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228 要钱还是要命?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凌晨的夜幕下,清冷的郊区的盘山公路上还有一辆车在快速地行驶着。

    那是霍宅的车子。

    里面坐着的是被刚刚送出霍宅的杨医生。

    此时他坐在车内低垂着头,眉头深深皱起,陷入了沉重的思索中。

    这次霍褚能突然有如此这般的要求,这份报告他感觉肯定有别的什么其他问题。

    一路上他心思发沉,总觉得这次好像是躲不过去的样子。

    终于,车子在行驶了一个多小时的停在了他家的私人别墅小区。

    他下了车之后回到屋内,连忙打电话给医院那边的让他们把二少血液中的镇定成分也一并检验出来,并且要求完全保密,不能让任何人知道这件事。

    那边的人见杨医生那么郑重其事的吩咐,连连保证绝对不会泄露出去。

    听到了他们的再三肯定回答,他这才挂了电话。

    神很是凝重的坐在了大厅的沙发上唉声叹气着。

    在二楼原本已经睡下的杨夫人听到楼下车子的引擎声,以及关门的声音后,知道是自己老公回来了。

    她等了许久,见他迟迟没有上来,不由得披着一件衣服下了楼。

    才下到楼梯口,就趁着门口的灯看见自家老公坐在那里,一脸垂头丧气地握着手机,很是凝重的样子。

    “这么晚回来是霍宅的人出什么事了吗?”她心头不安地快步走了过去,问道。

    杨医生被她的声音给打断的思绪,这才抬头,勉强笑了笑,“没什么大事,二少发烧而已。”

    “那你一直坐在这里干什么?”杨夫人对他的话明显不是特别的相信。

    杨医生指了指自己的手机,“我要等二少的血液常规报告出来才可以。”

    “这个你明天一早去看不就好了,为什么要这样等?”杨夫人眉头皱着,坐在了他的面前,“你给我说实话,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坐在那里的杨医生心里沉重,又看了看身边的妻子。

    良久后这才开了口,“你不知道,今天三少特意和我单独谈,让我重新再检验一下血液报告,我感觉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这些年他这个夫人可谓是真正的贤内助,要不是她在自己背后默默的出谋划策,他别说有今天的成就了,估计当初霍家的宅子才进一次,就被那群手下三刀六洞直接丢下大海里喂鱼了。

    所以在遇到这种事情,他还是会如实相告给夫人。

    杨夫人一听,凝眉,抓着他的手,低低地问:“怎么,三少要动手了?”

    杨医生苦着一张脸,摇了摇头,“不知道,反正我感觉三少这样小心翼翼的问我要,肯定是有什么盘算的。”

    “那你答应了?”杨夫人紧张不安地握紧了他的手。

    杨医生叹了一声,“不答应不行啊,当时他那样你是没看见,我要是胆敢不答应,我感觉他能让阿骆把我连人带车一起开进大海里,哪里还有回来的命啊。”

    一想到刚才霍褚那张脸,他就感觉自己汗毛都要倒数起来了。

    “这件事董事长知道吗?”杨夫人看到他脸煞白,一副后怕不已的样子,也知道肯定他受到了霍褚不小的威胁。

    受到了不小惊吓的杨医生唉声叹气地摇头,“不知道啊,三少让我不要声张。”

    杨夫人听到他这样说,当下就急了,低呼道:“那你就真不声张了?你一点打算都不做了?万一出事怎么办!”

    杨医生皱巴着一张脸,将手抽了回来,看了看手机的屏幕,“我怎么可能真的什么都不做,我才打算先查看一遍,要其中真有什么问题,到时候我就给二少提醒一下。”

    这一路上他想了很久,他觉得三少的根基没有二少强,二少毕竟走黑的,三少掌握的是霍氏明面上的东西,就算再厉害也比不上二少。

    更何况二少当初就连大少都能轻松解决掉,现在别提一个连血缘关系都没有的三少了。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还是应该要多少向二少透露个口风才行。

    然而,身边的杨夫人眉头紧锁,像是万分纠结的模样。

    大约半分钟后,她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一般,重新抓住了自家老公的手,“不行,不能给二少提醒。”

