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185 为验证,当小白鼠

萤夏Ctrl+D 收藏本站

    聂然盯着手里的保温餐盒。

    伸手触摸,盒子的外面一片冰凉,没有任何的温度。

    站在那片小树林里良久,她才拎着饭盒往宿舍楼里走去。

    宿舍楼里安静,只有她一个人踏踏的脚步声在楼道里回荡。

    推开房门,聂然将饭盒放在了桌上,自己则拿了一把椅子坐了下来。

    屋内寂静无声,她就这么盯着保温盒,就好像那保温盒上有花纹似的,值得她这般细细的研究。

    ——你的血糖极低,输血又过量,才会导致晕厥。

    医生的这句话一直在她耳边不断地回想起来。

    血糖……极低……

    如果只是血糖稍有些偏低,她倒也不至于会这样。

    然而那名医生说她的血糖是极低……

    极低。

    那就不对了。

    她是有给古琳大量输过血,也在做任务的时候被霍珩一枪划伤了脖子,出了一定量的血。

    聂然承认自己的身体的确有些虚弱,即使有后来霍珩给她补过一段时间,自己也有注意过,但身体上的虚弱是需要时间一点点的恢复的,并不是吃两顿好吃的就可以弥补过来。

    可这不代表她不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

    血糖极低,这不是她身体该出现的状况。

    那么为什么会出现呢?

    这不是很好玩么,在没有进部队前她能蹦能跳,进了部队才一天反而倒了下来。

    这其中应该有地方出了差错。

    只是她和所有的士兵都一样,一起训练一起住,并没有任何的问题,除了一样有了特别的待遇。

    那就是……病号饭!

    按理说部队里是不敢有人做手脚的,毕竟大家都是同吃同住,所以聂然对这里的饭菜并没有太过放在心上。

    谁来哦,偏偏现在出现了问题。

    聂然动手掀开了保温盒,一股股香味从饭盒里飘了出来,让她这个中饭没来得及吃的人很是食指大动。

    不得不说霍珩的指示炊事班执行的很是完善,都是针对女孩子补气补血的东西,而且荤素搭配的非常好。

    在灯光下,那散发着诱人香气的食物显得煞是好看。

    就是不知道,这碗饭里是不是真的加了料。

    聂然用勺子拨弄了几下碗里的饭菜。

    摆在她面前的现在有两条路。

    一,拒绝特殊待遇,和所有人一起大锅饭,这样她就不需要担心这饭里面有没有被人加料。

    二,亲自试试,然后来确定自己心里的设想。

    一般正常人都不会为了肯定自己心里的假设去做那只小白鼠。

    可惜,聂然走的从来都不是寻常路。

    她觉得,比起小心翼翼的避开,提心吊胆地等着下一个算计的到来,还不如确定心里的假设,然后抓出那个幕后之人。

    反正,谅那个人也不敢在部队里用饭菜毒死她。

    窗外的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屋内只有一盏暖黄色的台灯,灯下聂然静坐在那里吃着饭盒里的食物。

    没有了季正虎的催促,她就这么一口一口的细嚼慢咽地咀嚼。

    这还是隔了两个月,能让她静静心心吃东西的时候。

    她吃东西是经过前世的基地特别培训过的,为的就是在做任何的时候和各种各色的人打交道,所以她吃起东西来,有种别样的舒适感。

    不管是集体大锅饭还是优雅的西餐,她都能很完美的融入,让人觉得她就是这样的人。

    一顿晚餐结束,她拿着衣服和洗漱用品去洗漱,为了防止在浴室里到时候出什么问题,又加上身上有伤,她洗得很快,冲洗了一下就穿好了衣服回到了宿舍里。

    洗完了衣服,将衣服晾好,又闲来无事想等着这饭里到底会不会有问题,只能坐在书桌前随意地翻了翻那些她基本不怎么翻的书本。

    那些书和前世看的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虽然说她是杀手,但他们的教官都是被上面的人花了大价钱挖过来的顶尖的退役特种兵。

    她从进去的那一天开始,所有的训练几乎和在这里没有任何的差别。

    没有别人的打扰,她就坐在那里一页页地翻阅着,那些熟悉的字眼让她有种回到了前世在基地里的感觉。

    直到半个小时后,走廊上响起了越来越密集的脚步声。

    聂然知道那是下课了。

    很快,门就被打开了,动作很轻,应该是以为她睡了,特意将动作幅度变小很多,为的是不想弄醒她。

    聂然朝着门口看去,而恰巧何佳玉也正推门而入。

    两个人互相看了对方一眼,何佳玉顿时皱起了眉头,然后放下了那份小心翼翼,推开了门,带着嗔怪的意味,“然姐,你怎么不睡啊,医生可是让你好好休息的。”

