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203 没给你丢脸吧?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他们几个人很快的朝着那个地方跑去。八八读书,.d7cfd3c4b8f3

    才刚走进,就看到那一个女兵满身狼狈的正被倒吊在那里,而另外一个则已找到了陷阱的机关,想要将人解救下来。

    “别动,千万别动!”孙皓在看到她的手正要伸出去,立刻大呵了一声。

    吓得那女兵手一个哆嗦,缩了回来,神情呆滞地望着这几突然出现的人。

    “快,你快把第二个陷阱给解了。”孙皓见那女兵愣愣地站在原地,没有再继续动作,急忙对着身后不紧不慢的聂然说道。

    聂然瞥了一眼孙皓一眼,这才走了过去,和昨晚一样,如法炮制的将埋在地下的陷阱解除。

    当所有人看到在触动机关之后,那被削尖的一排树枝从地上弹了起来时,还是小小地被惊骇了一把的。

    特别是那个被倒掉在树上的女兵更是彻底傻了眼。

    那尖锐的树枝正对着她的脑袋,让她的背脊骨泛起了一层层的冷意。

    “好了。”聂然将陷阱给清理完毕后,重新站了起来。

    孙皓和叶慧文两个人急忙上前将人放了下来。

    在安全落地之后,那个女兵有些脚软地靠在了树干上。

    好险,刚才要是他们没有及时出现,自己可能就真的不死也残了。

    “谢……谢谢你们……”她劫后余生地定定望着那些树枝,对他们道谢。

    “没事儿,大家都同病相怜,我昨晚上也被吊起来了。”孙皓说着就朝聂然很是不甘地看了一眼。

    见当事人完全没有任何的愧疚之意,甚至连个眼神都不给自己,这让孙皓很憋屈。

    为此他不得不转移了话题,对那两个女兵问道:“不过,你们是几班的啊,你们怎么会跑这儿来?”

    到底是预备部队的女兵,在经历过这瞬间的生死过后,情绪已稍稍平复,思路清楚地回答:“我们是四班的,本来设定的路线被雨冲断了,所以想绕道,结果没想到走着走着就迷路了。”

    孙皓一听,拍了下大腿说道:“既然迷路,那就跟我们一起走。”

    什么?

    一起走?

    聂然对于孙皓这种热情好客真是气得牙根发痒,恨不得将他拖出去痛打一顿。

    她之所以选这条路,除了捷径之外,同样也是够险,没人敢走,她能落一个清静。

    这会儿倒好,多了三个不说,现在又多两个,他们这是打算成群结队的旅游吗?!

    聂然心气不顺地看着他们三个人已经一派其乐融融的模样,真是骂人的心都有了。

    “那真是太感谢了。”那名女兵很是高兴地再次道谢。

    而孙皓则挠着自己的后脑勺,呵呵地傻笑道:“客气,都是战友,没啥好感谢的。走走走,咱们先出去再说。”

    四班的那两个女兵跟在他身后正要走出去时候,路过聂然,这才想起是她救了自己。

    “谢谢你啊,要不是你,我们就完了。”

    “是啊,真的很感谢。”

    聂然听着她们一人一句道谢,转而一想,边直截了当地道:“说真的,这条路特别陡,后面的路更是难走异常,以你们两个人现在的狼狈程度来看,并不适合走这条路,不如我给你们指个更好走的路?”

    “更好走的路?”

    那两个女兵没想到聂然会主动给她们指路。

    在部队里,聂然的名声真心算不上好,顶撞教官不说,还殴打过战友。

    后来更是彪悍的带着几个六班的人消灭了一干海盗。

    这种极端的存在,实在无法让她们好好的去定义聂然的好与坏。

    “嗯,从东面走,那边虽然也是小路,但是路面比这里更为平坦好走一些,你们可以往那边走。”聂然指着某一处,对她们两个说道。

    其中那一名女兵疑惑不解地问道:“那你们为什么不走那边?”