    杨医生很是不解。

    他想了一路的决定却遭到了自己夫人的一口否决,还否决的如此果断和决绝。

    “为什么?”他忍不住问了一句。

    “你别傻了,你也不想想现在霍宅是什么局势,二少在那个宅子里还有地位可言吗?”杨夫人对他分析道。

    “但是你不知道今天霍董事长对二少很关心,各种关心,一晚上都坐在他房间里等我的检查结果。”

    霍启朗今天对二少的态度,也是他下决定的其中一个因素。

    他觉得霍启朗对二少即使在公司的问题上不留情面,可在私下里还是很关心二少的。

    否则也不会在凌晨半夜的时候还坐在那里,连觉也不睡。

    然而,杨夫人却对此忍不住轻嗤了一声,觉得自己的丈夫实在是太愚蠢,“坐在他身边就是关心了?好歹你也在霍宅待了那么久,霍董事长是什么为人你还看不出来?他可是只顾利益,不顾亲情……”

    话还没说完,杨医生很是紧张的连忙扑过去将她的嘴捂住。

    “嘘,你可别乱说!”

    这万一要是那个名叫阿骆的手下又转而回来,被偷听去了,那他还活不活了!

    杨夫人被他那么用力的一扑,整个人没有防备就这样被扑倒在了沙发上,她被压制喘不上来气,用力地推开他,说道:“我哪儿乱说了!这次二少生病你就光看到霍董事长关心他,可是你别忘了,让一个病号掌管公司,接下来公司会出现什么局面?”

    这句话一出,原本还焦躁不安小心谨慎的杨医生手上的力道微微一顿。

    杨夫人趁此机会一把彻底推开了他,重新坐正。

    杨医生面震惊地看着自己的老婆,呐呐地问:“你是说,霍董事长之所以这么关心,是想看这颗棋还有没有用?”

    “没错!所以现在你必须要做出决定!”杨夫人理了理自己的衣服,对他说道。

    杨医生愣了愣,“决定?”

    他要做什么决定?

    是要站队的意思吗?

    随即连忙一个劲儿的摇头,“不不不,你说过让我不要站队的,而且的确我这么多年能平安无事的留在那里,也就是因为我从来不卷入其中。这次我如果站队的话,那我肯定饭碗不保了。”

    他最多也就敢给两边放了风这么简单。

    要彻底站队,他哪里敢这样。

    杨夫人在听到他这个话后,恨铁不成钢地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当初她选择嫁给这个男人就是贪图他老实本分,自己好拿捏,结果没想到嫁给了一个书呆子。

    这些年要不是自己在幕后出谋划策,他哪里能堂而皇之的在霍宅里自如进出。

    “你到现在还考虑饭碗不保?你还是考虑考虑你的脑袋保不保!”

    “不至于,有那么严重吗?”杨医生听到她这话,还抱有一丝鸵鸟的精神,“我毕竟为他们做事做了那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我的傻男人啊,他们混黑的啊,哪会有这么好心的还会替你想功劳苦劳?!”杨夫人往他身边又坐近了几分,紧紧抓着他的手,严肃地替他分析道:“如果三少知道你把事情透露给二少听,你以为他会放过你?他会毫不犹豫的把你划分在二少的队伍里,然后再毫不犹豫地杀掉你!”

    说到最后那几个字的时候老实的杨医生忍不住哆嗦了一下,缩了缩脑袋,带着些许的惊恐问:“不会?那按照你说的,我既然被划分在了二少的队伍里,那二少应该会保我才对。”

    杨夫人简直就要被自己老公那个傻帽样给气歪了鼻子,“你是不是蠢啊,二少哪有能力保你!你别忘了他可是被三少直接从霍氏打包赶出去的人,他已经是个输家了!”

    “但他是二少啊,霍家二少这个地位不会变,而且他和董事长有血缘关系的,三少可没有!”

    这点也是他一再选择二少的缘故。

    血缘这种东西可比什么能力都强。

    而且大少已经死了,现在整个霍家只有二少和霍董事长是有血缘的亲子关系。

    他没道理眼睁睁地看着嫡亲的儿子死去?

    那将来谁给他养老送终?

