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194 你的破绽太多了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等研夕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她是被腿上的伤口给疼醒的。-八-八-读-书,.

    那伤口火辣辣的疼痛让她皱着眉,从昏迷中清醒了过来。

    而另外两个女兵早已被宋一城给赶出了医务室,勒令她们早点回去,以至于研夕一醒过来,就看到自己躺在白的病床上,手上挂着点滴,房间里一个人都没有。

    已是傍晚的天,屋内一片灰暗,没有丝毫的灯亮。

    这让她紧张了起来。

    “有……有人吗?”她在屋内朝着外面许多地喊了一声。

    可等了几秒,外面依旧没有任何的响声。

    她顿时着急了起来,刚想要拔掉针头,从床上爬下来,结果就听到门口冷不丁地响起了一个声音,“什么事。”

    吓得她手一抖,一不留神针头一下子扎得更深了。

    她忍不住低呼了一声,从床沿边上摔了下来。

    “啪嗒”一声,病房内的灯立刻被打开了。

    刺眼的灯光亮起,宋一城看到那根输液管内一下子血被回流进了进去。

    作为医生的本能,他马上走了过去,将她从地上一把搀扶了起来,然后急忙将针头拔掉,然后用棉花按住了她的手背。

    研夕看到他半蹲在地上,认真为自己的手背处理伤口,白炽灯的光影打在他的侧影上,穿着白大褂的宋一城此时此刻显得尤为让人心动。

    特别是处于虚弱状态的研夕,她静坐在床沿望着他,不禁想起和她同宿舍的那几个女兵对于宋一城的那些夸赞。

    心里对宋一城的好感逐渐有了些许的提升。

    她低着头,似有些娇羞的样子,只是还没来得及开口道谢,就听到宋一城高冷地话语响起,“想死不要找我值班的时候,我不想为你负责。”

    一句话,彻底让研夕才刚刚悸动的少女心给打碎了。

    她以为是自己把事情搞砸让宋一城不高兴了起来,于是局促不安地道:“对,对不起……”

    “自己按着棉花,可以回去了。”宋一城一点都没有给她好脸,将空了的输液袋子和那些针头全部整理完,丢进了放弃的医用袋子里,接着就给她下起了逐客令。

    研夕点头,从床沿上滑了下来,捂着手背,朝着宋一城点了点头,道了声谢,便走出了医务室。

    宋一城在她离开医务室之际,就直接反手把门给关上,将她隔绝在门外。

    就好像是隔绝什么病毒一样。

    研夕咬了咬牙,往宿舍楼走去。

    回到宿舍之后,整个寝室的人都上前问长问短了几句,研夕表示自己没事后,这群人才散去。

    第二天,她带着腿上的伤再次投入训练。

    因为她是带伤,所以很自然而然地落在了大部队的后面,和聂然沦为一起。

    聂然对于这位新晋病秧子并没有任何的嘲笑和排除,反而难得露了个笑脸。

    在她身边的研夕看到她对自己这样嘲讽的笑,心里恨得牙痒,却又无法表露出来。

    然后接下来的几天,她们两个人就很是“友好”的成为倒数的第一和第二。

    可能对于聂然排名倒数并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对于研夕来说,却完全受不了。

    在旧时的部队,她从来没有得到过倒数的名号。

    所以,为了能早日摆脱这个倒数的头衔,她一直好好的养着伤,争取早日恢复腿上的伤口重新回到大部队里。

    而对于聂然这种拖大部队后腿完全不自知的人,心里越发的轻视了起来。

    又过了三四天,好不容易腿上的伤口结了疤,研夕想着这下总算可以不用跟着聂然一起排名时,结果下午的训练上,她直接从懒人梯上摔了下来,接着就再次被几个战友搀扶着送去了医务室。

    而后的半个月内,她时不时的就从各个训练项目上出事,不是从半高的地方摔下来,就是在高台跳水的时候差点溺死。

    以至于经常送她去战友们也渐渐开始在背后有了微词。

    “研夕到底怎么了这几天,一直晕倒,倒是一直被人说是病秧子的聂然一点事儿都没有,看上去健康的不得了。”