    “我没有受伤,自然要求速度,这条路虽然危险难走,但离目的地很快,我没道理不走捷径,绕远路。”

    那女兵听到捷径、离目的地很快这几个字眼后,心思微动。

    她们毕竟没有走过这条路,不知道其中的艰苦,下意识地就想要咬牙撑过去。

    聂然一眼就捕捉了她闪烁犹疑的眼神,随后继续道:“可你们不同,你们受伤了,在这么崎岖陡峭的路上行走,很容易出现问题,一旦从悬崖下摔下去谁都没办法救你们。”

    “的确,这条路太过危险,聂然所指的那条路更适合你们走。”这时候汪司铭也走了出来,说道。

    两个女兵本来在听到掉入悬崖后就有些迟疑,现在听到汪司铭也这样说,也就不敢继续强求着要一起走。

    “叶慧文你也跟着她们一起走好了。”聂然趁此机会,突然提议道。

    叶慧文怔愣了片刻,皱眉问:“我可以不去吗?”

    聂然点了点头,“可以啊,但是你昨天走了整整一天,受了那么大的伤,应该知道这路有多难走多危险,你有把握拖着一条受伤的脚继续走一天甚至是两天吗?”

    “我……”

    叶慧文犹豫地说了一个字后,聂然就一句打断地道:“硬撑下去的结局你比我更清楚,一旦成了残障士兵,你的那些信念啊执念可就全都没了。”

    都说打蛇要打七寸,聂然一句话就死死地遏制住了叶慧文的七寸之地,让她彻底没了话。

    反倒是孙皓听到叶慧文受伤,有些惊愕地问道:“受伤?你脚受伤了?”

    昨天他一天都有照顾叶慧文,她怎么可能还会受伤?

    孙皓一下子就蹲了下去,作势就要去脱她的鞋。

    受到惊吓而没有防备的叶慧文被他这举动吓得直接躲在了聂然的身后,立刻回答道:“好,我走那条路。”

    “不是啊,你先让我看看你的脚到底怎么了?”孙皓蹲在那里,抬头,一脸着急地看着她。

    聂然瞟了一眼躲在身后的叶慧文,又看了看蹲在地上满是焦急之的孙皓,嘴角轻轻勾起,说道:“她脚崴了,看上去挺严重的。你这么担心,要不然跟着叶慧文一起去?也好照顾下她们。”

    孙皓一口就应了下来,“好啊。”

    昨天汪司铭把照顾叶慧文的任务交给自己,他就理应好好照顾才对。

    现在出了问题,他当然要弥补。

    “我才不要你照顾!”躲在聂然身后的叶慧文很是嫌弃地反对。

    可惜并没有人接纳她的意见。

    聂然见又成功弄走两个,这下对汪司铭也起了心思,将视线定格在了他的身上,“你也一起去照顾,孙皓一个人可能照顾不全。”

    汪司铭笑着摇了摇头,“不用,我相信女兵的能力。”

    那眼神中分明就在说我不会上当的。

    聂然当然知道他没有孙皓那么好糊弄,不过就是想试试的心态而已。

    现在看他这么斩钉截铁地拒绝,也不好多少什么。

    在一阵商讨完毕后,两队人马兵分两路地离开了那个地方。

    孙皓则带着三个女兵朝着新路线而去,而汪司铭和聂然还是照原来的路线继续朝着前面走去。

    一路上,两个人都没怎么说话。

    只因为后面的路的确比想象的还要艰难很多,前天的暴雨将整个路面打湿,泥土松散,加上道路太过陡峭,每一步都行走的异常困难。

    生怕一不小心就会脚下打滑,摔下去。

    两个人小心翼翼地朝着前面不间断的前行。

    好在两个人一个是一班的尖子生,一个又是前世经历过各种磨练的顶尖杀手,即使在这具并不怎么完美的身体里,她还是能依靠本能做出该有的反应。

    所以,两个人也算是有惊无险的花了整整一天到达了目的地。

    天还未彻底暗下,两个人拖着疲惫的身体,身上混合着泥沙和汗水,看上去很是狼狈地朝着暂居地走去。

    站在门口守卫的两个士兵看着远处模模糊糊似有人影朝着他们方向而来,身上又脏兮兮的辨识不清,想着应该不可能是自己部队的战友,毕竟现在才第五天,哪里能那么早就到。

    于是顿时戒备了起来。

    “是谁?”他们手握着枪支,对着不远处的那两个身影喊道。

    聂然有气无力地冲着对方回了一句,“战友。”

    虽然成功走了出来,可还是消耗体力巨大,说话实在是没有力气。

    “战友?”那两个士兵隐约听到战友两个字,都有些不太相信,互相对看了一眼,其中一个像是要确认地问:“他们说的是战友吗?”