    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结局任何一个做父母亲的都不愿意看到的。

    “我不相信霍董事长真的任由三少把他的亲儿子也给弄死。”

    杨夫人被他这样单纯的想法给弄得彻底怒了,她向来保养很好的手指戳着杨医生的脑袋,气不可遏地道:“你看董事长像是在乎血缘这种东西吗?他要是在乎,当初也不会冷眼旁观的看着自己的大儿子被二儿子开枪打死了!”

    她真是要被这木鱼脑袋的男人给气死了。

    到这个节骨眼上,居然还想着血缘亲情。

    在巨大的金钱面前谁还会想着什么狗屁的亲情?

    只有钱才是最真的东西!

    就抛开这些豪门内斗不说,就现在那些普通人家,还经常有为了自家父母那点遗产和房子,兄弟姐妹几个吵得不可开交,老死不相往来的。

    更何况霍宅暗地里那些生意每一笔的金钱交易都那么巨大,谁肯愿意放手!

    坐在旁边还抱着幻想和侥幸的杨医生这回彻底是醒了过来。

    是啊,当初大少不就是二少亲手给打死的吗?

    当初霍董事长似乎对此并没有太大的什么反应。

    其实从这里就可以看出,霍董事长好像的确并不在乎血缘这种东西。

    “所以……我现在要站在三少这边?”杨医生被自己老婆这一番话说的最终还是动摇了,可这个想法不过三秒之后,他又再次猛地摇头了起来,“不,不行!现在霍氏到底还是在霍董事长的手上,我就算要站也应该站在他这边。”

    杨夫人心中一把火烧得更旺了起来。

    但是她知道此时此刻不是吵架的好时机。

    于是,她连忙深吸了一口气,咬着牙强压着心里头的怒火,一字一句地说道:“董事长?霍董事长今年几岁了,他还有多少年可以蹦跶?!你不选未来家主,却选一个马上一只脚进棺材的人身边,你这不是自己在找死!”

    “那你的意思是,我现在只能站在三少这边了?”杨医生呆愣地望着她。

    “谁让你站队了,交完这份资料的同时就把这份家庭医生的工作辞了。”

    杨夫人的这一句话让杨医生顿时跳了起来,“辞工作?当初是你一门心思让我爬上去的,现在我好不容易爬到今天这个位置,你和我说要辞掉?”

    杨夫人将他扯了下来,按在了位置上,“当初我让你爬上去是因为我知道有老爷子在,下面的人不敢太放肆。可现如今老爷子老了,下面的人斗成这样,你要还想独善其身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她作为他的妻子,作为他的枕边人,又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在这个位子上坐的有多辛苦、多劳累。

    可那又有什么办法。

    该走的时候必须要走。

    该断的时候就必须要断。

    “可是,可是这是我奋斗了一辈子好不容易才得到的……”他很是痛苦地坐在那里,垂着头,很是不甘愿。

    “做人本就有舍才有的,你为了这个位子把命舍出去,你愿意吗?钱再多,命没了,那还有什么意思?”

    杨夫人一再的安慰着,杨医生双手捂着脑袋,很是痛苦地喃喃道:“但……我不甘心啊……”

    杨夫人坐在那里,看到他如此痛苦的模样,语气也忍不住缓和了几分,凝沉地道:“老杨啊,这些年来你在霍家钱是赚了,职位也升了,可以说是名利双收了。但同样我们也小心翼翼了那么多年,现在他们兄弟之间的斗争越发的白热化,咱们何必别趟这趟浑水,及早离开不是更好”

    面对着妻子的低声婉转的劝说,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颓废地道:“可是我能去哪儿?”

    杨夫人拍了拍他的肩,“只要不在a市,我们去哪儿不成?何必在他们两兄弟之间受这份夹板气。”

    “这些年别人看咱们家光鲜亮丽,可这份苦只有咱们自己知道啊,说话做事要格外的谨慎,就怕一句话没说对死在这儿。”

    “还有女儿,咱们为了赚这点钱,还怕女儿被他们给殃及到,当年才不过十岁的还是就把她送出国,这么多年的骨肉分离,难道你就不想她吗?还是说,钱和那个位置比女儿还重要?”

