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222 拱手让人,心痛不?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李涛将聂然上上下下的仔细看了个遍,最终拧着眉头问道:“这是你父亲给你的人?”

    坐在办公桌前的霍珩摇了摇头,“不是,是我自己身边的人。”

    自己的?

    这下李涛看聂然的眼神就开始变得警戒了起来。

    要知道霍珩在霍家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过自己人在身边。

    哪怕霍旻在的时候,他也不曾收过自己的人。

    而现在他却开始动手了。

    看来霍褚真的对他逼到了一定地步了。

    但是,他这样正大光明的把人带回来,还留在霍宅。

    这分明就是要和大哥对着干的意思啊!

    难不成这小子决定这次趁着达坤的事情,一次性拿下霍氏?

    “你父亲知道吗?”李涛在看着聂然时,对着霍珩问道。

    霍珩点了点头,“知道,并且她在不久之后也会成为霍氏的一份子。”

    大哥知道?

    这是什么情况?

    是大哥自愿将人吸收,然后方便盯着呢?

    还是霍珩逼迫大哥将人收下了?

    李涛觉得后者的可能性更大。

    他觉得霍珩这次连毒这玩意儿都敢沾,想必是真的厌烦了大哥一次又一次替他找麻烦。

    打算这次彻底的将所有的障碍全部扫除。

    到底,这天还是要变了。

    只是,这次还会是大哥赢吗?

    带着这个疑问,李涛又再次看了一眼站在那里的聂然,冷声地问道:“背景都干净吗?”

    “放心,父亲都已经全部查清楚,也默认了。”霍珩回答道。

    他的回答很是巧妙,用了默认这个词语。

    顿时让李涛心里那根计较的天平有了些许的摆动。

    “不知道二叔特意过来找我,是要和我说什么呢?”霍珩看他还是将目光放在聂然的身上,当下就提醒了一句。

    李涛在听到这句话之后,这才想起自己来的目的,他收回了目光,坐在了椅子上,问道:“达坤同意了吗?”

    昨天一听这小子回来,他立刻就收到了风声,今天早上更是一大早就蹲守在公司里。

    霍珩点头,“嗯,坤老大那方面已经答应合作,接下来他会亲自带货过来。”

    “太好了!”李涛当下就高兴地忍不住拍手道。

    坐在一旁的聂然听着他们的谈话,重新坐回了沙发内,靠了靠,又闭上了眼睛。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叩叩——”门外响起了一阵敲门声,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霍珩淡淡地说了一声,“请进。”

    随后门就被大力的拧开了。

    只见另外一位叔父从门外走了进来。

    两个人一看到对方,都是微微一愣。

    而这个人聂然认识,就是当初被那个四叔公差点开枪打死的老六——杨大勇。

    杨大勇其实和李涛差不多年龄,之所以叫二哥不过是当初入霍氏稍晚了一些。

    “原来二哥早上说有事就是来这儿啊,瞧你急急忙忙的,连早茶都不和我喝。”

    他一边说一边大步走了进来,然而就在他走了没几步的时候,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聂然。

    那反应和李涛刚才的反应一模一样。

    “这位是……?”

    霍珩又一次的回答,“我的手下,不多久就会进入霍氏工作。”

    聂然坐在那里,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再次闭目养神了起来。

    杨大勇还是第一回遇到这种手下。

    居然见到董事,连站都没有站起来,只是冷冷地像是打量一样地看了一眼,就又闭眼睡过去了。

    而且看霍珩那样子,好像并没有不悦?!

    这小姑娘什么来路?

    是大哥重新安插人手在霍珩身边吗?

    霍珩见又来一个打量聂然的人,不由得问道:“六叔来这里干什么?”

    “哦,你不是回来了么,这不来看看你这儿有没有需要我的。”被拉回思绪的杨大勇看了一眼坐在不远处的李涛,挠了挠头说道。

    他的话说的很是含蓄,分明是不想说给李涛听。

    李涛那么聪明,哪里会听不出来,想来他来的目的应该是和自己一样,都想知道达坤是否同意这笔买卖。

    于是,意味深长地打趣着,“哦?咱们的老六什么时候这么积极了?”

    杨大勇有些尴尬地道:“我好歹也是公司其中一个董事,公司有事,我总归是要帮忙的,哪里谈得上积极不积极啊。”

    “是吗?”李涛显然没有被他的话给糊弄过去,甚至还有些调侃的意味。

    杨大勇被他左一句哦右一句是吗弄得很是下不来台,他本来就是一个脾气火爆,性子直爽的人,根本不是李涛的对手,最终在他那双早已洞察一切的眼神下,无奈一摆手,“行了行了,你别用那种阴不阴阳不阳的话来噎我,我相信你不喝早茶就跑这儿来,肯定和我目的是一样的。”