    身后的施倩和李骁在听到何佳玉这番话后,也随后走了进来。

    看她真的没有睡,眉心也蹙起。

    “我下午睡太饱了。”聂然将目光放回了书上。

    何佳玉还想继续说下去,施倩却抓住了她的手,暗自摇头,示意她不要多话。

    聂然是什么性格她们在历经了那么多事后,也基本了解。

    她想做的,没人能制止。

    她不想做的,没人能强求。

    而且,她做事都是有自己的理由的,多说也只是浪费口水而已,对于聂然来说,并不会有任何的改变。

    何佳玉看到施倩摇头的动作,又看了看聂然低头看书看得像是入迷的样子,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作罢。

    她们三个人拿着洗漱用品去洗澡。

    等洗完回来,聂然还坐在那里用功看书。

    何佳玉她们几个人还是头一回看到聂然这么用功读书,就是在两个月多月前的考试复习时她都是躺在床上,拿着书本盖在脸上睡觉。

    怎么,才两个月的时间,就变了呢?

    李骁对她的改变倒只是愣了一下,随后洗完了衣服,晾好,便也跟着一起复习了起来。

    昨晚上她没有好好看,今天晚上得补回来才行。

    事实上,李骁对于这些书也早就已经在几年前就全部看完了,只是习惯了复习而已。

    房间里两个人都在看书,弄得剩下的何佳玉和施倩两个人有些尴尬了。

    施倩倒还好,她看不看都无所谓,就是何佳玉比较可怜了,她对书本这个东西一向是很头痛的。

    头痛到一看到书就想能睡着的人。

    于是,她先是装模作样的陪着看了会儿,然后就一溜烟儿的爬上了自己的床,呼呼大睡了起来。

    施倩经过了一天的训练,也有些累,复习完该复习的东西,又看了一眼明天要上课的基本内容,她也爬上了床睡去了。

    聂然听到了身边那两个人在床上细细索索的声音,抬头,看到李骁的台灯开着,难得贴心的替那两个人关了屋里的灯。

    “啪嗒”一声,屋内的灯光在一瞬间就黑了下来。

    没有防备的李骁看得正入迷,视线一下子没有适应过来,这才抬头发现另外两个人已经睡了,聂然好心将灯关了,让她们安睡。

    这倒是让李骁的眸间的眉眼微动。

    刚想要坐下来的聂然在感觉到背后有人盯着自己,也不转头去看,坐回了位置,继续看书。

    李骁很快也收回了自己的视线,重新翻看起了自己手中的书。

    一时间,宿舍内就听到翻书和绵长呼吸交错的声音。

    等李骁看完起身想要上床,发现身后的聂然还坐在那里。

    “很晚了。”她顾念着聂然身上有伤,声音没有起伏的说了一句。

    “嗯,你去睡。”聂然头也不抬地继续看着书。

    李骁凝眉,她真的是头一回看到聂然有看书看得这么入迷的时候,甚至连睡觉都不想睡。

    不过,她也不多说什么就上床睡觉了。

    聂然独自一个人坐在书桌前,她还是慢慢地翻阅着书,看得仔细。

    但事实上,她在等。

    等会不会发作。

    早上她是在下水之前才有眩晕感,在爬网的时候基本没有任何的异样。

    而当时她来回爬网一共花费了两个多小时。

    现在从她吃完饭到现在一共才一个半小时,也就是说半个小时,她就知道结果了。

    书桌上的小闹钟上秒针正一格一格的移动。

    屋内再次安静了下来。

    十分钟……二十分钟……三十分钟……四十分钟……

    时间在流逝。

    聂然感觉自己的精神没有任何的问题。

    别说眩晕感了,现在的她精神头很足。

    怎么会这样?

    难道是她估算错误了?

    饭菜没问题?

    又等了半个小时。

    还是没有问题。

    聂然的神色沉冷坐在那里,手里的书已经很久没有翻阅了。

    躺在床上的李骁一直没有睡,倒不是睡不着,而是对聂然今天的举动太过好奇。

    她实在不像是那么乖乖看书的人。

    而且她一个病人,不休息,熬夜看书,更觉得让人匪夷所思。

    更何况,已经半个小时了,她的书一页都没有翻。

    这不是很奇怪吗?

    “我刚刚在食堂门前晕倒时,脸色很难看吗?”突然,坐在书桌前的聂然低低地出声问道。

    床上的李骁一直都在打量着她的异常,现在冷不丁听到她说话,身体微微一僵。

    不过随后她就明白过来,她的呼吸尽管放缓了很多,可毕竟不是睡着,以聂然的敏锐度,肯定一早就发现了。

    索性她从床上坐了起来。

    “嗯,特别差。”她简练的回道。

    “你们有叫醒过我吗?”聂然又继续轻声地问。

    “何佳玉有叫过你,也推过你,但你没有反应。”李骁用最简单的话对她叙述了一遍当时的情况,在说完停了几秒,又再次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

    她的快速回答让李骁没有了第二句话。

    聂然神色淡淡,对着楼上的李骁说了一句,“睡,很晚了。”