    “好像是。”另外一名点了点头。

    “不太可能,才五天而已,还有两天呢。”

    两天的时间尽管听上去不长,可真的要去做,连续四十八小时的行走,那也是极为漫长的一段路程,加上前几天下暴雨,按理说只会延后不会提前才对。

    “不知道啊,看看。”

    两个站岗士兵站在那里静静地等待着远处那两道身影的渐行渐近。

    终于,慢慢地看清了那两个人身上的衣服。

    果然是预备部队的!

    等再走进,一看到汪司铭身边的聂然,更是错愕不已。

    “你……你们……你们两个……”他们指着这两个看上去狼狈不堪,可精神状态良好的两个人,一时间震惊得说话都有些结巴了起来。

    另外一个士兵看上去情绪还算平稳,立刻用无线电将消息报告了上去,“报告季教官,有人已经到达目的地了。”

    对面的季正虎原本正在和其他的教官开会,无线电里毫无防备的突然出声报告说有人已经到达目的地,这不仅是他,就连其他教官也很是惊讶地停下了会议。

    季正虎的语气里带着微微的惊讶问道:“谁?”

    那士兵看了看他们两个人有些脏兮兮的脸,然后说道:“是聂然和汪司铭。”

    这两个人在部队都是有名的,只不过汪司铭是优秀生的名号,聂然则是……彪悍的名号。

    士兵的那一句话透过无线电,让会议室里的气氛一片沉寂了下来。

    在暴雨的突袭下还有两个人提前到达这就很惊悚了。

    现在居然和他们说,是一班的汪司铭和……六班的聂然?!

    六班的聂然?!

    这两极划分的也太极端了。

    所有人的眼睛顿时齐刷刷地看向了季正虎。

    他们不是不知道这位在部队的“丰功伟绩”,也不是知道她有多么的嚣张不羁,只是……她除了射击和格斗之外,好像体能的综合评定并不是特别好。

    怎么会这么快的时间就到达了呢?

    居然可以和汪司铭比肩一起到达,这个成绩就有点吓人了。

    “就他们两个?”季正虎听到这个答案也有些微微的错愕。

    无线电那头的士兵回答道:“对,就他们两个人。”

    “好,我知道了。”季正虎放下了无线电后,对着一干众人说道:“我出去看看。”

    说完,就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走了这一路,他都没有把这个消息消化下去。

    他知道聂然接下来的考核一定不会再向前面那样保留余地,但让他没想到的是,聂然居然可以有这么大的爆发力,竟可以和一班的汪司铭站在同一时间到达。

    她到底是怎么做到了?

    季正虎一路匆匆赶到了大门口,看到聂然已经坐在树下,帽檐压低似乎像是睡在了。

    而汪司铭则坐在旁边,像是守着她一般。

    在看到季正虎时,他立刻站了起来,刚想张嘴喊报告,可又想起聂然坐在那里休息,迟疑地朝着聂然望去。

    只见靠在那里的聂然推了推帽檐,单腿支起,朝着季正虎浅浅一笑,眼底清明,完全没有任何的睡意,其实早在季正虎走过来的时候,她就已经知道了。

    “我们两个算谁第一名?”聂然笑问道。

    她那面对教官时的懒散样子,让汪司铭小小的惊讶了一把。

    她在六班……都是这样对教官的?

    以季正虎的性格应该不会同意的?

    但此时还处于震惊中的季正虎根本想不到这一茬,定定地望着聂然几秒,努力平复下了心情后,才一字一句地回答:“算同时到达。”

    “能一班的尖子生同时到达,也不错,我很满意。”聂然像是满足的样子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自己身上脏得一塌糊涂的迷彩服,接着走到了季正虎的面前,玩笑地道:“怎么样,没给你丢脸?”