    李涛被他这么一坦白,反倒没了话。

    屋内有了几秒的沉默。

    而此时,门外又响起了几声敲门声。

    随后陆陆续续又进来了几个叔父辈的董事。

    那群人看到聂然时,纷纷用惊讶、错愕、警戒、怀疑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她。

    聂然实在不喜欢被这群人用这种眼神看着,索性找了个借口出去喘会儿气。

    “我口渴了,出去倒杯水。”她从沙发里站了起来,丢下了这句话径直拿着衣服在那群董事惊愕的视线中离开了办公室。

    聂然走出了办公室,就去了外面的公共区域的休息室闭目养神了起来。

    在办公室内暖气打得很足,她将外套搭在了沙发上,袖子微微挽起,露出一截白嫩的手臂,环胸而睡。

    坐在休息区外的那群工作人员看到聂然坐在那里睡大觉,不由得窃窃私语了起来。

    “这女孩是谁啊?”

    一名女职员问完之后,身边的另外一个短发女职员接话道:“不知道啊,以前从来没见过。”

    身后那名穿着粉外套的女的往后仰了仰头,“我刚刚看到她是跟着阿骆一起上来的,阿骆手上还替她拿着衣服袋子。那些个袋子上的标志我认识,是一个价格不菲的牌子。”

    “不会是咱们二少的妹妹?”其中一女的惊呼地道。

    身边那个短发女生顿时翻了个白眼,“胡说八道什么,霍家一共就两个儿子,哪来的女儿。”

    “说不定是私生子呢。”那女生突发奇想地说了一句。

    结果被身边的男职员给提醒道:“你找死啊,在这里说这种话!”

    那女孩子嘟嘟囔囔地道:“我又没说错,咱们二少不也……”

    那男的立刻推了一把,低训道:“你还说!不要命啦!”

    那女孩子这才消停了下来。

    反倒是另外一个女的出了声,“反正不是妹妹,就是女朋友呗。”

    “嗯,这个还靠谱点!”

    他们那群人低声讨论,惹得旁边的几个小职员也加入了其中。

    “啊?这么年轻?看她样子也不过刚大学的样子,居然做二少的女朋友?”那名刚毕业进入这里的女孩子很是单纯地问道。

    对面那名盘发女子不屑地切了一声,“现在有些女的,只要有钱,管你几岁呢,八十都照样生扑!”

    “可是……可是咱二少不是残废吗?万一……万一……”那个女孩子说到最后就没有在继续说下去,但其中的意思很是明显。

    周围那些女的低低嗤笑了起来,“你傻呀,这种女孩子就是要钱,又不会真的嫁给二少和他白头到老。”

    “说得也是。”

    那群人说的格外热闹,坐在休息室里看似睡着的聂然在那群人的话中缓缓睁开了眼睛。

    然后转过头,看了那群人一眼。

    那群人本就面朝着她,嬉笑说话中见倏地一眼扫过来,吓得这群人脸上的笑意顿时僵住了。

    极具压迫力的沉冷眼眸压迫而来,让那些小职员们只觉得背脊骨一阵阵的发凉,心里头更是虚到了极点。

    随后立刻各自归为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去。

    聂然看这群人终于消停了下来,起身到了茶水间为自己倒了杯茶水进了办公室。

    在路过公共办公区时,那群人一个个低着头,恨不得在她眼前当做透明人。

    直到她进入霍珩的办公室内,这才大大地松了口气。

    ……

    聂然不敲门的直接进来,让坐在里面正和霍珩交谈的叔父们不由得停了下来,看向了她。

    她神淡然地走了进去,重新坐在了沙发上,闭目养神了起来。

    霍珩看她又走进来,顿了顿,随后又继续说道:“刚才我们讨论到哪儿了?”

    李涛接话道:“那需要多少兄弟去拿货?”

    霍珩思考了片刻,说道:“这个我到时候和坤老大聊了之后会告诉二叔的,二叔不用太心急。”

    杨大勇看他口风那么紧,拍了拍桌子提醒着,“阿珩啊,这次的买卖你毕竟第一次做,其中的道道儿你不一定全知道,咱们几个老家伙好歹也算是在这条道上闯过来的,到时候可要叫上我们把把关才行。”

    几位叔父对此纷纷赞同。

    “有需要,我一定会请求各位叔父的支持。”霍珩坐在那里,微笑时更显俊雅,却又不失领头人的果决做派。

    可就在这个时候,他脸上的神情一滞,放在办公桌上的手也慢慢握成拳。

    李涛第一时间就发现他的不正常,不禁开口问了一声,“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他的人在刚才进门之前可是有告诉过他,霍珩早上有去过医院检查身体。

    现在看他这样子,心里有了几分疑惑。

    难不成这次去w市出现什么意外了不成?