    然后就关了灯,摸黑上了床。

    李骁坐在黑夜里,盯着聂然的背影看了许久,最后才躺了下来。

    她不爱解释,不爱把自己想法说出来的性子李骁知道,也不计较,反正她们住在同一个屋内,真发生什么事情绝对不会逃过她的双眼的。

    一夜就这样安然无恙的过去。

    等聂然再次醒过来,天已经蒙蒙亮了起来。

    在做任务的时候她很爱睡懒觉,即便是在葛义的废弃工厂里,她依然会如此,那是因为屋内没有人,她对独立的环境更为放心。

    在部队,她需要和其他人同住一个屋子。

    当然,在前世她在训练时也和别人关在一个笼子里睡觉。

    只是后来她在这群人之间很快就脱颖而出,有了自己单独一间屋子,里面除了一张用门板做的床之外,没有任何的东西。

    再后来她做任务也是一个人住,早已习惯一个人的生活。

    现在在部队里,她知道这些人对她来说没有危险,可潜意识里还是会警惕性在其中,所以她也就变得很是浅眠。

    特别是经历过昨天的事情之后,她的睡眠就更浅了。

    生怕自己睡到一半,就这样彻底醒不过来。

    但一夜过去了,她的身体没有任何的不适感,眩晕、乏力、恶心的症状。

    如果不是腰间有伤,她几乎怀疑昨天所遇到的不过是自己的一场梦境而已。

    当下她就决定趁着还有一个小时起床时间去下面练几圈。

    她来部队可不是天天躲在宿舍里休息的,她有自己的想法。

    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后,她已经浪费了将近了一年的时间来确定自己活下去的目标,接下来就应该全力以赴!

    她刚一起来,对面上铺的李骁也在同一时间一跃从床上跳了下来。

    聂然和她一个对视,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到了同样的信息——训练。

    又和当初在新兵连的时候一样,两个人整理好了内务和自己的洗漱,就跑下楼去在训练场开始一圈又一圈地跑了起来。

    还是各自跑各自的,没有交集。

    就像是季正虎说的那样,她和李骁除了射击、格斗这些技术性的东西之外,体能上完全被她秒杀。

    就是格斗,如果不是快速的一次性压制住李骁,那么只要时间一长,输的就是自己。

    这具身体弱地简直无法看。

    她能做到的就是用自身那一瞬的爆发力去解决一切。

    一旦错过了这个时间点,束手就擒就是她的唯一结局。

    尽管,当初在从2区部队回来之后认真努力的训练了一段期间,可和李骁汪司铭这种一班的人比体能,那几乎不可能。

    就是何佳玉严怀宇他们,到现在她抛去速度和技巧,也只能勉强打个平手。

    所以,她和李骁是不能一起跑的。

    两个人体能训练节奏不同,在一起跑一个太吃力,一个太浪费时间,还不如各管各的更好一些。

    一个小时的训练很快就过去了。

    今天轮到季正虎值班训早操,他提早一个小时起床洗漱完准备到宿舍楼下吹哨,结果就看到有两道身影在训练场上跑着。

    而且其中一道还是他刚放几天假的聂然!

    昨天医生可是严禁命令她需要好好休息,结果才隔了一晚上,她就把医生的话当耳边风。

    是不要命了吗?

    他快步走了过去,马上勒令聂然停下训练。

    “医生说过你需要休息,为什么不休息!”

    聂然站在那里,气息微喘,“基本训练我没有问题。”

    “有没有问题是医生说了算,不是你!”季正虎神情很是严肃地训斥道。

    聂然不想和他争辩,于是就此作罢,“好,我休息,我休息还不行吗?”

    说罢,她就转身朝着宿舍楼走去。

    “这两天每天去医务室报道,我不想再看到你倒下!”身后,季正虎的声音再次传来。

    聂然头也不回地伸手挥了挥,表示自己了解。

    已经跑完的李骁平复了喘息,也紧接着回到了宿舍。

    两个人才一进门,楼下就响起了起床哨的声音。

    “哔——”尖锐的声音惊醒了所有人。

    宿舍楼内正酣睡的士兵们立刻起床洗漱,以最快的速度朝楼下冲去。

    何佳玉和施倩她们看到聂然那么早起来,先是一惊,还没来得及开问,楼下又是一声催促。

    此时李骁早已洗漱完毕,她只是简单的擦了把脸就往楼下走去。

    何佳玉和施倩两个人立刻去穿衣洗漱,往楼下跑去,连和聂然打招呼的时间都没有。

    宿舍外头不过三分钟就听到了那群人出操声。

    聂然坐在宿舍里休息了四十分钟,就下楼朝着食堂走去。

    想来,食堂替她准备的精心病号饭已经做好了。

    ------题外话------

    你们猜接下来吃完然然会晕吗?

    t
  • 背景:                 
  • 字号:   默认