,将霍珩彻底锁到老死。

    “你觉得霍启朗会找人细心照顾一个废人吗?”霍珩笑了笑,反问着。

    霍启朗才不会浪费时间和人力在一个没有用的人身上。

    再者说了,霍褚的那份报告肯定已经霍启朗的再次验证,在确定之后,才会这样放自己离开。

    一个瘾君子而已,在那种鸡不拉屎鸟不生蛋的地方,需要费什么心力。

    就算逃跑,他都不会来抓自己。

    聂然对此倒难得高兴了起来,“那真是太好了,总算没有人监视监听着过日子了。”

    “辛苦你了。”霍珩听到她的感叹,温柔地笑了起来。

    聂然坐在驾驶座上开着车,笑了笑。

    其实比起辛苦,霍珩才最辛苦的。

    她不过才在那间卧室里带了一个月,可他呢,却在里面住了十年。

    每天都是这么小心翼翼地过。

    甚至为了能够不被太多的监听,整个卧室内只有那么简单的几样东西。

    这样隐忍,是她体会不到的。

    同样也不得不感叹,李宗勇的厉害。

    到底是怎么样的培养,能够这般磨练出他心性。

    趁着周围没有车的时候,聂然抽空看了一眼后视镜,似笑非笑地道:“你比我更苦,昨天那么不计形象的演出,让我真是大跌眼镜啊。”

    “还不是因为你这妮子嘴太厉,差点把事情搅黄。”想起自己昨晚的倾力演出,霍珩就没好气地瞪了后视镜里那双弯弯地眼眸。

    提及到这件事,聂然也很是无语,“我怎么知道霍褚那么没用,我就那么胡缠了两句,还真让他哑口无言了。”

    她说的那些话明明就是胡搅蛮缠,结果霍褚居然真的就这样被她胡缠过去了。

    这嘴是得有多笨啊,才能被她糊弄过去。

    “就你那些话,换做是我我也不一定马上反驳你。”霍珩坐在后座上嘴角扬起一抹淡笑。

    这妮子嘴里厉得就是他都得要好好琢磨一番才能对峙。

    就更别提霍褚了。

    “等会儿开累了让我来。”他说道。

    聂然摇头,“得了,这里还在a市,路面监控那么多,到时候被看出来了怎么办。”

    他们铺垫演戏那么多,可不能到时候又出现意外才行。

    “可是别庄真的很远,要开十几个小时。”霍珩提醒道。

    “才十几个小时而已,时间不算太长。”

    前世她为了能够完成任务,狙杀目标任务,她从一座城市连夜追踪到另外一座城市,一开就是几十个小时。

    现在区区十几个小时,能算什么。

    坐在后排霍珩见她说的轻松,以为她是想说开车的时间远不如在部队里刻苦训练来的辛苦。

    当下他也就不再多说什么,只是坐在那里。

    车子一路疾驰朝着目的地驶去。

    在所有人眼中霍珩的时代已经远去了。

    他现在已彻底沦为了一个废人。

    而霍褚,这个即将掌握着霍氏全部的男人,即将会开启霍氏的新的时代。

    于是他们竭尽全力的讨好,巴结这个赢了一场漂亮仗的未来家主。

    霍褚对此也欣然接受着。

    却不知,霍珩的离去只是为了将来更好的回来。

    戏剧才刚刚拉开了帷幕。

    一切胜负现在才正式开始。

    车窗外的云层格外的厚重,看上去格外的沉。

    车子飞快的朝着别庄一路而去。

    随着霍珩的彻底离开,霍氏内外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霍家三少在短短一年的时间内,成功将二少打压了下去,上了位置。

    霍氏见得了光的和见不了光的两家公司被他全权握住。

    一时间霍家三少俨然已经成了未来霍家家主的代名词,风头正劲。

    a市大大小小的人几乎对于霍褚的恭贺声不断。

    霍褚看到那么多人的祝贺,心里也不禁更加得意了起来。

    他原本以为要解决霍珩需要打一场非常长的持久战,结果没想到这样轻轻松松就把人给搞定了。

    这幸运来的实在是太快了。

    用了将近一个多星期,快两个星期的时间,他全盘接收了被霍褚牢牢霸占的十多年的霍氏名下那几家公司。

    军火这里的交易被他彻底牢牢拿捏在了手中。

    现在就只差达坤这里,一旦达坤这条线被他握住,叔父们必然会放心把整个霍氏交给他,那么霍氏的根基他就算是彻底站稳了。

    于是当他把霍氏的交接全部结束之后的第二天,就立刻去了达坤下榻的酒店见他。

    这两个星期他天天都在忙霍氏的那些事情,只有抽了一天的时间和达坤聊了下。

    原本以为达坤知道霍家的这些事情之后肯定毫不犹豫地站在自己这边。

    然而,让他没料到的是,这个家伙居然和他打着哈哈,绕了个几个圈子就想合作的事情放在了一边。

    似乎还是在继续等待着什么。

    等待?