    但坐在那里的霍珩却像是强忍似地说道:“没事,应该是昨天回来,太累了。”

    在座的哪个不是人精,看他那隐忍的样子就知道不可能只是累那么简单,于是那几个人也就站了起来,推说着,“既然太累就好好休息几天,反正公司的事情也没有多少,你赶紧忙完就回去,我们也不多停留了。”

    几个人的说辞都差不多,说完就都离开了。

    等那群人一离开,脚步声越走越远之后,坐在办公桌后的霍珩就低声地对着聂然道:“我不舒服。”

    “所以呢?”聂然依旧坐在那里,没有任何动作。

    “不是你说,我不舒服要告诉你吗?”霍珩看她一点反应都没有,话语中透着一丝委屈。

    聂然在心里叹了一口气,睁开了眼睛,瞥了一眼他皱着眉,耷拉着脑袋样子,无奈地站起身,端起手边才喝了两口的热水走了过去。

    “那就多喝水。”她将热水杯放在了霍珩的面前,转身就要回座位。

    本来看她走过来还心里雀跃不已的霍珩看到她最后用一杯热水打发自己,倍感郁闷,“就只是这样?”

    “不然呢,你还想怎么样?”聂然凉凉地站在那里,问道。

    霍珩看了看那杯热水,伸手拨弄了两下,有些小孩子没得到糖果时的失落。

    “这种把戏你一定要玩儿的这么入迷吗?”聂然折返了回去,坐在了他对面的椅子上。

    “你怎么那么懂我。”霍珩当下眉头舒展,一改刚才那硬撑难受的模样。

    聂然坐在那里,从他笔筒里抽出了一支钢笔,随意在手中把玩地问:“另有打算?”

    “真聪明。”霍珩毫不吝啬地夸奖了一番。

    “快要下班了,二少今天是提前下班呢还是要打算准时下班?”聂然笑着问。

    霍珩将手中的电脑关机,并且整理了一下桌面道:“我一个病号,自然要偷懒几天才行。走,体现下班吃饭去。”

    说着就推着轮椅往外走去。

    聂然将手中的钢笔重新丢回了笔筒之中,推着他往外走去。

    一早就接到霍珩命令的阿骆已经下了楼将车子开了出来。

    聂然推着霍珩就往电梯走去。

    在路过办公的公共区域时,她又有意无意地对着那群人扫了一眼。

    吓得那群人顿时打了个激灵。

    生怕她在二少面前打起小报告,几个人都埋着头,恨不得此时此刻能隐形了。

    聂然看在眼里,推着霍珩就进了走廊的电梯口。

    对于那些人,她还不放在眼中。

    聂然对着霍珩进了电梯,一路直达公司的地下车库。

    已经等候的阿骆急忙将他搀扶进了车内。

    等一切准备就绪之后,他再次上车,正打算开车回霍宅,进听到霍珩报了个餐厅的名字,说是去吃饭。

    阿骆虽又疑问,但也不多说什么,就开车朝着那家餐厅行驶而去。

    一路上聂然和霍珩两个人都没有交谈,直到下车之后,霍珩将阿骆留在了车内,让聂然推着自己进餐馆。

    阿骆很清楚二少是故意让自己留在车内。

    但是他没办法拒绝。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霍珩和聂然两个人进了餐厅内,找了个大厅里隐蔽性最好的角落入座。

    霍珩点了几道招牌菜,此时餐厅里人不算太多,菜上的很快。

    等到服务员一走之后,憋了一路的聂然总算开口问道:“打算怎么做?”

    一上来就是这么没头没脑的一句,若是换了别人不一定能听懂,可霍珩却一听就明白。

    他微微一笑,就知道这妮子聪明。

    “本来想自己吃下来,现在就只能拱手让人了。”霍珩拿起手边的高脚杯,轻轻的晃动着,面上的笑容带着些许的清冷。

    聂然靠在椅背上,歪着头问:“所以故意在他们面前露出点样子,为接下来的戏码做铺垫?”

    她就说刚才这家伙怎么会好端端的身体不舒服。

    明明才去过医院,也配了药。

    再加上这家伙忍功了得,那时候吐血他都没皱下眉,现在怎么可能因为小小的心悸心慌就露出分毫了。

    更何况还是在这群吃人不吐骨头的董事面前露出这种样子。

    这不是摆明了让这群人偏向霍褚么!

    当下她就觉得这人肯定有自己的算计。

    “拿命换来的,不心痛?”她笑着调侃问道。

    霍珩像是泄气似地道:“这不是怕你打小报告,到时候被师父责骂嘛,所以就尽力挽回。”

    他会怕?

    笑话!

    连私下断联系,被视为叛徒这种事情都敢做,他还怕小小的责骂?

    聂然懒得搭理,继续问道:“你打算怎么做?”

    霍珩温和儒雅的神情不变,但话语却无比的低沉,“霍褚留在霍氏已经太久了,是时候该结束了。”

    ------题外话------

    嗯,我……我失约了……嘤嘤嘤……下午家里来人,还带了狗,我整个下午都成了铲屎官,别说我了……我自己乖乖面壁去……

    t...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