    杨夫人的每一句劝慰都让他心里的感触多了一份。

    一听到女儿,他立刻就坐直了起来,反驳道:“胡说,钱和那个位置怎么能比得上我女儿!我在这里心惊胆战了那么多年,为的就是能够多赚钱点,能让她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那不就行了,既然女儿比位置重要,那你还有什么放不下的?上次是二少,这次是三少,咱们躲得过一次,躲不过第二次。三少这次摆明的就是想把咱们卷入其中,你说我们还留在这里干什么?”

    杨医生低着头,眼底一片凝重。

    妻子说的对,他这些年名利双收,该享受的也都享受了,还有什么放不下去的,他应该当断则断才是!

    他握紧了拳头,再三的思索着,最终咬着牙沉声地点头,“好,我听你的!明天我交了这份报告给三少,马上写辞职报告给董事长。”

    既然决定要离开,那就早点离开比较好。

    杨夫人看见自家老公答应了下来,紧绷的神情不仅没有松下来,反而更加的凝重了起来。

    不过短短几秒之后,她就起身快步朝着二楼快步而去。

    “你这是干什么去?”杨医生看她跑得那么匆忙,不像是去睡觉的样子,不由得问了一句。

    已经匆促跑到二楼楼梯口的杨夫人头也不回地丢下了一句,“你先去洗漱一下去睡,我有点事情要忙。”

    杨医生听到她这么说,又再次愁了起来。

    睡?

    他怎么睡?

    今天晚上注定是无法睡下了。

    漆黑的夜,即将随着时间一点点褪去。

    坐在沙发上的他握紧了手机,静静等待着电话的响起。

    “滴答——滴答——”

    大厅里的时钟一格一格的移动着。

    天终于慢慢亮了起来。

    “滴——”的一声,手机的提示音响起,上面显示有一封未读邮件。

    他急忙解开密码,将那份邮件打开,那是一封关于霍珩血液里的药物分析报告。

    上面显示的药物分析里,其中有好几种镇定药物,不仅如此,他还在其中的镇定作用非常巨大,完全不像是退烧药中的成分那么简单。

    “怎么样,报告出来了吗?”一直在楼上不知道忙碌些什么杨夫人此时下了楼,看到他盯着手机屏幕一动不动,立刻走到了他身边问道。

    “嗯,出来了。”杨医生呆滞地点了点头,紧接着一把抓着她的手,很是紧张不安地道:“你说的没错,他们之间看上去好像的确有场恶战要打,我现在把报告发出去,然后马上给董事长打电话辞职。”

    杨夫人看到自家丈夫那样慌张的模样,心里不禁“咯噔”了一下,她感觉事情远比自己想象的更为严重。

    “好,那你快点打。”

    说完,她又一次地跑上了楼梯。

    杨医生紧握着手机,等着霍启朗起床的时间。

    接下来的一个小时他格外的度日如年。

    好不容易等分针刚过了12点,他立刻将邮件转发给了霍褚的私人邮箱之中,随后就一连串地按下了霍启朗的电话。

    嘟嘟的通话声响了几下,那头就响起了霍启朗的声音。

    霍启朗的声音听上去已经起床了一段时间,他急忙将准备辞职的事情如此的告知给了霍启朗。

    霍启朗听到之后,半响,平静地声音才从那头响起,“怎么好好的,想要辞职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杨医生连连摇头,“没有没有,哪有出什么事情,就是最近身体也不好,感觉特别的疲累,怕自己再硬撑下去,反而到时候给霍董事长添麻烦,就不好了。”

    “好端端的,怎么身体会出现这样的状况?要不要去做个身体全面的检查?”电话那头的霍启朗像很是关心地问道。

    杨医生一个劲儿的拒绝,“不,不,不用了,董事长,不要再这样麻烦了,人到中年多多少少都有些压力和疲劳的,好好休息休息就可以了。”

    那头又再次停顿了几秒,随后低低的声音再次响起,“你确定真的要离开?”

    话语中隐约有一丝极快的阴沉。

    ------题外话------

    今天更新还算早,哈哈哈

    ps:完了,报告上交了,你们猜二少接下来要怎么办?

    pps:月底啦,票票交出来、花花交出来,各种交出来!

    t...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