    趁着研夕躺在病床上的时候,那两个女兵站在不远处,背对着病床窃窃私语地道。

    “难道病秧子是被传染的?”另外一个女兵玩笑地说道。

    另外一名女兵连忙用把手放在嘴边,“嘘!小声点。”

    接着连忙转过头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看研夕没有任何清醒的迹象后,这才松了口气。

    那名女兵笑着道:“怕什么,她都晕成那样了,听不见的。”

    “都是战友,研夕晕倒,我们照顾照顾也应该的。”

    “问题是,咱们都照顾她多久了,她这样断断续续,咱们的考核也是受到影响的。”

    原本还站在研夕这边的那名女兵听到考核两个字,也犹豫了起来,最后才说道:“那等她醒过来,我们和她说说,看看她能不能去医院做个完整的体检。”

    那两位女兵背对着病床聊着天,殊不知躺在床上的研夕早已醒了过来,她们的话一字不差地全部钻入了她的耳朵里。

    被子下那双手在她们的话语中,渐渐地握紧成拳。

    过了半个小时后,那两个女兵就离开了医务室。

    研夕在听到了那一声关门声,这才慢慢睁开了眼睛。

    她躺在病床上,回想着刚才那两个女兵的话,又联想到宋一城对自己越发不厌其烦的神情。

    这几天随着她频频进医务室,惹得宋一城对她的脸越发的冷然,为此还说她是不是为了想要接近他才会装晕。

    想到宋一城对自己说的那些话,又想到在这之前他和聂然坐在一起吃饭时亲热的样子。

    她不理解,为什么这些人对聂然总是那么的照顾?

    同样是生病,聂然就有很多人冒着被季教官惩罚的也要将她带去医务室,而自己一醒过来,连个人影都没有。

    聂然倒下,各种病假和休息,而她却连医生的一句好言好语都没有,就连和自己同住一个宿舍的战友都在背后默默地嫌弃她。

    为什么会这样!

    明明她对这群人那么好,至少比起聂然的待人好很多。

    为什么,她却能够得到那些真心实意的朋友,而她却只是得到了那群人的嫌弃。

    更甚至,她还被那群人戏称为了病秧子。

    病秧子……

    病秧子?

    猛然间,她突然想到了刚才那个女兵说的话。

    ——研夕到底怎么了这几天,一直晕倒,倒是一直被人说是病秧子的聂然一点事儿都没有,看上去健康的不得了。

    健康的不得了?

    是啊,这几天聂然为什么会一点事情都没有呢?

    反而自己却一直昏迷出事。

    这不是很奇怪吗?

    她虽然刚醒没多久,眼前还有些轻微的眩晕感,可这并不代表她的脑袋不清醒。

    当下,她就从床上爬了起来,拔掉了针头,往外走去。

    宋一城本就不待见她,看到她起来离开,连个眼神都没给她,做着自己手里的事情。

    研夕此时也没心思去计较这个,她趁着所有人都在训练的时候,进了食堂的后厨,见里面只有一个人切菜,于是大喝了一声,“陈四!”

    切菜的人手一顿,转过头看了过去,看见研夕,有些惊讶地笑道:“研夕小姐,你怎么来了?是不是饿了,我可以……”

    “啪——!”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结果就被研夕一巴掌打歪了半张脸。

    陈四很是不解的捂着脸,诧异地望着研夕。

    “研夕小姐,发生什么事情了?”

    研夕在面对熟人面前,可不会还装的那么的善良温婉,她怒极反笑道:“发生什么事情了?你居然有脸问我发生了什么,为什么聂然一点事儿都没有,为什么这几天她一点问题都没有!”

    “我……我……”

    陈四没想到研夕那么快就发现了聂然的问题,正打算要说,就听到她恶狠狠冲他喊了起来,“你什么?你别忘了,要不是我爸妈那时候大...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