    呵!

    霍褚已经彻底倒台了,达坤要是还想把希望寄托在霍珩身上,那么注定是要失望了。

    所以他索性就晾达坤一段时间,把霍氏的一切全都交接完毕之后,再去好好的和他谈判。

    而今天,他决定必须要把达坤拿下。

    已是十二月底的天,已是隆冬的天气,城市里霓虹闪烁。

    霍褚八点准时到达了达坤所下榻的酒店,并且直接前往顶层的餐厅。

    才刚一进门,达坤就已经坐在了那里,他的坐姿依然大大咧咧,“哈哈,三少怎么来那么早,我以为以你现在忙碌的程度,没有九十点是过不来的。”

    “其实的事情再忙,也没有坤老大的重要啊。”霍褚笑着跨步走了进来,坐在了他对面的位置,寒暄地道:“坤老大这段时间住在这里还愉快吗?”

    “这里的环境还不错。”坤老大端着酒杯喝了一口,“就是太无聊了,每天吃了睡的都快忘了自己是谁了。”

    霍褚亲自为他倒了杯红酒,“听坤老大这意思,看来是我这个做主人的没有照顾到啊。”

    “话不能这么说,你现在可是大忙人了,哪里还照顾的到我啊。”达坤喝着杯中的红酒,笑得很是肆意。

    霍褚听他这么说,觉得他这时已经做好打算了,于是又笑了起来,“什么大忙人,不过是一点点的小小人事变动而已。”

    达坤不可否置地喝着红酒,并不答话。

    霍褚的功力哪里及得上霍珩的一星半点,在和他推杯换盏了大约半个小时后,他就有些忍不住了,自顾自地又搭茬地道:“不过,这次人事变动倒是变动的十分巧合,以至于以后我要和坤老大经常见面了。”

    达坤心里暗自摇头,这人连这点忍功都没有,居然打败了霍珩?

    实在是太过天方夜谭了。

    “哦?是吗?那真是太好了,我可是很想和三少多多喝上两杯。”达坤依旧神情淡淡,为自己夹了一筷子的牛肉塞进了嘴里大口咀嚼着。

    几次三番下来,霍褚有些不耐了起来,他这几天被人捧得如此之高,现在达坤这样的行为让他有一种给脸不要脸的感觉。

    “坤老大,我们明人也不说暗话,这次的生意呢我二哥是肯定没办法来继续洽谈了,所以,延迟了那么多天,不如今天就把事情给定了?”霍褚一席话中隐约带着不容拒绝的语气。

    全然没有了当初第一次和达坤聊天喝酒时那么的随意。

    达坤感觉到了他明显的转变,神也微微变了起来,正面应答了一句,“二少当初和我谈得那些细枝末节的事情三少未必清楚。”

    霍褚立即笑了起来,为自己倒了杯红酒,“所以啊,我们要抓紧时间重新洽谈才行,避免耽搁了事情。”

    “那么w市呢?w市可是二少亲手打下来的,那边你能做主吗?”达坤单手撑着头,也意味深沉地笑了起来。

    霍褚这才明白过来,达坤心里顾忌的是什么,当下得意地笑道:“当然,现在霍氏没有我不能做主的地方。”

    达坤拍掌大笑了起来,“哈哈,三少好大的气派啊。”

    说着就端起了酒杯向他敬酒。

    霍褚笑着也拿起了酒杯,应承了下来,问道:“那么现在不知道坤老大可以愿意谈了吗?”

    “不急不急,我第一次来a市,美酒美人都没玩儿够呢。”达坤喝完了一杯酒,似乎是意犹未尽的很,拿起了手边的葡萄酒,仔细研究地道:“不得不说这a市的酒就是好喝,比我们国家的那些酒好喝多了。”

    “原来坤老大喜欢我们这里的酒水啊,那简单,到时候我让人给你送来。”霍褚现在的做派根本就是霍家家主的模样,要多气派就有多气派。

    达坤看在眼里心里却下了几番的计较,表面上还是那副狂妄的模样,“哈哈,三少果然气派,来来来,喝酒喝酒,今个儿咱们还是要一醉方休才行啊!”

    整顿饭达坤吃的似乎很是高兴,而霍褚就没那么高兴了。

    一顿饭吃下来,别说是谈合作了,只是把话题扯到上面的机会都没有,只要他一说,达坤就有办法把话题扯开。

    气得他恼怒不已。

    要知道他可是挤出时间来这里的。

    结果合作没谈成,还浪费了那么多时间。

    心里又怎么能不憋屈!

    可这次的合作案众位叔公们都擦亮眼睛看着,是一点差池都不能错。

    只能无奈的和他继续侃大山,聊天。

    一顿饭吃了将近三个小时的时间后,这才结束。

    ------题外话------

    其实我感觉霍启朗和阮良芫也可以出个小番外有木有?不过感觉你们应该不会喜欢……哈哈哈

    今天字数还算勉强凑合啊哈哈哈...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