    已然情绪稳定的季正虎再次恢复成了以往的严肃语气,“先去军医那里安排身体检查,然后到会议室来。”

    聂然点了点头,直接就朝着里面走去,那散漫的样子让汪司铭不由得替她捏了把汗。

    这要是季教官和她计较起来,聂然肯定又要挨一顿训斥了。

    汪司铭对着季教官敬了个礼之后,这才跟着一起离开。

    两个人进了一间帐篷内,就看到帐篷内其他军医都在忙碌地为还有两天的体检做做各种器械药物的准备,而宋一城更是和其他几名医护人员正在商讨着其他东西,神情很是严肃冷然。

    还真是哪儿哪儿都有这人的存在。

    聂然刚转身要进里间去检查,正巧宋一城转过身来,一看到聂然当场就愣住了,他惊诧不已地道:“你怎么回来了?”

    聂然停下脚步,侧目看了看他,“听你的意思,我好像不太应该回来。”

    “不,不是的,你怎么那么早就回来了,不是七天吗?今天才第五天啊。”

    不是那群教官说暴雨袭击很有可能会出现滞留,还有受伤的,所以让他们做好各种急救准备吗?

    怎么……怎么现在那么快就回来了?

    宋一城突然想到了什么,快步走了过去,焦急紧张地问:“你不会是受伤被救援回来的?”

    “那你收到救援消息了吗?”聂然无语地反问。

    宋一城很是老实地回答:“没有。”

    “那不就得了。”聂然没好气地拍掉了他握着自己肩膀的手,“我要去检查身体,别挡路。”

    聂然绕过他,往里间走去。

    检查身体?

    宋一城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白大褂,刚想转身说我来给你检查,结果“砰”的一声,门就关上了,差点把他鼻子给撞出两条鼻血。

    同时,早已盯着宋一城和聂然的其他医护人员们在看到他吃瘪后,忍不住低低地笑了出来。

    宋一城倍扭头朝着他们望去,那冷然的眼风扫去,顿时各个作鸟兽散。

    过了一会儿,聂然在里间检查完了基本的身体状况后就从里面走了出来。

    接下来的一系列简单的检查宋一城全都不假手于他人,亲自一一为聂然做检查。

    直到检查的数据被报告打印了出来,他把每个数据都审核了一遍,才整个人松懈下来,“身体状况不错,没有什么问题,血压血糖都很正常。”

    在说血糖的时候,他特意咬字咬重了几分,透着些许的深意。

    聂然懒得搭理,拿着报告就要离开。

    宋一城见她要走,不禁问道:“你这就走了?”

    这才来了没多久啊,话都没说上两句就要跑?

    “嗯,教官让我做完检查去找他。”聂然头也不回地丢下了这么一句,就离开了帐篷内往会议室走去。

    刚撩开帐篷,就看到汪司铭已经坐在那里,其他的教官也全都坐在那里,一室安静,像是专门在等她。

    在众人面前,聂然还是给季正虎面子的,喊了一声,“报告。”

    然后在季正虎的同意下,坐在了汪司铭的旁边。

    陈军看气氛太过沉重,于是率先打破了僵局,他轻咳了几声道:“其实找你们过来也没什么太大的问题,就是想问问你们到底是怎么过来的?因为这种天气下,还能提前到达,那说明你们真的挺不错的。”

    “这一条。”汪司铭指了指地图上的一条路。

    众教官仔细地研究了一下他所指的路线,最后越看下去,一个个眉头越是紧皱了起来,那一条路看上去是捷径,但危险程度远比起其他几条路更甚。

    但凡有脑子的基本上都不会去选!

    因为这一步踏错,就是死亡!

    陈军猛地拍桌怒斥道:“你们疯啦,这一条路有多险多陡不知道吗?是不要命了吗?”

    这回连季正虎也站了起来,冷声问道:“谁的主意。”

    汪司铭见情形不对,连忙将责任揽在身上,“我的主意。”

    他想要替聂然掩护过去,可不代表聂然会就此承他这份情啊。

    她轻笑着侧头看向汪司铭,似嘲讽似调侃地问:“部队是教给你很多,但是不会连撒谎都教了?”

    汪司铭神一震。

    聂然坐在那里,语气淡然地问向陈军:“你们在野外生存考核前有说这条路不能走吗?”

    “我……”

    “我们是按时回来的?”

    “是……”

    “没有迟到?”

    “没……”

    聂然笑着,语气徒然一变,“那你们为什么一个个像是要审讯我们的样子!”

    ------题外话------

    截止到十号之前,蠢夏都会在这里呼喊正版群的妹子们交截图哦,以免十号之后被误伤...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